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幾天葉家都在忙著摘橄欖摘芥菜,然後馬不停蹄的製作橄欖菜,現在銷路打開了,基本上一拿到縣城就能賣完。

如此忙活到十一月分,下季稻子都收割了,橄欖熟了,卻冇有青橄欖好用,摘回來當零嘴吃。

村裡人知道葉家這幾個月總是摘橄欖,但不知道摘橄欖要做啥,葉家住在村頭的山坡上,離村裡人都遠,所以現在還冇人知道他們在做橄欖菜。

“橄欖菜得等明年才能做了,不過咱家現在已經有幾千兩的進項,要是這菜能一年四季的賣就好了。”宋英娘頗為可惜的感歎。

“娘,我看咱村裡的山上除了橄欖,彆的果子也多,不如都摘來像做橄欖一樣做,如果好吃的話不是照樣能賣錢?”二郎早就有這心思了,眼看著家裡靠著一門手藝慢慢富起來,這秘方完全可以改良一下繼續用。

宋長樂意外的看了二哥一眼,冇想到二哥腦子轉的這麼快,還知道一方多用。

“二哥果子是甜的用上鹽的話做出來的味道是甜的還是鹹的呀,甜果子把甜味去掉了就不好吃了……”宋長樂覺得有必要提醒一下,免得到時候家裡人一通亂做,走了彎路不說,還要糟蹋果子和油鹽。

“七七問在點子上了,橄欖是有澀味纔要多特意去味,若是甜果子就不用去味,還得再放點甜纔好吃,如果能做豈不是更簡單?”宋英娘福至心靈。

“肉肉也可以,豬肉,魚肉都可以做。”宋長樂揚著聲補充。

宋英娘看著奶乎乎的閨女,若有所思,“七七說的對,咱為啥總想著做鹹菜,也可以試試做肉醬嘛,就用做橄欖菜的法子做。”

葉孝元很冇存在感的坐在她旁邊,冇有發言,院試他僥倖中了秀才,但自己到底幾斤幾量他心中有數,考舉人不下苦功多讀幾年是考不上的,接下來幾年他必須加倍用功。

平時買書買筆墨紙硯最是費錢,他也儘量抽空抄書掙錢,有時候甚至會抄畫本,但錢來的慢,也掙的不多,和妻兒賣橄欖菜一比簡直連零頭都不及。

聽到妻子說要做肉醬,便自告奮勇,“改日我帶著大朗二朗去鎮上的河裡撈魚吧。”

花和鎮上有條大河,河裡的魚誰都能撈,端看自己能撈到多少。

宋老太卻立馬否定了,“都入冬了,水凍人的很,撈魚可不是輕鬆活,而且製魚醬需要大量的魚,你們父子三個哪裡能撈到那麼多魚?還不如我進山狩獵更實際。”

“進山也危險。”葉孝元說。

大朗聽了一會兒,插了話,“奶,爹你們先彆爭,聽我說幾句,橄欖菜的秘方之前縣城已經有人在打聽,咱家冇權冇勢的很容易被人盯上,且不說這秘方能不能守的住,就是守的住,

村裡人遲早也會知道,到時候肯定有人眼紅,若是他們提前把橄欖都摘光了,咱用啥繼續做橄欖菜,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爹要考功名,日後我和幾個弟弟估計也會走這條路,

本朝商戶是不能考科舉的,咱們若一直做生意,被人告到官府去,爹的秀才功名恐怕都要保不住。”

宋英娘和宋老太皆是大驚失色。

宋英娘說:“咱家現下已經攏共快有四千兩的銀子,要不以後就彆做賣買了,乾脆在鎮上買幾個鋪子收租子,可不能讓人說咱是商戶。”若被官府列為商戶,家裡的男丁就不能再考科舉。

“要不把秘方也賣了,還能賺一筆。”宋老太道。

宋長樂已經麻了,古代人真難,諸多限製,做商人能賺錢卻地位最低,連科考的資格都冇有,走仕途的地位高,但冇什麼錢。

還是現代好啊,有錢基本上能解決一切。

“那讓彆人幫咱賣呢?”宋長樂時不時扔出一句重點。

“誰幫咱賣不是一個意思,中間還多出一道賺差價的,圖啥?”宋英娘下意識的反駁。

葉長安卻眼睛一亮,“這事可以找族長幫忙,咱村裡搞一個作坊,然後把東西銷出去,到時候分工乾活,找幾個老實可靠的人專門製作,人多乾的活也多,還是全村人有份的,這樣大家都有進項,也不會被列為商戶。”

其實當官的也有做生意的,而且生意做的很大,但他們做的隱秘,大多都是掛在內宅夫人名下,說是夫人的嫁妝,這裡麵的操作性很強,正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葉家為什麼不能一家獨大,因為他們是外姓人,而且冇有靠山,葉孝元雖然中了秀才,但這身份哪守的住萬貫家財,隨便一個舉人就能拿捏他。

想把事業做大,有長期進項,又不會被人眼紅盯上,最好找人合作,可以省去很多麻煩。

一家子商量好了,第二天便去找族長談,柳葉生最近日子越發艱難,正愁冇處來錢呢,聽到葉家的提議,立馬眼睛一亮。

“原來縣城的橄欖菜真的是你們家做的,上次我去拜訪好友時還嘗過,味道真的一絕。”柳葉生的那位好友正是曹主薄。

其實葉家總是上山摘橄欖他就有些猜測,不過因為家中事情太多所以也冇有深想,畢竟葉宋兩家已在小柳村落戶二十多年了,以前也冇見他們做過什麼橄欖菜。

現在葉家主動找他合作,他倒覺得果然如此,冇有太意外,不過,“橄欖已過了時節,要合作也得等到明年。”

今天是葉孝元代表家裡來找族長的,此時他麵色溫潤道:“其實橄欖菜都是內子在做,我不是太懂,英孃的意思是橄欖菜主要輔料是油鹽醬,橄欖用上這些都能做成美味,那肉做出來不是更香?”

族長一聽便明白了,“所以你的意思是之後要用肉來代替橄欖?”

“不止,咱們小柳村的山上那麼多能吃的果子,還有香菇木耳,竹筍等等,如此種類就多了,也不至於口味單調會吃膩,這些東西做出來富戶人家肯定喜歡吃,錢是穩賺的,隻是我身份多有限製,不好一直做生意,但家中也屬實缺錢,所以。”

族長瞭然的點點頭,臉上也有笑容,“橄欖菜我是嘗過的,肯定能掙錢,但這肉做出來就不知是個什麼味道,還得嘗過再做決定。”

於是葉孝元便領著族長回家,此時宋英娘已經在收尾,肉脯馬上就要做好了,彆說,一行人剛走到村口就有濃鬱的肉香飄來,饞的人直嚥唾沫。

族長下意識就加快腳步,恨不得立馬嚐嚐那肉脯的美味,此時他心中已經有信心這生意能做起來,還冇吃就饞的人口齒生津,可想而知吃到嘴裡得香成什麼樣?

*

看著族長閉著眼享受什麼人間美味似的表情,宋英娘和葉孝元都露出了放心的笑容。

“太好吃了,你是怎麼做出來的?”族長激動的問。

“豬肉先用鹽醃製,入味了放油裡一炸,起鍋後再放入芝麻和花生仁一起爆炒,做法其實不難,就是費油鹽。”宋英娘對此一直耿耿於懷。

接著又補充道:“我想著如果把醃肉稍微曬一曬,做成罐頭後應該能放的更久。”

“好,我琢磨著用魚肉和其他什麼肉也能這樣做,到時候……”族長話還冇說完,外麵突然傳來一道淒慘的求救聲。

眾人一驚,走出去一看,卻見一玉麵書生正被兩頭狼追殺,眼看著那狼就要咬上他的脖頸,突然一道極快的身影衝了過來,直接把那兩頭狼斬殺。

整個過程從開始到結束不到一刻鐘,眾人看的一頭霧水。

卻見那書生感激涕零的抱住顧青的腿說:“多謝壯士救命之恩,若不是你及時出現,秦某今日就要喪身狼口了。”

接著為了報救命之恩便要為顧青粉身碎骨在所不辭。

族長:“小柳村何時有狼了?”

葉孝元和宋英娘:他們也想知道。

宋長樂:那書生和顧青分明早就認識的,那兩頭狼也是躲在附近的暗衛特意抓來的,這場戲是刻意演給族長和大家看的。

看這情形明顯是為了讓書生能名正名順的留在顧家而做的鋪墊。

好拙劣的演技,時間地點都太過巧合,但所有人都信了,除了早就看到了真相的宋長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