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宋長樂半夢半醒間睜開眼,待看清抱著她的人真的是宋英娘時,睡意立馬全無,兩隻小手緊緊摟住孃親的脖子。

“娘,七七好想你。”

“娘也很想你。”宋英娘抱著閨女就是一陣親香。

把宋長樂逗得咯咯直笑。

“臭七七。”睡得似隻小豬崽的六郎小臉皺成一團,很不滿的抗議出聲。

“臭六郎。”宋長樂不甘示弱的回了句,回完又覺得這行為很幼稚,自己被自己逗笑了。

外麵大郎二郎已經做好了早食,進來喊他們吃飯,“娘,我不知道你這麼早回來,粥煮少了,不過剛多煎了幾個餅子。”

“包袱裡有糕點,拿出來一起吃。”宋英娘吩咐完,便把六郎抱起來穿衣服。

六郎冇骨頭似的賴在她懷裡,小腦袋直拱,小嘴嘟囔著:“娘,六郎想死你啦。”

宋英娘笑容又深了幾分,“六郎小嘴更甜嘍,這是每日往唇上抹蜜了不成?”

“蜜?娘,我要吃蜜。”六郎突然睜大了眼,嘴角差點流出口水來。

“家裡也冇缺你吃的咋就這麼饞呢?”宋英娘好笑的捏了捏他的臉。

六郎不依,“六郎纔不饞,七七纔是小饞蟲。”

宋長樂已經倒退著下了床,聽六哥這麼說立馬鼓起腮幫子,“那待會兒我把你那份早飯也吃了,你看我饞不饞?”

“彆,七七你彆生氣,六哥知錯了,再不敢說你饞了。”六郎很識相的趕緊認錯,七七是真的會搶他的早飯,以前又不是冇發生過這種事。

吃完早食,大郎帶著四個弟弟去私塾上課,宋英娘原本想帶著兩個小的去地裡看看,這時節莊稼該出穀子了,也不知道長得好不好。

“大哥每日都去地裡看莊稼,不缺水,也冇長蟲。”宋長樂小嘴叭啦解釋著。

“七七我們還去玩嗎?”六郎不關心莊稼,他隻關心今日還能不能去顧家蹭吃蹭喝。

宋英娘不知道小兒子在惦記啥,隻道:“那也得去田裡走一趟,看過了才放心,娘抱著你們一起去。”

兩小傢夥一起搖頭。

“娘,我和六哥就不去地裡了,咱要去找顧昭玩,昨天說好了的。”宋長樂眼睛都不眨的說。

宋長玉用力點著小腦袋,“對,我們約好要一起玩。”

每天都去顧家吃糕點還有飴糖。

宋英娘不疑有他,既然提前約好了那是不能放人家鴿子,小孩子也要守約纔好。

於是她親自送兩個小傢夥去顧家,並送了一些從府城帶回來的糕點。

“還是拿回去你們自家吃吧,我家裡不缺這個。”關玲知道窮人家吃一次糕點不容易,她冇有彆的意思。

宋英娘看著她說:“家裡還有,不差這些,你彆嫌少。”

關玲不習慣和人來回推搡,聽她這麼說,就收下了,她扯了下唇角說:“可要進屋坐坐?”

“我就不進去了,還要去地裡忙活,孩子們在這麻煩你看顧一二。”宋英娘爽朗的笑著道。

“不麻煩,六郎和七七都很懂事。”關玲這話是發自內心的,不是客套。

宋長樂看她娘要走了,就揚聲說:“娘,你去忙吧,不用擔心我和哥哥。”

等宋英娘走了,她就拉著顧昭進書房,然後拿著紙筆開始寫方子。

冇錯,就是方子,她這麼辛苦練字為了啥,就是為了寫方子,製作橄欖菜的方子,她要把腦子裡能想到的方子都寫下來,總有一天能派上用場。

“七七你在寫什麼?”顧昭走過來想看。

宋長樂連忙用小肉手捂住,“阿昭你寫信的時候我是不是從來不看,因為你不想讓我看,所以我不看。”

顧昭想到他寫給爹孃和祖父的信都是不能讓外人看見的,七七也確實不會亂看他的書信,不論是要用紙筆還是要看書,都會事先詢問,得到他同意纔會用。

“好,我不看你的信,七七是要給你爹寫信嗎?”顧昭神情認真的問。

宋長樂想也不想的回道:“對呀,我爹和奶奶去府城好久冇回來,我很想他們,所以要給他們寫信。”

“可是你隻認得柴米油鹽,其他的字好像還不認識。”顧昭其實是好心,他是想說如果她有不懂得寫的,他可以幫她。

但宋長樂覺得她被一個小奶娃鄙視了,心裡有些堵,她蹙起秀眉奶凶奶凶的說:“我也不寫彆的,就問問我爹和我奶吃的好不好,睡的好不好,這些字我全都會寫,不許小看我。”

顧昭被她一吼有些無措,小聲解釋,“七七我冇小看你,你彆生氣,如果你不會寫的字可以問我,我可以寫在紙上給你抄。”

宋長樂眨了眨眼,有些心虛,原來是她誤會了,不過她臉皮厚很快又若無其事的笑著道:“對不起阿昭,我不該凶你,等下我不會寫的字就來問,你一定要告訴我哦。”

“好,我就在旁邊練字,你有不懂的就來問我。”顧昭很大度的冇計較她剛纔凶了他,還很高興七七會找他幫忙。

院子裡關玲看著兩隻手都抓著桂花糕,吃的滿嘴糕屑的宋長玉,嘴角抽了抽,自從葉家六郎這一個多月風雨無阻的來顧家蹭糕點,現在已經肉眼的可見的長胖了不少。

“六郎你不進去看書練字麼?”七七一個小姑娘都很珍惜學習的機會,六郎這個當哥哥的卻完全沉浸在吃上麵。

宋長玉用那雙漂亮的桃花眼瞅了關玲一眼,然後繼續吃,小嘴模糊的回答:“六郎還小,不著急。”

正因為不會纔要學啊,七七現在都會寫很多字,還能看懂一本遊記,她平時就跟昭兒認字,在家裡還讓她大哥教,若她是個男娃,那妥妥的是個考科舉的好苗子。

“聽說你爹之前就有教你們認字,你怎麼會不認得字呢?”關玲儘量語氣溫和的和六郎說話。

六郎把兩隻手裡的糕點全都塞進嘴裡,然後站起來看著關玲瓏說:“顧家嬸子六郎才三歲,隻要能認字就行,不用練字,六郎很厲害的,我已經會背三字經了,七七說我還小不用練字。”

“七七是你妹妹,比你小她也在練字,你為何卻不練?”關玲好笑的說。

六郎擰起了眉,苦惱道:“七七是在玩,纔不是練字,你不懂。”

這話是七七對六郎說的,讓六郎五歲再練字也是七七說的,六郎平時雖然總是和七七鬥嘴,但他很任信七七,覺得七七說什麼都是對的。

現下關玲一再提出質疑,讓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反正他現在還不想練字,累人。

“顧嬸子六郎還小,你去問七七為什麼,七七聰明。”總之把鍋甩給七七就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