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來時就設想過情況不會太好,冇想到比想像中更難應付,商俊已經被聖上收買,背叛了王爺,還帶了銀衫衛。

換作彆的殺手,顧青和暗影有絕對的把握擊敗,但銀衫衛一來,現下隻能打個平手,眾人已無瑕再顧及小主子這邊。

幾次想突破過來救人,都被銀衫衛擋住,顧青心急如焚,卻無計可施。

宋長樂緊張的觀察四周。

顧昭右手握著輕便寶劍,左手拿著他平時用的弓箭,這兩樣兵器都是王爺讓人為他特意打造的,對成年人來說太過袖珍,但顧昭這個年紀使用卻剛好趁手。

“那些穿銀色衣服的蒙麪人總想殺過來,我們不能再待在馬車裡了,得趕緊跑。”宋長樂當機立斷,拉著顧昭撂起簾子。

馬車有點高,宋長樂縱身一躍在空中翻了兩個跟鬥,穩穩落地,顧昭個子比她高出一個頭,輕鬆躍下了馬車。

“那邊冇人,我們往那邊跑。”宋長樂眼睛一掃,找準方向朝著無人地方逃。

途中她還撿了一把刀拿著防身,銀衫衛很快發現了顧昭的身影,他們的主要任務就是取小王孫的性命,不願與顧青等人纏鬥,急著去追顧昭。

但顧青等人豈會讓銀衫衛如意,拚儘全力阻攔,戰況膠著。

商俊和關玲已經過了幾百招,二人皆已負傷,商俊眼神一眯,趁機擊退關玲,忽而快速朝顧昭逃走的方向追去。

關玲緊跟在後,她心裡已經有不好的預感,這林子已經被商俊帶來的人包圍了,卻獨留此一處無人,小主子和葉七七已朝那處逃去,隻怕前方早有埋伏。

兩小矮墩腿短,跑了半晌也冇跑出太遠,宋長樂全身心注意著周圍的情況,正前方十裡之外隱約有人影,雖然看不清,但想來可能是有埋伏,不能過去,隻能改道。

於是宋長樂攥著顧昭東拐西拐,在林子裡一陣亂竄,商俊一邊要應付緊追不捨的關玲,一麵盯著小主子的蹤影,結果那小崽子不按套路逃跑,和那個一身紅撲撲的小女娃在林子裡玩躲貓貓。

不多時兩個小崽子便不知跑何處去了,商俊惱怒之餘,也無瑕分心去找,因為關玲已經殺氣滕滕的追上來了。

暮色四合,宋長樂看了眼天色,歎氣,“咱好像迷路了,放眼望去,四處都看不到一個人影,這下糟糕了。”

以她的眼力,一眼十裡,四周的十裡之內皆無人影,可想而知他們倆真的不知跑到啥地方來了。

遠處已有野獸的吼聲傳來,宋長樂定晴一看,哎瑪,一隻黑瞎子在西邊約莫七裡之處狂奔,南邊有兩頭野豬在拱野菜,北邊似乎也有不明猛獸,不宜過去。

那就隻剩東邊安全一點,這邊隻有小野獸,攻擊性不強,她和阿昭還可以順便獵點野物果腹。

夜色漆黑,顧昭看不清前路,宋長樂卻能夜視,她在前麵帶路,“阿昭莫怕,七七會保護你的。”

顧昭原本心裡挺害怕的,但聽宋長樂這麼說,立馬驅散了內心的恐懼,壯著膽子說:“七七都不怕,阿昭自然也不會怕,我有劍還有弓,我會保護七七。”

“阿昭真厲害,我們快點趕路,找一個安全的地方先宿一夜。”宋長樂發現前麵二裡處有山洞,但憑她和顧昭的腳程勢必要走上一個小時才能到達。

白天他們就趕了一天的路,冇咋歇息,中間一直冇吃東西,又累又餓的。

講真,宋長樂的一雙腿已經軟了,但她不能喊累,她要把顧昭帶到安全的地方去,兩人纔有活路。

顧昭也累,他的雙腳一陣陣的刺痛,但他抿著唇冇吭一聲,七七比他小兩歲,七七都冇有喊過一聲疼,他是男子漢,怎麼可以連七七都不如?

和宋長樂估算的時間差不多,半個時辰後,他們終於來到一個山洞前,宋長樂站在洞口往裡看,山洞裡冇有危險,便拉著顧昭進去。

這山洞內以前似乎有人來過,地上放著不少乾柴和乾草,旁邊還隱約有殘留的灰燼,可惜冇有火摺子。

宋長樂拿起刀在一根樹乾挖了個小洞,再拿木棍戳上麵使勁的搓,她想來個鑽木取火,但顯然冇那麼容易,她手小力氣不大,搓了半天也冇成功。

“七七你在乾嘛?”顧昭已經適應了夜的黑,不過他隻能依稀看清周圍事物的輪廓,看的並不真切。

“生火,這樣用力的搓,會生熱,然後會起火。”宋長樂解釋。

顧昭沉思一瞬,接過木棍,“我力氣大,我來搓吧。”

顧昭力氣確實比她大,他這幾年練武不是白練的,一刻鐘後果然搓出了煙火,宋長樂趕緊把乾草放上去引燃。

“呼,終於有火了。”火可以驅蛇蟲,還可以嚇退不少野獸,不過也容易引來一些猛獸。

不管怎樣,有火照明,兩小不點心裡的安全感又多了幾分。

宋長樂摸了摸乾癟的肚皮,又朝洞口看去,其實晚上狩獵更容易,小動物反應比白天遲鈍些。

離洞口不遠處的樹上有鳥窩,鳥窩裡有不少蛋,太餓了,再不吃東西,她懷疑明天都冇力氣走路了,隻能對不住鳥媽媽了。

“阿昭你的箭法不是挺準嗎?夜裡能射中樹上的鳥窩不?”宋長樂問。

“我試試。”顧昭不敢托大,黑天要出去外麵他心裡都毛毛的,哪有絕對的把握射中什麼。

宋長樂舉了一個火把,走在前麵,“走吧,我們去找吃的,記住射中鳥窩後要讓它平穩落下來,不能讓窩裡的蛋掉出來,不然咱就白忙活了。”

顧昭:這個要求有點高,他不敢打包票,但他也不能說他做不到,冇得掃了七七的興。

走出山洞後,宋長樂又打量了一圈四周,這附近十裡之內,暫時冇有危險,可以出去造作一會兒。

兩人來到離洞口十米遠的一棵大樹下,宋長樂指著樹梢,“看見了冇,就你頭頂左邊過來約莫一米遠的樹杈上,有一個鳥窩,再往左邊過來半米的樹杈上也有一個。”

顧昭仰著頭,努力循著七七所指的方向去尋找,半刻鐘後,終於隱約看到了鳥窩的影子。

他記住兩個鳥巢的方向,然後閉上眼,拿起弓,憑著超強的記憶力和絕好的判斷力,連射兩箭。

“中了,阿昭你的箭法真牛。”宋長樂發自內心的誇讚,並在鳥窩掉下來時穩穩的接住。

看來她平時的基本功也冇有白練,準頭還是很好的,接住兩個鳥窩還是綽綽有餘的。

“走,咱回去烤鳥蛋吃。”宋長樂用胳膊肘碰了碰顧昭。

顧昭擦了擦額上的汗,朝她抿唇笑了笑,便跟著一起回山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