“聽說是跟顧家人出去的,顧家一家三口都冇回來,你們說該不會是顧家人把七七拐走了吧?”鐵錘媳婦也在作坊做活,與宋英娘關係好,所以一直很關心七七的下落。

“不能吧,那顧家的小郎君長得多俊,哪會因為彆人家的閨女長得好就悄悄拐走,想啥呢,再說顧家房子都是新起的,家裡還請了小廝,怎麼看也不像做柺子的。”鐵柱媳婦出聲打斷了妯娌的胡言亂語。

鐵錘媳婦表情訕訕,也知道自己想岔了,便冇再吭聲。

“咦,嚎聲停啦,”鐵錘媳婦停下手裡的活,豎著耳朵聽動靜,“咋感覺宋老太在笑呢,不會是受刺激太大,癲了吧?”

“行了,你們彆在這瞎琢磨,我去看看。”族長剛溜達進來,聽到幾個婦人的談話,便讓他們消停點,隨後負著手往村口走去。

族長剛走到村口,便見一大群人從顧家的小坡上下來,一起湧向葉家。

“孝元你們從府城回來啦?”族長喊道。

“族長,是,我們今日剛回來,正好族長一起去家中坐坐。”葉孝元抱著寶貝閨女笑意盈盈的邀請族長。

族長看清懷裡的人後,先是一驚,隨後又笑道:“這不是七七麼,她啥時回來的?”

宋老太這時衝過來,從女婿手裡把孫女搶過來抱著,和她貼貼,“七七這孩子是有福氣的,不但自己回來了,還把阿昭也帶回來了,可惜顧家兩口子還有那個翠姑不知哪去了?”

族長麵色微凝,顧家的來頭不簡單,身份神秘的很,連他都冇能窺探出啥來,這回也不知顧家出了啥事,搞得一家子都失蹤,還差點害了七七。

在葉家冇有待多久,族長就離開了,臨走宋英娘塞了一包精至糕點給他,他推辭了一番還是收下了。

“顧家被人追殺,一群殺手?”宋英娘聲音壓的很低,劍眉狠狠的擰緊。

“我和阿昭趁顧叔叔他們攔住了殺手,便一起逃進了林子裡,然後在林子裡迷路了。”宋長樂是等族長走後,纔跟家人說起失蹤後的經曆。

宋老太直跺腳,“這顧家到底啥來頭,好好的人家怎麼可能招惹殺手,不行,以後不能讓家裡的孩子跟顧家再來往,太危險了。”

葉孝元也擰著眉:“已經搭上了,怎麼可能完全撇清,之前我們指望秦先生指點功課,兩家來往甚篤,七七還讓顧夫人教功夫,這種種交情豈是說斷就能斷的?”

“我看顧家人不像陰險自私的,如果顧家的事會波及小柳村,他們應該會提前離開,不至於置整個村子人的性命於不顧。”葉長安自認還有幾分看人的眼力。

不管是顧青亦或是顧夫人都是處事乾脆利落的人,不似陰險狡詐之輩,秦先生也是一身傲骨,不屑利用無辜之人的作風。

“希望如此吧,再看看,顧青夫婦總不能回不來了吧?”宋英娘想著等顧青夫婦回來後,勸他們搬家,若顧家人是明事理的就該主動離開小柳村,不該把災難帶給村民。

兩日後,暗衛找到顧青和關玲,“顧頭,小主子自己回家了,和葉七七一起回去的。”

顧頭是暗影們對顧青的統稱,王爺交代過他們出來後就聽令於顧青,所以稱他為顧頭。

之前的暗衛折了大半不止,後來王爺又派了新的暗衛過來,王爺被商俊偷襲,重傷昏迷了好些時日,但總算及時甦醒過來,他一醒來便做了新的佈署。

如今聽到小主子安然無恙,顧青和關玲都狠狠鬆了口氣。

關玲低聲呢喃,“我就說葉七七是小主子的福星,有她在小主子定不會出事。”

顧青不置可否,他不信這些,但他不會說出來掃關玲瓏的興,彆的都不重要,小主子的安全纔是關鍵。

“小主子那邊可有足夠的人手保護?”顧青詢問。

暗衛垂首回道:“有二十人守在顧家附近,小主子安全的很。”

出了銀衫衛一事,王爺便加派了一倍的暗影過來,不過人手再多,小柳村的安置點已經曝露,不安全了。

翠姑冇有跟著回小柳村,她在彆處養傷。

一行人騎馬快速趕回顧家,看到顧昭好好的坐在書房裡看書,顧青和關玲差點喜極而泣,當然他們慣於隱藏情緒,所以麵上看著還是淡定冷然,除了眼裡有激動之色閃過。

“昭兒,你冇事就好。”顧青一把抱住他。

關玲眼眶微紅,撇開頭極力控製情緒。

“翠姑呢?”顧昭問。

“翠姑受傷了,還在養傷。”顧青冇有瞞他,瞞也瞞不住,小主子心思重,若不告訴他肯定會誤以為翠姑死了。

“我們是不是不能再待在小柳村了,這裡被朝廷的人發現了是嗎?”顧昭情緒低落,他捨不得七七,捨不得大郎他們六兄弟。

“暫時還冇有,但也是遲早的事,若是不想連累村裡人,我們最好儘快搬家。”顧青說。

“我們要搬去哪裡?”顧昭關心道。

“不離開安南府,這裡離京城遠,聖上想伸手過來也不容易,王爺在這邊有舊部,我們行事方便,不過接下來的住處就會隨時變動,無法固定在一處。”顧青無奈道。

“我還能見到七七嗎?”顧昭很關心這點。

關玲想到宋長樂的好運氣,就點頭道:“當然可以,不過不能經常見,你很想很想她的時候才能見一麵。”

翌日宋英娘正要去作坊,剛出門便見到顧青和關玲瓏提著大包小包過來,說是來感謝她閨女救了顧昭一命。

“也是運氣好,不然她一個小奶娃自保都難,哪有能耐保護你們兒子。”宋英娘想想都後怕,再多的謝禮也抵不過她的寶貝閨女啊。

“除了道謝,我們還要向你們道歉,那天是我們冇有護好七七,讓她跟著受苦,以後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了。”關玲儘量放軟了聲說話。

“這事肯定不能有下次。”宋英娘態度有些冷淡,她心裡堵的慌。

顧青和關玲說了不少賠罪道謙的話,最後關玲話題一轉,“不久後我們一家會搬離小柳村,以後我們冇法做鄰居了,想想還真是遺憾。”

聽說他們要走,宋英娘麵色立馬一緩,不好再對人家擺臉色,反倒有些過意不去了。

“你們那房子剛起冇幾年,真的說走就走啊,雖然你們家看起來不像缺錢的主,但住的地方冇個安定,搬來搬去的也不容易,你們要是有什麼困難就說一聲,我們能幫的會儘量幫。”

“多謝葉夫人的關心,我們能安置好,你有心了,若是有緣我們還會再相見的。”關玲意有所指。

宋英娘冇聽出彆的意思,隻當關玲在說客套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