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郎冇有太意外,得知妹妹想分一杯羹,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不過他也是有條件的,“咱上山走一圈,看能不能摘朵血芝或人蔘。”

“上次吃血芝燉雞湯纔多久,你還吃,小心吃太補暴血管。”葉長安冇好氣的說。

“大哥,誰說好東西一定要吃入腹的,消化不了那麼多,咱拿去賣錢啊。”葉長州雙眼都冒著金錢的符號。

葉長安猶豫一瞬,低聲說:“那得看七七願不願意。”

“也不是不行,不過賣了錢,我六你們四。”宋長樂嚴肅臉。

“七七你要那麼多錢做什麼?你年紀小要用錢家裡會給你,哪用得著自己存?”二郎驚了,七七胃口真大,一出口就要六成的利,他和大哥隻能一人拿兩成。

“家裡的是家裡的,我的是我的,去山上找寶貝我可是出大力的,冇有我你們能找到嗎?我拿大頭你還有意見?”宋長樂朝他翻白眼。

她要做有錢人,存很多銀子,長大了就能做鹹魚,出門有轎子坐,前簇後擁一群下人伺候,想想都美滋滋。

大郎二郎看著妹妹眯著大眼笑的一臉得瑟,都紛紛搖頭,七七肯定是精怪轉世,太賊了,連親哥哥都壓榨。

“哎呀大家親兄妹,不要這麼計較嘛,”宋長樂拉住他們的手指撒嬌,“咱看情況,如果尋到的寶貝多,我可以讓你們多分一成噠。”

看她一臉肉疼的樣子,大郎二郎麵無表情。

翌日一早,大郎二郎悄悄帶著七七出門了,隻跟宋英娘知會了一聲,其他人都不知道他們仨去哪了。

“快去快回,護好七七,若是敢讓七七受傷,看我怎麼收拾你們。”宋英娘凶巴巴的威脅。

“不能夠,我和大哥做事你還不放心?”二郎拍著胸脯保證。

宋英娘自然對自己兩個大兒是有信心的,她家的小子全部遺傳了老太太的神力,連六郎也不例外,隻有閨女嬌滴滴的冇遺傳到,以後少不得要哥哥們多看顧幾分。

不多時,宋長樂便跟著大哥二哥來到山上,在半山腰她就開始四處掃描,但隻發現一些菌菇和普通藥材。

唉,她又不是學醫的,除了人蔘靈芝之類一眼能認出來的寶貝,其他藥材她認識的並不多,最後隻能遺憾的表示啥也冇發現。

大郎二郎隻能帶著她繼續往高處走,如此又尋了一個時辰,倒是摘了不少紅菇和鬆茸,不過在古代這兩種菌菇並未被重視,賣不出高價錢,隻能摘來自己吃。

宋長樂卻心裡偷著樂,這兩種菌菇在後世她都是吃不起的,在這裡卻能摘到半揹簍野生的,拿回去留著慢慢吃,想想都心情大好。

“你說你樂個啥,儘讓我和大哥摘菌菇了,能不能找到值錢點的玩意?”二郎揹著妹妹,一路碎碎念。

“二哥你彆說話,影響我尋寶。”宋長樂打斷他,伸長脖子開始集中精力尋找起來。

“那邊,看見遠處的高峰石縫了冇有?”

大郎二郎努力的踮起腳尖望去,最後勉強算看到了。

“從這裡過去可能有點遠哦,不過好東西值得辛苦一些,咱趕緊趕路吧。”宋長樂語氣輕鬆,反正再遠的地方都有大哥二哥輪流揹著她,她又不累。

大郎拿巾帕抹了把汗,麵色平靜的說:“走吧。”

二郎認命的跟在後麵,宋長樂坐在揹簍裡拿出帕子給二哥擦汗,“二哥你再堅持一下,這次肯定能挖到寶貝。”

“嗯。”二郎已經不想浪費唾沫說話了,悶頭快步趕路。

一個時辰後,三人終於到達另一座山頭的高峰底下,這是一座陡峭的石峰,想爬上去可不容易,驚險萬分。

“看起來好危險啊,要不還是算了,命比錢重要,咱去彆處看看得了。”宋長樂不想讓大哥二哥冒險。

“再去彆處天就黑了,危險一點咱也不慫,照樣能把東西挖回來。”二郎眼神一凜,話音一落便拿出一把匕首刺在石壁內,然後快速的往上麵爬。

大郎眼裡閃過擔憂,但說出來的話卻能氣死個人,“二弟你仔細著彆往左側爬,那邊是萬丈懸崖,若是摔下去咱可能連你的屍骨都尋不回來,儘量往右邊走吧,好歹下麵能看到底,救人也方便些。”

“大哥我謝謝你,就憑你這些話我也不能摔下去,你給我看緊了七七,彆讓她彆亂跑,出了事算你的,讓娘剝了你的皮。”二郎還有餘力頂嘴。

看著二郎往陡直的地方過去了,大郎不敢再出聲,緊抱著妹妹,雙眼一瞬不瞬的盯著二郎。

他很佩服二弟的膽量,換作是他是冇膽子爬上去的,那山峰著實過於陡直了。

遠遠望去感覺二郎就跟掛在懸崖上無異,他還背了一個揹簍,當他爬到石縫處時還要分出一隻手拿出小鋤頭挖石縫處生長的寶物。

三刻鐘過後,二郎終於挖到了寶物,並小心謹慎的開始從上麵下來,過程驚險萬分自不必多述。

“哎喲,老子全身都痠疼,嚇死我了。”二郎剛跳下來落到實地,就雙腿一軟癱倒在地。

“二弟你怎麼樣?”大郎擔憂的蹲在他旁邊。

“二哥你辛苦了。”宋長樂滿眼心疼。

二郎狠狠的喘了會兒氣,纔看向妹妹,“七七,二哥可是冒著生命危險才把這人形玩意給挖回來的,那石壁堅硬的很,若不是我力氣大,匕首也休想刺進去。”

匕首刺不進石壁,冇有著力點談何攀岩,二郎可冇說假話,一般人根本無法爬上去挖東西。

宋長樂知道其中的艱辛,也明白二哥的暗示,“那賣了錢,多分你一成,大哥,你說呢?”

葉長安麵色淡淡,輕點了下頭,“可。”

但二郎顯然不滿意,他擰著眉,“剛纔隻有我一個人出力,你們都在下麵看著,大哥還故意刺激我。”

得寸近尺啊。

宋長樂咬了咬牙,“那二哥想要多少?”

“再讓我一成,我要四成,你還有四成也不虧。”二郎豎起四根手指頭。

宋長樂扔了一個白眼給他,看向大郎,“大哥你覺得呢?”

“七七決定就好,我冇意見。”葉長安語氣溫和,彷彿置身事外。

宋長樂噘起嘴,撇過臉輕哼一聲,“這次我就讓利兩成,下次我還是六成。”

趁她冇看見,二郎朝大郎眨了眨眼,搞定。

大郎假裝冇看見,眼裡帶著笑意,拿過二郎的揹簍看,“這東西長成個人形,看起來像書中描述的何首烏,若真是此物那就老值錢了。”

“應該就是何首烏。”宋長樂也是第一次親眼見這東西,以前都是在電視上或書上看到過,難免也覺稀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