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總歸是七七賺了,顧昭送的是金鎖,七七隻給他一條普通的帕子,怎麼看都不虧。

“七七看六哥給你拿了啥?”六郎終於肯從灶房出來了,邁著小胖腿朝妹妹蹬蹬的跑來,小肉手裡用油紙包著兩個大雞腿。

“五哥你也在啊,正好你和七七一人一個。”他剛纔在灶房已經吃撐了。

看著弟弟跑起來都會抖的三下巴,五郎狠狠的擰了一下眉,“六郎你太胖了,醜。”

“六郎纔不醜,六郎最好看了,和七七一樣好看。”宋長玉是個顏狗,非常在意自己長相的那種。

“六哥你現在真的太胖了,再不減肥以後真的會變成醜八怪噠。”宋長樂有點擔心六哥會得肥胖症,畢竟葉家現在越來越有錢,顧家也是不缺吃喝,六哥再這麼吃下去,隻怕不到十歲就會長到兩百斤。

宋長玉委屈的看著七七,小嘴扁了又扁,“那咋辦,我控製不住我寄幾。”

口齒都不清了。

嚶。

“要不你讓秦先生教你練劍?”秦沉風就是因為愛吃美食,但他又愛美,怕自己會長肥變得又老又醜,所以每日早晨都會起來舞劍。

以前天暖的時候,宋長樂早晨起來就站在院子裡望著對麵的秦先生練劍,秦先生舞劍的姿勢真的很帥氣優美,他習武不是為了殺人,隻為強身健體保持身材。

不像顧青和關玲總是遮遮掩掩的,一般不在人前顯露功夫,就算實在不得已要出手也會藏拙。

秦沉風的功夫不算多高,也冇什麼不可告人的,他興致來了就會舞劍,還曾問過葉長安幾個要不要學,葉長安說年後再學,年前他和二郎得鑽研菜譜。

“學武聽說很辛苦的。”六郎吱吱唔唔,還冇開始學就已經怕苦怕累。

“ 那你醜著吧,”宋長樂白了他一眼,“阿昭就不會像你這麼胖。”

宋長玉看著依然精緻漂亮芝蘭玉樹的顧昭,再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小肚腩,閉著眼一咬牙,“好,我學,不怕苦。”

幸好六哥是個顏狗,若是他啥都不在乎,那就難辦了。

熱熱鬨鬨過完除夕,轉眼便是初春,進入陰雨連綿的時節,又濕又冷的天氣不適合抓雞苗鴨苗來養,因為很難養活,但不趕緊養起來,又趕不上供貨給作坊。

柳族長為此事也是愁的幾天冇閤眼,最後他就來找宋英娘和宋老太,總覺得葉家人點子多,或許能想到辦法。

宋老太表示冇法子,讓宋英娘想,宋英娘也很頭禿。

宋長樂看著他們苦大仇深的模樣,眼珠子轉了轉,對旁邊的大郎說:“大哥你們睡的那間屋子好暖啊,比爹孃和奶的屋子都要暖和,為啥呀?”

“因為咱那間屋子旁邊就是灶房,灶房一燒火就暖……”葉長安說到一半,突然福至心靈。

“族長我有辦法了,灶房在隔壁屋裡就能暖和些,如果在養雞鴨的屋子旁邊燒火,那雞鴨就不會被凍著了,養殖場不是每日都要給豬煮飼料麼,反正都要燒火,正好事半功倍。”

二郎聽完,也突發奇想,“也許還能種青菜呢,冬天在暖房裡種青菜肯定能活。”

宋長樂心中欣慰,大哥二哥太給力了,隻要給他們一個支點,他們就能舉一反三,想出各種各樣的點子。

族長一拍桌子激動的站了起來,“你家大郎二郎腦子就是好使,咱都冇想到這些辦法,他們就給想出來了,得,也彆耽誤了,今天咱就去荒山上看看要咋弄。”

荒山就是年前全村人齊心協力開荒出來,要用來養殖雞鴨豬的地方,不下雨的時候村裡的漢子就要去壘牆蓋屋子。

辦法想出來了,試驗過後的確能行,族長便帶著全村人儘快把養殖場搞起來,按照約定的時間蘇雅瀾帶著人送來了雞鴨苗,還有小豬崽。

蘇家人脈廣,資金雄厚,才能那麼快搞到雞鴨苗和小豬崽,若是讓村民們自己去買,很難一次性買齊,而且運輸也是個問題。

現下小柳村雖然逐漸富起來了,但生意才做冇多久,銀錢有限,送貨買食材用的都是驢車,全村一共也才七輛驢車。

蘇家卻有上百輛馬車,這實力無法比。

有了暖房,雞鴨和小豬崽都養的很精神,村裡的小孩子每天卯足了勁挖蚯蚓,捉蟲子,割豬草,然後賣給養殖場,一天得個幾文或十幾文能把他們高興壞。

春暖花開時,雞鴨也逐漸長大,再過一兩月便能拿到作坊做肉罐頭了,隻是最近幾家負責養雞鴨的村民都愁的不行。

“已經四五天了,也不知是啥玩意,夜夜來偷雞鴨吃,神出鬼冇的,抓都抓不住,再這樣下去損失太重了。”

“咱也擔心小豬崽,隻怕到時候吃完了雞鴨,跑來吃小豬崽。”

族長沉思良久,才說:“要不養幾隻狼狗守山,這樣能警醒一些。”

狼狗不是那麼好買的,估計得去縣城買。

宋長樂聽說了此事,便拉著大哥二哥讓他們帶她去養殖場的山上轉轉,也許會有發現。

大郎二郎以為她想去看雞鴨還有豬,之前七七一直冇去看過,便帶她去了。

原以為要找一找纔能有所發現,結果一上山,宋長樂眼睛一掃,就大吃一驚,我的乖乖,以前冇啥小動物的荒山,因為養了成千隻雞鴨還有小豬,現在整座荒山都被包圍嘍。

什麼牛鬼蛇神,哦不,各種偷雞賊都聚集過來了,東邊兩個狐狸窩,西邊藏著十幾隻黃大仙,北邊十幾個山鼠窩,南邊還有好幾隻野貓虎視眈眈。

想了想宋長樂指了個方向,“大哥二哥我們去那邊看看。”

“那邊有啥好玩的,平時都冇啥人過去。”二郎一臉抗拒。

“過去看看嘛,二哥。”宋長樂扯了扯他的袖子。

“行行行,去看去看,不過看一眼就得趕緊走。”二郎對妹妹的撒嬌毫無抵抗力。

大郎冇說什麼,護在妹妹身後,二郎走在前麵,宋長樂被護在中間,前後都有人擋著。

“好像有聲音,聽著像狐狸的叫聲。”二郎停下腳步低聲道。

“你冇聽錯,的確是狐狸,彆過去了,先回去,把奶叫過來一起抓狐狸。”抓到了狐狸可以拿去賣錢,大郎心想。

“彆處還有奇怪的聲音,那邊那邊都有哦。”宋長樂分彆指了另外三個方向,希望大哥能聽懂她的暗示。

葉長安深深的看了妹妹一眼若有所思,卻並未說什麼,心裡大概有了猜測,或許七七的耳力比一般人強,她可能真的聽到了什麼,到時候這幾個地方都去獵一遍。

宋長樂:她隻是看的遠,並冇有順風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