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英娘擔心的事很快發生了,在葉孝元的傷勢恢複了大半,能下床隨意走動時,縣衙的官差就來到葉家捉人。

“我相公冇有偷東西,他是冤枉的,你們不能隨便抓人。”宋英娘情急之下擋在自家男人身前,不讓衙役逮人。

“我等是奉命抓人,你竟敢違抗官府的命令,可知會有什麼後果?”官差一臉凶相,作勢要拔刀。

宋英娘雖然心中害怕,但還是堅定的擋在丈夫麵前,要是讓官府的人把男人帶走,回頭又送去挖礦怎麼辦?

“娘子你彆衝動,我跟他們走,你在家好好照顧孩子們還有娘。”葉孝元握住她的手重重的捏了一下,他是清白的,奈何找不到證據,柳鐵生如此仗勢逼人,他心中雖氣憤,卻隻能先忍耐。

宋英娘和他青梅竹馬從小一起長大,後來又早早成了親,彼此一個眼神動作就知道對方想表達什麼,葉孝元擔心家人,所以決定委屈自己,不讓妻子與官差起衝突。

“孝元。”宋英娘已然哽咽,眼淚叭嗒直掉。

“爹爹,不怕,我們會救你。”宋長樂抱住葉孝元的大腿,仰著小腦袋安慰他。

葉孝元看著唯一的寶貝閨女,心中軟成了一灘水,溫潤的麵容越發溫和,“長樂乖,爹很快就回來。”卻是冇把女兒說的會救他這話當真。

“快走,彆磨磨蹭蹭的。”官差早已冇了耐心,上前粗魯的押著葉孝元就走。

宋長樂憤恨的望著官差給爹爹戴上鐐銬,還故意用力的推了爹一把,爹的身子原本就冇有大好,被這麼一推踉蹌了幾步差點直接栽倒在地。

“爹。”

“孝元。”

葉孝元斯文的俊臉陰沉的能滴出水來,但他什麼也冇說,垂著眸站直了身子慢慢的向前走。

這時老太太從屋裡衝了出來,手裡拿著一把鋤頭,咬牙切齒道:“這日子冇法過了,欺人太甚,英娘我去把孝元搶回來,然後你們馬上收拾細軟離開這裡,我和他們拚了。”

她一把年紀拉上柳鐵生一家人陪葬也值了,隻要女兒女婿還有孫子孫女們能安全離開就行。

葉孝元猛的回頭,趕緊大聲喊道:“英娘攔住娘,千萬不可衝動,我不會有事的,你們也要好好的。”

“彆攔著我,柳鐵生為了那個好侄子這般害咱家,老太婆受夠了,今日就讓他們知道我的厲害。”此時老太太神智有此錯亂,火氣一上來壓都壓不住。

宋英娘差點拉不住她,最後隻能一掌劈在她後勁,直接把人打暈了扶進屋。

直到傍晚老太太才醒來,她哎喲著喊頭疼,卻還記著白天的事,“英娘你出息了,娘教你幾招防身術,你十幾年都冇咋用過,今日卻用在我身上,翅膀硬了你。”

“娘,對不住,可我也是冇辦法,哪能眼睜睜看著你做傻事,孝元的事我們另想辦法,總之不能搭上全家人的命。”宋英娘眼睛酸澀,說話聲帶著沙啞。

老太太清醒的時候心裡有數,自然知道讓女兒女婿帶著孩子們逃亡是不現實的,當時她就是咽不下那口氣,情急之下差點做出不可挽回的事。

“或許我們是時候離開小柳村了,這裡容不下咱啊。”老太太嗓音蒼老的說。

可是離開又能去哪,他們窮的隻剩下幾十枚銅板,大人倒是無所謂,但是孩子們都還小,可經不起長途跋涉。

宋長樂趴在門欖上聽了一會兒,就邁著小短腿去院子裡找大哥,大哥腦子好用,隻要稍微給他一點提示,他就能很快想到解決的法子。

“哥,走。”宋長樂現在說話一天比一天利索,咬字越發清晰。

葉長安原本正坐在院子裡一邊劈柴一邊走神,手指被妹妹牽住才恍然回神,“七七這是要帶我去哪?”

“奶窩裡。”宋長樂小臉嚴肅,拉著大哥去了奶奶屋裡。

宋英娘已經離開,正在灶房裡做房,老太太半闔著眼假寐,聽到孫女的聲音,就拉著嗓子說:“七七來啦,又饞啦?”

宋長樂冇看她,隨口應道:“嗯,找吃嗒。”

隨後指著床邊的土坯牆說,“這裡,有糖。”

葉長安滿臉無奈,溫聲說:“牆上怎麼會有糖,七七乖,大哥帶你出去玩,彆在這裡打擾奶奶。”

她當然知道牆上冇有糖,但牆上藏了銀子啊,可她又不能直說。

“找,哥找。”宋長樂著急的比劃著,意思是要葉長安去鑿牆。

葉長安哪能領會到妹妹那麼深的含義,隻擔心牆給鑿出洞來漏風嘍,自是不能由著妹妹的性子來。

倒是老太太睜開眼看了一會兒,若有所思,隨後慢吞吞的從床上起來走到牆邊,盯著小孫女指的地方疑惑的瞅了瞅。

“莫不是這牆上有啥?”老太太有那麼一刻腦子裡閃過些許片斷,但又抓不住細節,迷糊中便拿起旁邊的木棍往牆上一戳。

嘿,冇咋用力就戳開了一個洞,隨後周圍的泥巴跟著脫落,露出一個剛好能容下成年人的拳頭伸進去的洞口。

葉長安看的眼睛都直了,“奶,這荷包是你藏在牆上的?”

宋老太拿著灰撲撲的荷包,一臉茫然,突發奇想道:“咱哪知道這是誰藏的,這屋裡會不會牆上都是錢啊?”

“要不咱找找?”家裡急缺錢,如果能多拿出一些銀子來,說不定他爹就有救了。

宋長樂很無奈,她看過了,這是奶奶藏的最後一袋銀子,其他的之前都拿出來花完了,現下就是把整個屋子戳出窟窿來也找不到更多銀子。

但她冇法說,隻能看著奶奶和大哥拿著木棍在屋裡這戳一下,那戳一下,直到把四麵牆都戳了個遍,又把各個角落的老鼠洞都掏了一遍才死心。

忙了一會兒老太太又喊著頭疼躺床上去了,葉長安拿著銀子去灶房,“娘,你看這銀子,是奶奶房裡找出來的。”

飯已經做好,宋英娘正要喊孩子們吃飯,聽到老太太又拿銀子出來,忙擦乾手接過來看,“這麼多,整整一百兩。”

“娘,你說咱拿這銀子去衙門打點,能把爹救出來嗎?”葉長安低聲問。

“總要試試,明天我就去縣衙找人幫忙。”宋英娘捏緊手裡的錢袋子。

葉長安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宋英娘知道大郎腦子好使,儘管他年紀小,但她還是很重視他的意見,“大郎你有什麼話就直說。”

“娘,要不咱去找柳葉生幫忙,他剛當上族長,但位置還未坐穩,柳鐵生隻要一天還在衙門當差,他就一天不能放心,我覺得咱可以找他再合作一次。”而且上次柳葉生說過,葉家可以找他提一次要求。

宋長樂像隻小尾巴一樣也跟進了灶房,聽到大哥的話在一旁像模像樣的點頭表示讚同,葉長安眼角餘光掃到妹妹的動作,不由的翹起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