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到了鎮上,葉孝元果然先帶著妻兒去了頭麵鋪子,給宋英娘買了一個銀簪子,是用他抄書的錢買的,攏共花了五兩銀子。

看到閨女圓骨碌的大眼望著自己,葉孝元有些窘迫,“原想給七七也買一件首飾的,可惜錢不夠了。”

宋英娘喜滋滋的收好銀簪,聞言笑罵,“就你忒多想法,咱是夫妻分什麼你我的,我的銀子還不是你的銀子,偏你愛計較。”

“七七不要首飾,我還小不戴首飾。”現下她頭上用紅綢帶紮了兩個小丸子,完全用不上首飾。

她歪了歪頭,“爹你的銀子花完了,買筆墨紙硯怎麼辦?”

葉孝元溫柔的望著宋英娘,“你娘會給我買。”

突然被餵了一嘴狗糧,宋長樂不想說話了。

從頭麵鋪出來後,三人就直接去書肆,宋長樂由葉孝元抱著,下巴墊在他肩上,遠遠的看見後麵有一頂花麗的轎子抬過來,旁邊還跟著兩個護衛。

不管是古代還是現代,隻要是有錢人,出門都不用走路,都有一群人伺候著,這就是命啊。

轎子很快從他們身邊經過,宋長樂有些好奇的看著,宋孝元和宋英娘倒是冇注意,小兩口隻顧著說話。

這時轎子裡的人掀起了窗簾望過來,宋長樂發現轎子的主人是個貴婦,約莫不到三十的年紀,滿頭珠翠,容貌秀麗,隻是對方的視線怎麼好像落在她爹臉上?

宋長樂轉頭看了她爹一眼,爹長得確實一表人才,端正秀氣,但他就是個窮秀才,不至於讓一個貴婦在路上看一眼就一見鐘情吧?

正這麼想著,她發現婦人已經把視線放到了她臉上,對方盯著她的臉看了好一會兒,直到轎子走遠了才收回視線。

宋長樂摸了摸自己的小臉,難道是因為她也長得太好看了?

轎中丫鬟見夫人神情有些愣怔,便關心的問怎麼了?

“冇事,隻是看到一個有些麵熟的人,是我認錯了,”貴婦溫柔的笑了笑,手裡的帕子擰緊了些,“還看到一個非常漂亮的小女娃,一雙眼睛晶瑩剔透,真真是好看極了。”

丫鬟心想,哪有人的眼睛是這樣的,難不成那小女娃的眼睛是質地上好的良玉雕琢出來的?

不過丫鬟也隻敢在心裡這麼想,不敢反駁夫人的話。

待那轎子看不見了,宋長樂也忘了這茬,並未放心上,她現在哪裡想的到,不久的將來那轎中的貴婦會害的他們一家子差點家破人亡。

進了書肆,葉孝元就去書架看書,宋英娘在挑筆墨紙硯,這些是要買回去給兒子們用的,幾個小子都在唸書,筆墨紙硯都消耗的快。

宋長樂無所世事的東看西看,突然,咦,大哥二哥怎麼也來鎮上了,在家時也冇聽他們說要來啊?

接著她看到大哥二哥進了一家茶樓,茶樓內已經有兩個小廝等著,小廝給了他們一個錢袋,他們遞給小廝一個錦袋,互相似乎說了幾句客套的話,然後很快前後腳離開了茶樓。

大哥二哥收了錢袋子也冇在鎮上多逗留,兩人步子邁的飛快,往回村的路走去。

未時末宋長樂跟著爹孃回到了家,她是一路睡回來的,到家了就睡醒了,宋英娘把她從馬車裡抱出來,她揉了揉眼睛看到大哥和二哥都迎出來了,立馬伸出雙手。

“大哥抱。”

葉長安冇脾氣的笑了下,趕緊把妹妹接過來,“還想睡嗎,大哥抱你進屋再睡會兒可好?”

“好。”宋長樂趴在他懷裡嗓音軟糯糯的。

二郎語氣有些酸,“七七一回來就找大哥抱,看都不看二哥一眼。”

“二哥你也抱。”宋長樂向他伸手。

二郎撇開臉,“二哥現在不想抱你。”

“你看是你自己不抱的。”宋長樂朝他做了個鬼臉。

三郎四郎勤快的跑來幫忙搬東西,五郎六郎就直接多了,直接抱著爹孃的大腿要吃的。

“家裡罐頭什麼的還不夠你們吃,去一趟鎮上就非得給你們帶零嘴,嘴忒饞。”宋英娘一手一個把兩個小兒子拎開。

“說好了要買梨花糕和桃花糕回來的,要說話算數。”六郎哇哇大叫的抗議,今天他也想去鎮上的,但爹不讓他跟,說會給他帶好多糕點回來,他才答應不跟著去。

葉孝元笑著把小兒子抱起來,“不會忘了你的,答應你要買的糕點全都買了。”

“爹你真好。”六郎脆生生的誇道。

“臭小子,娘對你不好嗎?”宋英娘笑罵。

“娘有時候好,有時候很凶,”六郎說到一半看到孃親威脅的眼神立馬改口,“娘還是好的時候多。”

屋裡,宋長樂攥住大哥的手,雙眼亮晶晶的,“大哥我發現了你和二哥的秘密,今天你們去鎮上的茶樓和人見麵,我都看到了,你們還互相交換了物件,那兩個小廝給了你什麼東西呀?”

葉長安冇想到七七居然是要興師問罪的,一時有些哭笑不得,心裡也謹記下次得更加小心些,特彆要防著這個小丫頭,最好不要在她也去鎮上的時候和人碰麵。

“之前無意間幫助過一位富家公子,對方非要答謝我,說要送一份謝禮,實在推辭不過所以我和你二哥就去接下了禮,就這麼簡單。”葉長安語氣溫和,眼睛卻悄悄的打量妹妹的表情。

果然,這個憋腳的故事完全無法唬弄她,隻見小糰子氣乎乎的站在床上,奶凶奶凶的,“臭大哥還想騙我,我都看見了,那小廝給你的錢袋子裡裝了好多銀子,少說也有二百兩,你和二哥還給了他們方子。”

葉長安忍著笑,“既然你都看見了,還問。”

“我看見了銀子和秘方,但是不知道你和二哥在乾嘛,你不告訴我,我就去告訴爹孃,讓娘揍你。”爹是從來不會動手打孩子的,動手的從來都是奶和娘。

葉長安扶額,趕緊上前捂住妹妹的嘴,“噓,小點聲,大哥告訴你還不行嗎?”

“咱家不是有做綠豆糕的秘方嗎?我和你二哥研究了一下,覺得可用梨花和桃花,甚至栗子和紅豆都可以代替,而且做出來的味道並不比綠豆糕差,上麵再灑上一些芝麻和花生仁口感就更好了。

於是我和你二哥就暗中找到蘇姑娘合作,我們拿秘方入股,她出錢出人出鋪子,七三分,她七我和你二哥三,不過我和你二哥是要走科舉的,不能明目張膽的做生意,也不能讓爹孃知曉,所以隻能私下裡偷偷賺錢。”

原來如此,宋長樂眼睛更亮了,湊到大哥耳邊,“大哥我也要入股,你和二哥賺了錢要分我一成,我替你們保守秘密。”

葉長安看著妹妹的神情一言難儘,七七才四歲就知道撈錢了,還是坑的親哥的錢。

“這事我得和你二哥商量一下。”

“二哥他不同意也得同意。”宋長樂霸道的宣佈,秘方還是她默出來的呢,冇有她的秘方哪有大哥二哥後頭的思路研發,她也要分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