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高,爹孃也高,哥哥也高,七七纔不會矮。”宋長樂噘著嘴揉了揉眼睛,長不高是個嚴肅的問題。

“我們高是因為咱吃的也多,你這麼小不好好按時吃飯,那可就懸了。”宋英娘憋著笑。

宋長樂:“……”雖然但是,確實有道理,她正是長身體的時候,飲食不規律的話的確會影響身高。

“那以後我早點起床。”早晨起來吃早食,然後消化半個時辰再睡個回籠覺也是可以的。

來到堂屋,她才發現桌上放著好多吃的,炸肉丸,肉豆腐,鹹香魚絲,年糕等等。

“好香啊。”宋長樂吸了吸鼻子,她娘剛把她放在椅子上,小爪子就向炸肉丸伸去,一個剛好一口,把腮幫子撐的鼓鼓的,小嘴像小倉鼠似的嚼個不停。

“七七不要吃太多油炸的,不易客化。”宋英娘說著就去拿了竹籃子過來,然後把桌上的吃食都放進去,掛到屋梁上,這樣不但能防老鼠,還能防住家裡的幾個小饞貓。

“娘,我還要吃兩塊肉豆腐。”宋長樂嗓音軟軟的撒嬌。

這時五郎端了一碗蛋羹過來,還有一碗肉粥放在她麵前,“七七快吃早食。”

“謝謝五哥。”宋長樂朝葉長平笑了笑,拿起湯勺一口蛋羹一口肉粥,很快便吃完了。

葉長平看著她吃完,便拿出帕子要給她擦嘴,宋長樂原本要掏帕子的手一頓,讓五哥幫她擦。

“六郎一早就跑對麵去玩了,七七可要去?”五郎把碗疊起來準備拿到灶房去洗。

“阿昭家裡肯定有好多好吃的,咱們也過去看看吧。”過去蹭吃。

等五郎把碗洗好,便牽著妹妹去對麵。

這時一直在坡上察看的若歸便轉身跑去報信,“小少爺,葉家七七過來了。”

顧昭原本正在認真的練字,聞言立馬放下狼毫筆,快步跑出去,站在院門口果然看到下麵有一個紅色的小身影在慢吞吞的爬坡。

他高興的揮著小手,“七七快來,我爹買了好多好吃的回來。”

宋長樂腳步一頓,抬頭看到站在上麵的漂亮小男娃,也開心的朝他揮了揮手,“阿昭我來啦,我也給你帶了好吃的。”

東西是五郎拿著的,宋長樂快走完最後一段路時,顧昭跑下來牽她,兩個奶糰子手牽手一起往上走。

“七七你最近是不是吃了很多好吃的,你的手都比先前更肉嘟嘟了,上麵的五個小窩窩更深了。”顧昭童言無忌。

宋長樂抿著唇不想說話,快過年了大家都在做好吃的,她多吃了一點不是很正常,再說天氣這麼冷,長點膘更抗寒,臭阿昭哪壺不開提哪壺。

“咳咳,阿嚏。”秦沉風精神萎靡的從房間走出來,拿著帕子捂著口鼻,前兩天一個不注意受了凍就得了風寒,吃了藥也冇見怎麼好轉。

“秦先生你身體好些了嗎?今天我和五哥又送了你喜歡吃的菜過來。”宋長樂鬆開顧昭的手朝秦先生走去。

顧昭屁顛顛跟在她身後。

秦沉風做了個讓她停住的動作,“莫要靠近,風寒會傳染,可彆過了病氣給你。”

“先生的聲音都啞了,是不是喉嚨疼的厲害?”宋長樂脆生生的問。

“咳咳,的確疼的厲害,你們做的菜總是煎炸爆炒,開始還好,吃多了嗓子就受不住。”秦沉風幽怨的瞥了眼五郎提著的食盒。

“清淡的咱也會做,可先生口味偏重,不好那口。”宋長樂無奈的聳聳肩。

“現下我每日要吃藥,郎中交代過不能吃重味,要吃的清淡些。”

“大哥知曉先生得了風寒,特意新學了幾道菜,今個帶過來的都是清蒸的,照樣香噴噴的美味好吃。”宋長樂指了指食盒。

“伶牙俐齒,小小一團卻跟個小大人似的。”秦沉風每次聽著她有條不紊侃侃而談就喜歡戲謔一句。

宋長樂已經習慣秦沉風的調侃,全當冇聽見,轉身去食盒裡拿出一個小陶罐遞過去,“先生這是用醋泡的青橄欖,已經入味了,你每天吃一顆青橄欖,再喝一小湯勺裡麵的醋,保管不出兩天喉嚨就能恢複。”

橄欖原就回味潤喉,用醋泡過的橄欖對咽喉炎有非常好的效果,以前宋長樂親身試驗過的,後世的人營養有些過盛,容易上火,咽喉炎患者不知凡幾。

宋長樂喜歡做炸薯條和炸薯片吃,吃多了就嗓子疼,後來她無意中看到一個農村大嬸拍的短視頻在推銷醋泡青橄欖,她就買了一罐試吃,吃過後真的很有效。

在古代像咽喉炎、糖尿病、肥胖症這些都能列為富貴病。

窮人連油都不捨得吃,怎麼可能經常吃油炸食品,糖亦是難得吃到的東西,每天隻能吃半飽,營養不夠怎麼胖的起來?

隻有富人不愁吃纔會營養過盛,纔會得這些富貴病。

秦沉風將信將疑的立馬拿了一個橄欖放嘴裡,有點酸味,接著口腔中都是青澀甘甜,那股清爽慢慢湧入喉嚨處,不多時便覺嗓子舒服不少。

“果真有用。”秦沉風神情一亮,立馬抱著小陶罐回屋,像是怕被人搶走似的。

“七七我也想吃橄欖。”顧昭眼巴巴的看著她。

宋長樂瞅了他一眼,“冇有了,想吃等會兒你讓當歸來我家拿,我六哥跑哪去了,怎麼冇見他人?”

“六郎在灶房吃東西,翠姑在做好吃的,他一樣一樣的嘗,也不知道吃撐冇有?”顧昭小聲吐槽,六郎就是饕餮轉世,怎麼吃都不夠,把自己直接吃成了一個小胖墩。

“家裡也冇缺他吃的,怎的總是喜歡到彆人家丟人現眼?”五郎嘖嘖幾聲,神情頗為嫌棄。

“冇事,有六郎賞臉,翠姑做飯都更有成就感。”翠姑是顧家上個月買回來的廚娘,不到三十的年紀,身形高挑,走路風風火火的很是爽利。

宋長樂看見過她和關玲過招,也是個練家子,顧家這些人中,連秦先生也會功夫,隻有當歸和若當是真正的普通人。

一眨眼的功夫顧昭已經跑進房間又出來了,他手裡拿著一個錦袋遞給宋長樂,“七七這是我送給你的新年禮。”

忒多規矩了,不過顧昭是好意,宋長樂不好拒絕,就問:“是什麼呀?”

“是一個小金鎖,你打開看看喜不喜歡。”顧昭有些靦腆的說。

宋長樂果真打開來看,發現是一個隻有她拇指頭大的小金鎖,好袖珍好可愛,一眼就把她征服了。

“謝謝阿昭,我很喜歡。”宋長樂眯著眼朝他笑。

顧昭看她笑,也跟著笑,兩個人好開心。

宋長樂想著收了彆人的禮不好不回禮,但他們家冇啥值錢的東西,她也冇有首飾,隻好送顧昭一條手帕,“這條帕子是新的,我娘給我繡的,不知道有冇有弄臟,要不讓翠姑幫你洗一洗?”

“好。”顧昭開心的收下了小帕子。

工具人五哥,撓著頭看著麵前的兩個小不點,總覺得有點不對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