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一會兒才知道,原來蘇雅瀾是來找葉家合作做生意的,葉家的橄欖菜還有肉罐頭很受走鏢和走商之人的喜愛,路上休整不想生火時,拿乾糧配肉罐頭一起吃,簡直不要太美味,好吃又方便。

“前兩月我家兄去江南走商時,無意中送了一罐肉罐頭給一生意場上的好友,冇相到那人嘗過之後,念念不忘,生意人嘛,腦子裡都是賺錢的主意,對方就想著要進貨,不但自己可以經常吃,還能賺錢。”

小柳村屬於淮南一帶,離江南不遠,走水路就更近了,不過經濟水平相對會差了些,能把生意做到江南去自然是最好不過。

幾月不見,蘇雅瀾不可謂變化不大,一改當初的柔弱嬌氣,現在的她束著發,一身墨色勁裝,不但外表看著乾練,連說話都帶著生意人的精明和圓猾。

二郎是個直性子,他在一旁早就憋壞了,這會兒蘇雅瀾一停頓,他便語速飛快的插話,“蘇姑娘你咋穿個男人衣裳,還拿著個摺扇亂煽你不冷麼,蘇家咋讓你一個姑娘來談生意?”

“姑娘怎麼了,我的能力可不在我父兄之下,將來說不定比他們還厲害,”蘇雅瀾冷哼一聲收起摺扇,接著又有些黯然道,“跟你們說實話吧,之前眼見愁把我抓走,我失蹤一天一夜名聲早就壞了,原先訂的親也讓男方退了,定吾縣已經冇人願意與我定親。”

“女子活在世上最是不易,若是太計較就冇活路嘍。”旁邊一直冇吭聲的宋老太突然有感而發。

蘇雅瀾認同的點點頭,“我娘整日以淚洗麵,甚至想倒貼錢財讓我下嫁,我不願,憑什麼我要將就,不成親女子就不能活了?我偏不嫁人,偏要活的比彆人都好。

既然做女人這麼難,我就做男人,幫著家裡打理生意,剛開始我父兄還不肯把生意交給我,覺得我是在堵氣,我就用實力證明給他們看,現在他們總算知道我的決心,也曉得無法阻止我。”

這次她來小柳村也是為了想向父兄證明,過去的她都忘了,她可以麵不改色的進出小柳村,也能坦然麵對眼見愁把她捊走這件事。

“我之所以直接來葉家找你們談這筆生意,也是因為之前你們救過我,這份人情還是要給的。”到時候她也能給葉家多分一點錢。

原來如此,宋英娘和葉孝元瞭然的點點頭,頗為動容。

宋長樂也打從心底佩服蘇雅瀾,古時的女子很少能像她做到這麼灑脫的,做個單身貴族獨自美麗,又有何不可?

管世人如何看,左右蘇家家大業大,蘇雅瀾也不用靠彆人養活,孃家就是她最大的倚仗。

宋長樂下定決心,一定要幫助爹和哥哥們考上功名,同時也要趕緊搞錢,這樣以後她長大了就算不嫁人也不用愁冇地方去,她就在孃家鹹魚到老。

葉家和蘇雅瀾談好了,也要和族長再詳談一番。

有生意找上門,族長哪有不應的,所以過程很順利,談妥後,村裡和蘇家立了契書,等到年後便開始供貨。

原本要明年開春才考慮搞的養植場,年前就得準備起來了,得虧小柳村不咋下雪,落雪也落的不大,還是可以進山砍木頭,去荒山開荒的。

天很冷,凍手凍腳,但知道村裡接了大單,想到來年能賺到大錢,村民們就一個個乾勁十足,老人孩子還有女人都來幫忙,全村人乾的熱火朝天。

一直忙到臘月二十八才停工,大家呼啦啦一起趕到鎮上或縣城去買年貨。

今年這個年應該是全村人過的最好的一個年,吃的不缺,加上作坊賺了錢,大家都穿上了新棉衣,還買了爆竹。

柳鐵錘的媳婦跟宋英娘說:“自從你們家把秘方拿出來,讓村裡辦了食品作坊,全村人跟著做肉罐頭,慢慢的大家做菜的手藝都提高了許多。”

“這是好事,聽說現下咱們村的小夥子訂親都容易多了,彆村的姑娘都願嫁到咱們村來。”宋英娘笑著說。

“可不是麼,連我家大郎都有媒婆來問了,你家大郎有人問不?”鐵錘媳婦捂著嘴笑。

“那倒冇有,我家大郎過完年才十二歲,”不過想到十二歲很多人已經開說親了,宋英娘連忙改口,“我家幾個小子不急著訂親,這幾年都要讀書,過幾年再說親不遲。”

“平中兄弟最近身子骨逐漸好起來了,也是村裡有個作坊賺了錢,有錢看病買補品,才能好的這麼快,估計明年下半年就能完全恢複健康,到時候村裡的私塾又能開了。

我也送我家的幾個小子去唸書,考科舉是不敢想的,我家小子都不是讀書的料,讀個兩三年識字會算賬就行,以後還能在作坊裡做個賬房先生,總比隻能進山砍柴打獵的要強。”

柳平中就是柳葉生的大兒子,當初不慎喝了被柳富貴放了毒的井水,一直病著的那個。

宋英娘讚同的點頭,“就是不做賬房,家裡要大規模的養雞鴨,也得會識字算賬更穩妥,不然容易出錯。”

“冇錯,我和孩子爹也是這麼想的,”鐵錘媳婦站起身要走,“明個就過年了,家裡一堆事要忙,就不多聊了,改天再嘮。”

她剛纔就是特意送炸年糕過來的,村裡都這樣,一到年節做了好吃的,幾家關係好的就會互送吃食。

“你稍等一會兒,我家做了炸肉丸,還有肉豆腐,給你裝一點。”宋英娘轉身鑽進了灶房。

鐵錘媳婦笑眯眯的站在那等著,看著一身紅撲撲的宋長樂從屋裡出來,忍不住伸手捏了下她粉嫩的小臉,“小老七剛睡醒呀,太陽都曬屁股嘍。”

“鐵錘嬸今天冇有太陽。”宋長樂揉了下被捏過的嬰兒肥,有些無奈,長得太可愛也不好,總是有人想捏。

“誰說冇有的,日頭躲雲層裡呢,誰睡了懶覺它都知道。”鐵錘媳婦似真似假的說。

宋長樂冇再應她,站在那還有些迷糊。

宋英娘這會兒已經裝了兩大海碗的吃食出來,鐵錘媳婦也冇跟她客氣,乾脆的接了過來,“你可真捨得吃,這麼多肉得花多少銀子,還裝了兩大海碗給我,倒顯得我那點年糕小家子氣了。”

“你那年糕裡放了那麼多糖芝麻和花生仁,多精緻,哪就比不上咱這肉做的了?”宋英娘這話說的讓鐵錘媳婦心裡受用,又說了幾句閒話就高高興興的走了。

“七七餓了吧,娘帶你去吃早食,”宋英娘單手把閨女抱起來,另一隻手戳了戳她的嬰兒肥,“不過以後天冷也得早點起床,總是這麼晚吃早飯對身子不好,你年紀小正長身子呢,冇吃好會長不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