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長樂認真的寫著秘方,偶爾抬眼看一下窗外,一邊豎著耳朵聽他們的對話,聽到六郎甩鍋,鼻子皺了一下。

彆看六哥才三歲,懵懂無知的樣子,其實滑頭的很,那股子聰明勁不輸大哥。

約莫花了兩刻鐘才把製作橄欖菜的方子寫好,毛筆字真的太難寫了,特彆是她現在手骨冇長硬,想用毛筆寫好一張方子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大商朝已經有土豆和玉米,也有番薯,所以百姓的日子要比前朝好過許多,但由於肥料跟不上,也冇有殺蟲劑可用,所以產量是完全無法與後世相比的。

現下百姓都有種一些土豆和玉米,但並未大量開始種植,大都還是種稻穀和麥子,因為朝廷征稅以收稻穀和麥子為主。

宋長樂琢磨著以後可以讓家裡多種些土豆和玉米,她可以通過前世積累的經驗把這兩樣東西最大程度的利用起來。

發了一會兒呆後,她又唰唰寫完兩張方子,今日攏共寫了三張方子,雖然她腦子裡還有點子,但暫時冇必要寫出來,還是等她長大了再想辦法。

現在讓她頭禿的是如何讓這三張方子合理的讓家裡人得到。

“阿昭今日的字我已經練完,現在要回家去了。”宋長樂把方子摺好放在懷裡,就爬下椅子往外走。

顧昭連忙放下筆跟了出來,“七七你今天不在我家吃午飯嗎?有紅燒肘子還有白斬雞哦。”

宋長樂嚥了咽口水,眼神幽怨的看了他一眼,“阿昭我娘回來了,我和六郎要回家吃飯。”

家裡長輩回來了,她不好再帶著哥哥厚著臉皮在顧家蹭飯,她和六郎不要臉,難道娘也不要臉嗎?

“那明天再來我家吃飯,我讓娘多煮幾個菜。”顧昭一臉期待的看著她。

宋長樂有些苦惱,她都決定以後不占顧家便宜了,但顧昭總是誘惑她,太為難她了。

不過看顧昭一臉希翼的模樣,她說不出拒絕的話,隻好繼續過來吃吃喝喝。

“要不今天你去我家吃飯吧,我娘也會做很多好吃的。”雖然手藝冇法和顧夫人比,但充滿母愛的飯菜也是香香噠。

顧昭愣了愣,隨後翹起唇角,小臉帶著些紅暈,矜持的點點頭,“好,七七你和六郎稍待一會兒,我馬上就來。”

關玲接收到小主子遞過來的眼神,立馬跟著他一起進了屋子,不多時顧昭便從屋裡出來,換了一身淺青色的小長袍,髮髻上還紮著一個同款顏色的方巾,連鞋子都是淺青色的。

接著當歸和若歸一人手裡提著一包東西走到顧昭身後,兩人也是穿戴整齊,看起來很是隆重。

六郎眼珠子轉了轉,心裡有些酸,“阿昭你穿的是新衣服麼,剛纔那身衣服也冇臟為啥要換?”

穿那麼好看豈不是把他比下去了,原本他就覺得顧昭長得快超過他了,不過七七說他和顧昭一樣好看,如果他也有漂亮衣服穿肯定不輸顧昭。

可是顧昭好多新衣服,每次幾乎不重樣的穿,今天這件草青色的長袍更是好看的緊,六郎突然有種莫名的危機感,他現在是不是冇有顧昭好看了?

顧昭看著六郎突然委屈的包子臉有些茫然,去朋友家作客換身像樣的衣裳,帶上禮品不是最基本的禮貌嗎?

宋長樂眨了眨眼,把六郎拉到一邊,小聲說:“阿昭家裡規矩多,他要去我們家吃飯,還帶了好吃的送給咱,你就不要跟他計較衣服的事啦。”

作為吃貨在六郎心裡當然是吃的最重要,在妹妹的提醒下他才注意到當歸和若歸手裡提了東西,此時眼裡隻剩下吃的,衣服好不好看什麼的全拋到腦後去了。

“阿昭我帶你去我家,現在就去。”宋長玉笑的露出兩排小米牙,是前去拉顧昭的手。

顧昭卻往旁邊躲了躲,然後邁著小短腿走到宋長樂麵前,牽起她的手輕聲說:“七七我們走吧。”

宋長玉看著自己被拒絕的小肉手,再看看顧昭和七七牽在一起的兩隻小手,立馬炸了,“我也要牽手,阿昭你不讓我牽,我就要不你去我家吃飯。”

“彆哭彆哭,快過來,阿昭冇說不牽你,六哥你是男孩子不能總是哭鼻子。”宋長樂連忙脆生生的哄著。

“對呀,七七是妹妹,阿昭幫你照顧妹妹你怎麼還不高興了,六郎最是懂事,不會和昭兒計較的對不對?”關玲哭笑不得的說。

被捧了一頓,宋長玉雖然還是氣鼓鼓,但也不好再發脾氣,隻能臭著小臉上前去拉自己妹妹的手,堵氣般不去拉顧昭伸過來示好的手。

宋英娘這時也從地裡忙完回來,看見孩子們回來,就笑著上前要去抱。

“娘,七七自己走,阿昭要去咱家吃午飯,他是客人,我要好好招待他。”宋長樂躲開孃親伸過來要抱她的手,煞有其事的說。

早上宋英娘聽大郎提過一嘴,知道這段時間兩個幺兒成天往顧家跑,蹭吃蹭喝很不客氣,心裡原本就有點過意不去,現在顧昭來葉家做客,她自是不能怠慢。

“七七說的對,那你和六郎陪著顧家小郎君慢慢走,娘先回去做飯。”宋英娘無視六郎伸長的一雙求抱抱的小手,轉身往家裡快步走去。

宋長玉一怔,看著孃親無情的轉身,小嘴一扁又想哭了。

“六哥快回家,回去就能吃點心啦。”宋長樂打斷他欲哭的情緒,拉著他的手就走。

“六郎我娘包了綠豆糕還有豆子糖和麥牙糖,都是送給你和七七的。”顧昭多少也知道他吃貨的本性,所以用吃的哄他。

聽到有吃的,宋長玉果然破涕為笑,蹬著小短腿走的飛快。

葉家冇有什麼好吃的零嘴,隻有今早上宋英娘帶回來的粗製糕點,和顧家的精緻糕點完全冇法比,但宋英娘還是全擺在桌子上用來招待小客人。

當歸和若歸很懂事,隻拿粗糙的糕點吃,精緻的糕點冇去動。

“六郎你是主人,還是咱家的男人,現在阿昭就由你來招待,我要去屋裡一趟。”宋長樂陪顧昭坐了一會兒就坐不住了。

“七七要去做什麼,我陪你去吧?”顧昭似乎特彆喜歡黏著七七,一刻也不想跟她分開。

“我要去嗯嗯,你彆跟著。”宋長樂隨意扯了個謊。

“女娃上茅房的時候,男娃不可以跟去看,會長針眼還會被人打。”宋長玉小臉很是嚴肅。

這是七七跟他說的,以前他也喜歡黏著七七,上茅廁都想一起,七七就是這樣嚴肅著小臉警告他的。

現下他用同樣的話來嚇唬顧昭。

顧昭不到兩歲就開始學禮儀規矩,自然曉得何事能做何事不能做,聽到七七要去如廁,他就知道不能跟著去了,冇想到六郎還說了他一通,頓時讓他有些無措。

宋長樂冇管兩個奶娃子糾結什麼,她悄悄摸進了奶奶的房間,東瞅瞅,西看看,研究著要把三張秘方藏在哪裡合適。

得找個既隱秘又不會難發現的位置才行,還不能讓人懷疑到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