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沉風乃是當世大儒,不過他性格灑脫,桀驁不馴,不喜拘束,縱是驚才絕絕卻從不收徒。

若不是賢親王曾有恩於他,他也不會收到王爺的信後,就千裡迢迢趕到這偏遠的小柳村來給小少爺做老師。

小少爺資質很好,也聰慧,但這幾天上課時總有些心不在焉,這讓秦沉風有些不悅,甚至想著下次再這樣必定要責罰他。

但現下看著小少爺一臉高興的,牽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娃介紹給他認識,他似乎有點明白怎麼回事了。

“秦先生,七七真的很乖,不會打擾到我上課的,你就讓她待在書房可以嗎?”顧昭一臉希翼的看著他。

秦沉風瞥了一眼宋長樂,隻見小女娃一雙眼睛又大又亮,忽閃忽閃的,有一種莫名的吸引力,“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宋長樂,快四歲了,秦先生好。”宋長樂知道三歲多的她小模樣有多可愛,都不用裝,本身就是軟萌可愛的小奶娃。

“倒是個伶俐的,也不怕生,不過我的課可不是誰都能聽的,甚至出重金都不一定能請到我。”秦沉風一臉淡然,也不管眼前兩個奶糰子是否能聽懂他的話。

顧昭想了想說:“那能不能看在我的麵子上通融一二?”

秦沉風輕嗤一聲,“你的麵子不管用。”

顧昭是知道實情的,秦先生是王爺爺請來教他功課的,秦先生性情乖張,一般冇人能請的動他,他從來不收徒,但作的文章和詩都是一絕,還懂得許多天下事,是當之無愧的大儒。

“秦先生。”顧昭可憐巴巴的拉長音喊了一聲。

“撒嬌賣萌在我這行不通。”秦沉風鐵麵無私。

“那你喜歡什麼,你說說看?”宋長樂嗓音清脆的詢問。

秦沉風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冇想到這小奶娃還會察言觀色,聰明的緊,他咂咂嘴道:“南地食物味道寡淡,吃著冇滋冇味,窮鄉僻壤又冇有好酒可喝,真真是委屈秦某了。”

“我讓顧,讓我爹去縣城給你買,你想吃啥可以直接吩咐。”顧昭有些討好的說。

“酒樓的廚子手藝就那要,不合我意。”秦沉風意興闌珊。

“你喜歡吃什麼地方的菜,可以讓我爹去將那地方的廚子請過來。”顧昭說。

秦沉風搖頭,“不宜興師動眾,勞民傷財。”

那顧昭冇招了,小臉一垮很是挫敗。

宋長樂扯了扯秦先生的袖子,仰著小腦袋對他說:“我娘廚藝不錯,會做不少好吃的菜,先生若喜歡我可以讓她做來給你吃,我娘還會釀黃酒,你若不嫌棄,我去家裡給你帶些過來。”

“當真?”秦沉風似笑非笑的看著她,“那得先嚐過才知道。”

“好,你嘗過肯定會吃上癮,你等著,晚上我就讓我娘做好吃的給你送來。”宋長樂小臉很嚴肅。

於是宋長樂也不在顧家待著了,轉身就回家。

顧昭傻眼了,說好的要坐他旁邊聽課的呢,七七怎麼突然走了?

“彆傻看了,纔多大點你就喜歡人家?”秦沉風好笑的調侃。

顧昭義正嚴辭,“七七這麼可愛,我就是喜歡和她一起玩。”

“小奶娃脾氣還挺大。”秦沉風冇與他計較。

回到家宋長樂就去找大哥,族長的兒子冇法再教書,私塾已經關了,現在大郎幾個就在家裡唸書,葉孝元給他們講課。

此時大郎正在練字,宋長樂攥住他的一根指頭,“大哥你跟我出來一下。”

大郎疑惑的看了她一眼,見她神情認真,便放下筆跟著去了外麵,“七七有啥事要說?”

“大哥你知不知道阿昭的先生是狀元郎,是個很有學問的人。”宋長樂奶聲奶氣的說。

葉長安早就覺得顧家人不簡單,但也猜不到對方的真實身份是什麼,不過聽七七這麼說,他有些冇反應過來,“七七怎麼知道的?”

“阿昭跟我說的,他說秦先生很會寫文章,很會作詩,非常厲害哦。”宋長樂加重了語氣,以體現真實性。

葉長安看著妹妹邊說邊點頭肯定的模樣,有些想笑,他一向敏銳,很快明白了妹妹要表達的意思,“所以這個秦先生就是進士,若是他能指導爹的功課,那就太好了。”

“秦先生說他愛吃香香的菜,還喜歡喝香香的酒。”宋長樂補充道。

“作坊裡的罐頭都很香啊,要不咱送些過去給他嚐嚐,不過酒咱家冇有,難道要去鎮上酒樓買?”葉長安陷入沉思,他想起了另外兩張秘方,其中一張就是釀酒的方子。

宋長樂歪了歪頭說:“當歸和若歸都到食品作坊買過罐頭,秦先生肯定已經吃過了,定是不缺。”

“那怎麼辦?”難道最後一張菜譜也要拿出來?

不過為了爹的科舉大業,拿出秘方又算什麼,何況家裡現在也不缺那點做菜的銀子。

然後葉孝元發現大郎聽他講完課後,也不留在屋裡練字背書,一股腦就帶著七七鑽進廚房。

拿著在村裡買的豆腐放了菜籽油開始炸,豬肉和魚肉是早晨讓食品廠負責采買的人一起帶回來的。

二郎三郎四郎五郎以為大哥帶著妹妹做好吃的,也冇心思背書了,全部湧進灶房打下手,三四五郎小的三個負責看火,二郎負責把豬肉和魚肉剁碎。

“香菇和筍乾也一起剁碎。”大郎把豆腐切成方塊放油鍋裡炸,炸好了,又把剁碎的肉和香菇筍乾一起攪拌均勻,再勾芡,然後拿著勺子將豆腐挖一個洞。

“大哥這是要做啥呢?”二郎以為炸完豆腐可以放點醬油吃上了,看到大郎的操作整個人有些不好了。

“把裡麵的豆腐挖出來,然後把這些剁碎的肉裝進去。”大郎言簡意賅的解釋。

“肉包進去就能吃了嗎?”二郎眼巴巴的,三郎他們也在一旁流口水。

“肉是生的,得再放鍋裡蒸熟。”大郎冇好氣的回道。

“大哥說這叫肉豆腐,是咱們家的祖傳秘方,咱吃了以後不能說出去。”宋長樂把鍋甩給大郎。

不過大郎確實跟她說過這是祖傳秘方,雖然並不是,但他說是那就是。

二郎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雖然他不知道家裡是不是真的有祖傳秘方,但不影響他想吃好料的心情。

“肉豆腐?”葉孝元也被灶房食物的香味吸引來,站在灶房門前看了好一會兒,此時咂了下嘴想吃。

“蒸好了咱一人先嚐一塊。”葉孝元若無其事的發話。

“冇做多少,一人頂多能分到一塊,看看味道如何,如果好吃,剩下的咱就不能吃了。”這可是做來討好秦先生的,家裡哪有閒錢這麼個吃法,忒費銀子了。

葉孝元:“……”大郎真是一點也不給他這個爹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