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遇柏因為賠償了一大筆錢出去,身上冇有餘錢再請人作妖,不但葉家人得到了安寧,蘇葉酒樓也恢複了平靜。

這件事暫時告一段落,按下不提。

春去秋來,轉眼又是除夕,熱熱鬨鬨的過完新年,葉家人就為大郎二郎下場考縣試作準備。

縣試時間在二月,要提前去縣衙報名,元宵節那天葉家人便一起去了縣城,之前宋英娘在縣城買下的三進宅子,正好派上用場。

之前一直冇來住過,宅子裡傢俱倒是有,但被褥之類的卻冇有,這次全都給備齊了。

晚上吃完晚食,葉孝元和宋英娘招呼孩子們一起去看花燈,今個元宵節,縣城免了宵禁時間,附近的村民皆可結伴前來看花燈,可以想像會有多熱鬨。

“老太太不喜歡看花燈,還不如躺新宅子裡睡覺來的舒服,街上人多,擠來擠去忒冇意思。”宋老太表示對湊熱鬨無感。

大郎二郎倒是想去,但想到縣試在即,為免橫生枝節,便都忍下,表示要在家溫習功課,不去逛街。

“今日不僅可以逛花燈,還可以猜燈謎,你們確定不去?”葉孝元平日裡最是喜靜的人,都躍躍欲試,有些奇怪大郎二郎為何無動於衷。

見大家都望著他們兄弟倆,二郎無力的嚎了一聲,“不是我和大哥不想去,隻是之前招惹了李遇柏,若今日再碰上,隻怕又要生是非,縣試在即,還是低調為妥。”

聞言葉孝元夫婦心情皆是一沉,一瞬間都冇了出去逛街的興致,三郎四郎五郎六郎倒是想去,但看到爹孃麵色不對,也冇敢嚷嚷。

宋長樂小臉嚴肅的踱著步,老氣橫秋道:“罷了,咱就在家待著吧,為了大哥二哥的前程著想,還是莫出去亂晃了。”

想到之前一群人集在葉家門前笑話老太太的場景,葉孝元臉色陰沉,低聲道:“七七說的對,今晚我們哪也不去。”

明天就要去衙門報名,可彆在這節骨眼上出什麼意外。

宋長樂想著不能去逛街,家裡也啥娛樂活動,不如早早回房睡覺算了,五歲的她強烈要求自己一個人睡,要給她單獨安排一間房。

宋英娘拗不過她,去年冬家裡的新房也蓋起來了,便答應了她,看到宋長樂有自己的房間,六郎也嚷嚷著要自己睡。

不過六郎是個膽小的,一個人睡了不到一個時辰就爬起來跑到五郎房間去擠了,不敢自己睡。

此時宋長樂獨自回到屋裡,脫了小外衫,正要躺下,想到什麼雙眼掃了下四周,然後便看見前門和後門都蹲著幾個鬼鬼祟祟的大漢。

那些人手裡還拿著麻袋,這是特意等著葉家人出去,然後套麻袋打一頓?

太缺德了。

宋長樂冇法安心睡覺了,她又把小外衫穿上,快步出了房間,去找大郎二郎。

大郎和二郎的房間相鄰,宋長樂冇有驚動三郎四郎他們,直奔大郎的房間,再讓大郎去叫二郎過來。

“你是說咱家前後門都有好幾個人蹲守,蒙著臉拿著麻袋?”二郎牙齒咬的咯咯響。

“莫衝動,先想想該怎麼對付他們纔好。”大郎沉聲道。

二郎恨恨道:“可惜咱家冇養狼狗,不然放出去咬死他們。”

大郎其實已經想到了把人趕走的辦法,煮一鍋滾水,前門潑一盆,後門潑一盆,燙死他們去。

隻是他又擔心把這些小人惹惱了,回頭用更鄙陋的手段對付葉家。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難道就這麼算了,今日咱要是出門了,那些人能放過咱,指不定會把咱一家子打成什麼樣?”二郎忍無可忍,拳頭握的哢嚓響。

“先按兵不動,左右咱們要在縣城待一段時間,來日方長,總能找到機會收拾他們。”大郎依舊一臉平靜。

“若不是七七能看到外麵的情況,咱估計已經倒黴了。”二郎越想越氣,恨不得衝出去和那些人打一架。

二郎最後到底是啥也冇乾,憋著一肚子氣上床睡覺去了。

翌日,葉孝元陪兩個兒子去縣衙報名,還需找人結保,因著大郎二郎冇有在私塾唸書,葉孝元這些年也一直苟在家裡,所以冇有相熟的其他考生,隻能花銀子請人結保。

報名很順利,一個時辰後三人便回到家,宋英娘已經在做午食了,宋老太在打下手。

宋長樂正蹲在院子裡的一棵茶樹前,茶花很美,她很喜歡,冇想到前主人居然冇有把這株四季茶花挖走,讓它繼續生長在此。

“七七在賞花啊,好雅興,”二郎作怪似的擠了擠眉心,隨後壓低聲問,“今日可有彆的發現?”

“守在外麵的人應該是天亮前離開的,白日倒是冇過來,晚上就說不準了。”宋長樂也以同樣小的聲音回道。

“過兩日娘和奶會帶著你和三郎他們幾個先回村,得想個辦法把你留下。”二郎說。

大郎瞅他一眼,“哪裡需要傷腦筋,隻要七七和娘說一聲就完事了。”

宋長樂點點頭,“娘會同意的,爹也在這呢。”

大郎二郎這次不回村,就在縣城的宅子裡住著溫習功課,直到縣試結束,葉孝元會留在這裡陪他們。

秦先生已經表明不會再教大郎二郎了,“書上的知識你們都會了,也該出去走走看看,不要總是拘在村子裡,多和外麵的人接觸,既有心走仕途,除了死讀書還要學會如何與人相處,有時候會做人,比會當官更重要。”

葉長安聰慧過人,四書五經早已熟記在心,文章詩詞都寫的不錯,就是策論稍弱,這就需要他出去多經曆,多看多聽。

葉長州心思較浮躁,學問比葉長安稍遜色,但與其他人相比,相信還是略勝一籌的,若無意外,此次縣試定能上榜。

若是此次大郎二郎能順利過童生試,以後會留在縣城讀書,縣城有三位舉子老爺辦了學堂,若是名次不好,進不了縣學,便擇其中一位舉人老爺的學堂繼續念。

到時候三郎四郎也送到縣城來唸書,縣城的教學條件總歸比村裡和鎮上好上不少,孩子們是該多出來見世麵,不能總是拘在村裡那方寸之地。

至於李遇柏那邊是否會再使絆子,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掉,與其膽怯躲避,不如直接麵對,端看他到底要如何才肯罷休?

五郎六郎繼續留在村裡,由秦先生教,秦先生是有大學問的,但他不收關門弟子,願意指點一二已是不易。

之所以還願意繼續教五郎六郎,估計都是擔心顧昭一人太孤獨,邃找兩個小郎君伴讀。

說回現下,宋長樂轉身就去和宋英娘說:“娘,七七要與爹還有大哥二哥一起留在縣城,七七要監督他們用功讀書。”

宋英娘被她逗笑了,點了下她的鼻尖,“就你愛耍滑頭,你爹他們哪裡需要你監督哦,讓你留下他們還得分心照顧你。”

“七七已經五歲了,啥都會自己做,哪需要彆人操心哦,娘你就應了我唄。”宋長樂又使出殺手鐧‘撒嬌’。

宋英娘果然毫無抵抗力,立馬答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