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長臉色蒼白跌坐在椅子上半晌回不過神,他的小兒子握住的他的手喊了好幾聲才讓他回神,“爹你冇事吧?”

“平真啊,咱們村這回恐怕有滅頂之災啊。”柳葉生老淚縱橫,身子顫抖,霎時間滿臉滄桑。

柳平真剛纔就在屋裡,曹主薄估計也是心急如焚,冇等他上完茶出去就什麼都說了,所以他聽的一清二楚。

清陽府屬於江南地帶的府城,卻與安南府相鄰,如今清陽府知府的兒子吃了肉罐頭出事,若要派兵過來直接抓人也不是不可能。

不過也不用清陽府的官兵過來拿人,隻要清陽知府通一聲氣,安南府的知府就會向下麵施壓,到時候定吾縣的縣令敢不執行麼?

就算縣令入了小柳村的作坊乾股,出了這麼大的事,他也不可能與知府對抗來保作坊,因為根本無力抗衡。

柳平中經過堂屋時無意間聽到了父親與弟弟的談話,便走了進來,如今他的身子骨已經恢複了七成,除了臉色有些蒼白,其他都無大礙,隻聽他說:“爹這事還是找大夥商量一下吧,我覺得此事有蹊蹺,不一定是咱們的作坊出了問題,或許另有隱情。”

之前他去作坊看過,能進入作坊的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老實可靠人,宋老太和宋英娘對製作的每一道工序都要求的很嚴,用的食材和配料都是最好最新鮮的,密封也做的很合格。

當時柳平中都很佩服宋英娘能做到這麼精細嚴格,難怪說這些肉罐頭得富人才吃的起,確實精緻講究。

所以怎麼想都覺得不可能是他們的作坊出了問題,很可能是知府自己後宅有什麼陰私纔出的事,最後卻把問題栽贓給小柳村。

聽長子這麼一說,柳葉生逐漸冷靜下來,現在不是擔心受怕瑟瑟發抖的時候,得趕緊找個法子解決纔是上策。

族老還有作坊裡做事的核心人物都被族長請到了祠堂,把曹主薄帶來的訊息詳細複述了一遍,族長們皆被嚇的差點暈厥,畢竟族老們年紀都大了。

但這些老狐狸很快便把驚懼拋在一邊,指著作坊這些核心人物破口大罵。

“村裡好不容易有個能賺錢的作坊,讓大家能過上好日子,這纔多久,銀子還冇捂熱呢你們就飄了,眼皮子淺的東西,不把控好質量,投機取巧差點吃死客人,這客人還是知府的三個兒子,作死,以後彆說銀子,恐怕全村人都要完啦。”

幾位族老無縫銜接把作坊的人罵了個狗血淋頭,負責在作坊做事的人全都嚇得麵色蒼白,有幾個膽小的甚至直接跪下認錯。

宋英娘麵色凝重,但她眼神堅定,等幾位族老罵累了,她纔出聲,“我每天都去作坊檢查質量,食材和配料都冇有問題,連密封的陶罐也在滾水裡煮過晾乾後才能用,我敢用項上人頭保證咱們作坊的肉罐頭絕對冇有問題。”

見她如此篤定,族長心下微鬆,隻要不是他們村的作坊有問題,那一切就有挽救的可能。

這時作坊工作的其他人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一個個都紛紛發言自證清白。

“我們幾個是負責切肉的,動刀前菜刀和板鑽都洗的乾乾淨淨,裝肉條的木盆也洗乾淨了的。”

“對對對,我們幾個是負責醃肉的,咱們作坊買的都是精細鹽,芝麻和花生仁也是新鮮的,咱們乾活前都有用胰子洗乾淨手。”

“我們烤肉和炒製的時候鍋都洗乾淨了,油也是用了三次後就分給村裡人,不敢重複使用,絕對能保證味道醇正。”

“陶罐拿回來後我們用滾水煮三刻鐘,就拿到日頭底下曬乾,冇有日頭的時候就倒過來放在灶台旁烘乾,都有消毒到位。”

族長和族老們神情微緩,都意識到這次他們村可能是被人陷害了,問題就壞在出事的人是知府的兒子,還是三個,非常棘手。

“查,咱們必須把這件事查清楚,得派機靈些的人親自前往清陽府去查此事。”族長已經預想了其中的艱難,但再難也得把證據找出來,否則到時候可不是作坊被關這麼簡單,隻怕還要出人命。

“鎮上和縣城也要查,周邊的縣鎮也要查,眼下無法確定做手腳的人到底是哪些臭蟲,總之誰都有嫌疑。”年紀最大的族老沉聲道。

這一天大家就在祠堂商量怎麼找證據,事情拖的越久對他們越不利,必須儘快找出法子解決。

然而冇等大家商量出個章程,第二天族長和幾位族老,宋老太宋英娘以及葉孝元都被官府抓走了。

果然案件涉及到官府的人,就變得非常棘手,對方根本不給你找證據的時間,直接捉拿歸案。

“奶,爹孃你們彆怕,六郎來救你們。”四歲的宋長玉大哭著衝進屋裡,拿著他的木劍就要和官差拚命。

大郎紅著眼截住六郎抱著他不讓他去追,二郎掉著眼淚捂住六郎的嘴不讓他亂喊,官兵冇有走遠,若是惹怒了他們誰知道會乾出什麼來。

三郎四郎五郎邊哭邊追,官兵揮刀嚇唬他們,不讓他們繼續跟著。

宋長樂默默掉著眼淚,她跑到山坡上,朝下麵大喊,“奶,爹孃,你們放心,七七一定會救你們出來的,族長你們也要好好的,我一定會找到證據,不會讓你們被白白冤枉的。”

宋老太和宋英娘原本挺直了背,昂著首神情堅定,她們是清白的,就算暫時被捉也不能低頭認罪,可此時聽到七七的呼喊,她們卻忍不住紅了眼。

“七七快回去,我們很快會回來的。”葉孝元哽咽的差點說不出話來,秀才又如何,一出事還不是照樣說抓就抓。

“七七知道啦,你們不要擔心,我和哥哥他們會照顧好自己的,也一定會救你們出來的。”宋長樂喊完後也不看了,邁著小短腿跑回家。

她回家收拾包袱,準備去找證據,守在村裡證據是不會從天而降的。

葉長安得知她的想法後,也冇阻止,還讓幾個弟弟也收拾收拾,“咱不能再窩在家裡了,得出去查。”

幾個小傢夥正手忙腳亂的忙活著,這時蘇雅瀾來了,她麵色沉重道:“冇想到還是來遲一步,原本我是想來給你們報信,讓大家先躲一躲的,官差來的太快了。”

蘇老爺和蘇公子在清陽府就被官府捉走關押在大牽,蘇家現在也是身陷圄圇,蘇雅瀾這時還不忘來報信,實在是有情有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