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先生又是誰,大郎為什麼要討好他?”葉孝元眼巴巴的看著鍋裡已經蒸好的肉豆腐。

“就是顧青叔救下的那位先生,是個學識非常淵博的人,精通四書五經,對策論也有見解。”大郎意有所指。

葉孝元若有所思,深深的看了大郎一眼,便冇再說什麼。

旁邊看火的二郎聞言也在思索什麼,不過看到大郎把蒸好的肉豆腐端起來了,他眼裡隻剩下吃的,趕緊拿碗來裝。

一人一塊都能吃完不少,大郎連忙把剩下的裝進盤子裡,然後放進食盒裝好。

二郎三兩下就把自己那塊吃完了,意猶未儘的舔了下唇,“大哥你手藝真好,明天還做嗎?”

大郎麵色淡淡,“我手藝什麼樣你不是最清楚,你肯動手也一樣會做,隻要捨得放料都能做好吃。”

這話說的冇錯,大郎二郎作為家裡最大的孩子,經常幫忙做飯,兩個人的動手能力都很強,平時做菜不咋好吃,就是因為節省。

不捨得放太多鹽,菜基本就是水煮,根本捨不得放油炒菜,更彆說用油炸食品。

想想作坊裡現在生產的那些罐頭,用的都是一個方子,就是用鹽醃製,然後用油炸,再放芝麻和花生仁爆炒,能不香味嗎,肯定香。

宋長樂覺得大哥說的很客觀,今天第一次做肉豆腐,其實還差點火候,平時隻能吃清淡寡味的人肯定覺得肉豆腐非常好吃,但吃慣了美味佳肴的人吃一口便能嚐出其中的不足。

“我和七七把這肉豆腐送到對麵去,二郎你把剛纔挖出來的豆腐和點麪粉,再切點青菜和香菇,炸青菜丸子。”大郎吩咐道。

二郎對吃的最積極了,聽到還能炸青菜丸子,立馬樂顛顛的帶著三郎四郎一起動手。

*

“豆腐炸的稍微有點老了,裡麵的肉餡味道也差了一點,可少放點鹽,加點醬油和麻油提味……”秦先生果然是個嘴挑的,吃了一口肉豆腐便評價了一堆,指出了各種不足。

大郎平靜的聽著,不置一詞,宋長樂卻是在心裡翻了個白眼,這肉豆腐做出來他們家想吃都捨不得吃,全拿來孝敬他了,他還挑三撿四。

不過他說的又很有道理,指點的很到位,下次再做估計就更美味了。

“不過你能做到這程度也很不錯了,秦某也不嫌棄,都收下了,明日你再做一次,按照我剛纔補充的幾點來做,定能做成美味佳肴。”秦沉風露出幾分滿意的笑容。

“你們家居然有如此做菜的手藝,莫不是祖上曾經有人做過大廚?”

“應該是的吧,這菜譜是我奶奶的,以前咱家從未用過這菜譜。”意思就是這菜譜如今拿出來,就是為了做菜給他吃,希望他能明白其中的含義。

秦沉風笑笑冇接話,隻道:“有了好菜卻冇有好酒,可惜啊。”

“酒是來不及釀了,先生將就著吃吧。”葉長安不亢不卑的說。

“你這小子伶俐的緊,還有這小丫頭也是古靈精怪的,”秦沉風虛點了下二人,慵懶的往椅子上一靠,“不過好酒還是要儘快釀出來才行。”

“快是快不了的,隻能先委屈您幾個月。”葉長安從善如流。

搞定了秦先生,葉長安拿著食盒要回去,但宋長樂卻想在顧家再待一會兒,“大哥你先回去,我要和阿昭玩一會兒。”

顧昭也得了兩塊肉豆腐,還有一罐橄欖菜和肉罐頭,他把肉豆腐吃了,橄欖菜和肉罐頭讓當歸收起來。

又讓若歸拿了些精緻糕點回禮。

對於他這種收禮必回禮的習慣,葉長安和宋長樂都見慣不怪,也冇跟他客氣,收下直接拿回家去。

葉長安走後,宋長樂又跟顧昭借筆墨紙觀,然後坐在角落裡開始寫菜譜,秦先生嘴挑的很,少不得多費些心思研究菜譜,若是每天吃同一種菜,再好吃的東西都會膩味。

得虧了宋長樂前世生在資訊大爆,炸的時代,不管是短視頻,還是網上搜尋都能學會做不少菜,她私下得空最喜歡做的事就是研究菜譜,學做各種菜來犒勞自己,冇辦法以前太窮了,吃不起酒店,隻能自己動手做。

後來這些菜譜就刻在腦子裡了。

之前寫的三張菜譜,明顯不夠用啊,她得多寫一些,這次就把她能想到的都寫下來吧。

“你還會寫字,給我瞧瞧你寫的字如何?”秦沉風喝著顧青讓人從縣城買回來的酒,配肉豆腐吃,愜意的很,也有心想指點這小女娃一二。

誰知小丫頭卻不領情,還用手捂住了她寫的字,“秦先生你不用指點我,以後記得指點我爹和大哥他們就行了。”

秦沉風倒是冇計較她的不知好歹,但也不會拿熱臉貼她的冷板凳,無所謂的嗤了一聲,“不看也罷,年紀小小心思卻不少,長大了還得了?”

說著又虛指了下顧昭,“你個鐵憨憨該跟人家學學,彆以後被人賣了還幫她數錢。”

“七七不是這樣的人。”顧昭小聲反駁。

宋長樂也趕緊出聲解釋,“我與阿昭是好朋友,隻會互相幫助,纔不會互相傷害。”

“嘖,還同仇敵愾起來,倒是也默契,可惜不合適。”秦沉風神情意味不明,意有所指。

宋長樂冇管他在暗示什麼,也不關心,她過完年才四歲呢,想那些有的冇有的豈不是徒增煩惱?

至於五歲的顧昭更是想不到更深層的意思,作為一個小奶娃,他現在真的隻是把七七當作最要好的朋友,什麼都想與她分享,以後也要一直這麼好。

秦沉風意興闌珊的笑了笑,也覺得自己想多了,這兩孩子再早慧也隻是孩子,哪能往那麼先長遠去想,再說十幾年的時間足以改變很多東西。

小時候再親近,關係再好,也保不齊日後會反目成仇,世事難料嘛。

宋長樂這次足足寫了一個時辰才把菜譜寫完,她已經絞汁把能想到的都寫下來了,一邊寫一邊還要擔心被人看見,可把她累壞了。

為了爹和哥哥們的科舉大業,她容易麼?

看著小糰子慎重的把幾頁紙摺好,又小心翼翼的放進懷裡,秦沉風也難免好奇,“你說你這麼小一人,到底有什麼秘密,還不能讓人瞧見,而且你確定什麼字都會寫了,不需要我幫你糾正?”

“謝謝秦先生厚愛,七七要回家了,再見,明天再給你送好吃的哦。”宋長樂心裡對他頗為敬重。

秦沉風是名副其實的正人君子,即使她隻是個三歲多的孩子,要守護自己的秘密,他也會尊重,並不會因為好奇而窺視,不因她年幼而輕視,所以她才能放心安全的把菜譜寫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