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挖筍的季節,山上的杜鵑花也如期盛開,六郎又收穫了來自村裡小女娃們送的竹筍和杜鵑花,臭屁傲驕的不行。

今年冇有人再送東西給阿昭,小女娃們還記著去年他的不領情,今年也就不拿熱臉貼他的冷臉了。

顧昭無所謂,他有七七就滿足了。

離府試還有半個月時間,從定吾縣走水路去府城需七天,葉孝元和宋英娘準備提前陪大郎二郎去府城。

宋英娘也跟著去是為了在府城買宅子,縣城和鎮上都有宅子,隻府城離的遠,一直冇空過去,這次就順便把宅子買下來。

“七七想不想去府城?”宋英娘私底下悄悄問閨女。

宋長樂搖頭,“這次就不去了,以後有機會再去吧。”

府城離的遠,爹孃和大哥二哥是有正事要辦的,她年紀小,去了一路上少不得要人照顧, 還是等她長大些再出遠門吧。

宋老太留在家照看幾個孩子,葉孝元和宋英娘也放心。

之後幾日宋長樂每天卯時過來顧家練功,她現在基本功練的挺紮實,顧昭每次看完都很捧場的用力鼓掌。

鎮上每逢二、八是趕集日,初八這天顧青和關玲以及翠姑都要去鎮上,似乎有什麼重要的事需要他們去做,雖然他們表現的很平靜,但宋長樂還是隱隱感覺到了不同尋常。

連一向少出門的顧昭也要一起去,根據以往的規律,每次顧昭出門必會出事,不是宋長樂唱衰,但這幾年中顧昭僅有的兩次出門,碰巧她都在場,而且每次都是她救了他。

“阿昭是要去鎮上做什麼呀?”宋長樂悄悄問顧昭。

“去見一個很重要的人。”顧昭似乎心情不錯,秀氣漂亮的小臉浮起與以往不同的笑容。

宋長樂眼珠子轉了轉,牽住他的手說:“我也很久冇去鎮上玩了,我能跟你一起去嗎?”

顧昭看看他們牽在一起的小手,心裡更高興了,哪有不答應的道理,“七七也想去嗎?太好了。”

*

“啥,你要和顧家小子一起去趕集?”宋老太狠狠的皺了下眉,揹著手來回踱了幾次步,“顧家可不是簡單的人物,你想想上次粉衫女的事,多危險,七七還是彆去的好。”

“奶,顧夫人他們就是去鎮上買點東西,很快便回來了,你就讓我去吧,不然你也一起?”宋長樂慫恿道。

“奶得盯著作坊這邊,你娘臨走一再叮囑我要仔細監督那些工人,不敢出半點差池,哪有空陪你去鎮上?”宋老太嘟囔道。

宋長樂扯了扯她的衣䙓,“奶,我運氣好著呢,不會出啥事的,你就依了我唄。”

最後被她纏的冇辦法,宋老太還是同意了她跟著顧家人去趕集。

出了村,宋長樂發現馬車並不是往集市去的,而是朝另一邊的林子裡趕,她心裡正奇怪。

就聽顧青說:“咱要遲點再去趕集,現下得先去見一個朋友,待會兒到了地方,七七和昭兒先在馬車裡玩,冇讓你們下來不管聽到什麼聲音都不要下來,知道麼?”

顧昭應該是知道些什麼的,他乖巧的點頭答應,宋長樂見狀也跟著點頭。

途中宋長樂發現馬車在林子裡繞來繞去的,顯然在故意打亂路線,以免被人跟蹤。

約莫半個時辰後,馬車終於在林子裡停下,宋長樂透過馬車看到外麵有兩波人馬,他們站在大道中間似是在談判。

顧青與關玲翠姑三人產在一邊,他們對麵的是一個穿著寶藍色袍的年輕男子,年輕男子身後四個護衛氣勢逼人,一看就身手不凡。

顧青和那年輕男子互相說了幾句話,很快顧青和關玲翠姑的臉色都很難看,防備的盯著男子。

“商俊,王爺待你不薄,把你當親兒子看待,哪點對不住你了,你竟然背叛王爺?”顧青憤怒的低斥。

商俊長著一張國字臉,外表看著很是正直,但做出來的事卻與他的長相背道而馳,“王爺豈止等我不薄,他待所有收養的義子義女們都不薄,表麵上看他似乎對我們這些他曾經的部下的遺孤們很關愛,重情重義。

說白了不過是把我們當棋子,是,我們從小吃穿都比一般人好,還有人教我們學本事,可武夫再高,能力再強,最後還不是給王爺當走狗,他讓我們做什麼,我們就做什麼,憑什麼我不能有自己的選擇?”

顧青聽不下去了,喝道:“閉嘴,商俊你張口閉口王爺把你當棋子使喚,事實上王爺在你們十五歲的時候就給過你們機會,想離開王府的可以離開,那時你完全可以另尋出路。

是你自己不走的,到頭來卻怪王爺冇給你選擇的機會,分明是你貪婪,禁不住朝廷的誘*惑,想升官發財,還有臉把錯推給王爺,王府怎麼養了你這麼個白眼狼?”

商俊臉色鐵青,心思被戳破,乾脆攤牌,“顧青啊,難怪王爺會選你和關玲來保護小主子,你們確實是所有暗衛中最敏銳最聰明的,可惜今日你們還不是中計把小主子帶來了,反應還是遲了一步,人為財死鳥為食王,不能怪我心狠手辣。”

“商俊你是不是對王爺做了什麼?”關玲一臉殺意,手已握住劍柄,蓄勢待發。

“這都被你猜到了,的確,老傢夥中了我一掌,現在一直昏迷不醒,但冇人知道是我乾的,可惜的是我低估了老傢夥的功夫,讓他避開了一招,冇能讓我直接把他結果了。”。

關玲不等商俊話音落下,已經揮劍砍過去,兩邊人馬立刻短兵交接,顧青和翠姑一起對付另外四個護衛。

同時馬車附近有一群黑衣人舉著刀迅速靠過來,宋長樂集中精力盯著四處的動靜,保護顧昭的十個暗衛立馬攔住黑衣人。

好吧,其實顧昭的暗衛穿的也是黑衣,不過款式略有不同,還是很好認的。

顧青已經發現小主子這邊有危險,下手越發狠辣,使出絕招瞬間斬殺兩人,“這兩個交給你了,務必斬殺,不得留活口。”

翠姑對付兩個護衛稍顯吃力,但勝算還是很大的,倒是關玲這邊比較棘手,商俊功夫與她相當,想擊殺對方都不容易。

顧青返回馬車的半途被幾個銀衣人攔截住,他臉色微變,居然是聖上暗中培養的銀衫殺手,銀衫衛功夫極高,顧青也必須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來應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