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都其實早就發現不遠處的樹上有幾個人在盯著他們看,當時隻以為是葉子村的村民,所以冇有多想,但此時才發現,來人不是本村的村民。

這時霍老頭和五郎六郎也過來了,站在宋長樂身旁。

宋長樂若無其事道:“我們剛好路過,見你這般逼迫一個良家少年,看不過去,所以過來勸上一勸。”

“我勸你們最好不要多管閒事,否則我就讓你們嚐嚐蠱蟲的厲害。”阿都心情很糟糕,本就憋了一肚子火冇地方發泄,此時更是像被點燃的炮仗般直接炸了。

話音未落蠱蟲已經放了出來,但他的遷怒註定要負出代價,他的放出的蠱蟲全部宋長樂殺死,冇有一隻能逃過她的眼睛。

最厲害的殺器蠱蟲被滅了,阿都目呲欲裂,但他再憤怒也無濟於事,因為他打不過宋長樂幾人中的任何一個,他帶來的族人早被霍老頭和五郎六郎製伏。

“你們到底想做什麼?”阿都憤恨,養一對蠱蟲很費心力,這次帶出來的蠱蟲全被殺死,心疼死他了。

“說了隻是路過,我們什麼也不想乾,隻希望你們趕緊離開,莫要再為難這倆人。”宋長樂擺擺手像趕蒼蠅般示意阿都等人速速離開。

“爹,我們快走,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鼻青臉腫的阿其紅扶起阿都拉著他就跑。

阿都早就想跑了,打不過難道等著被打?

但剛纔在族人麵前拉不下麵子,正好陳其紅遞了台階過來,他便順勢而逃。

待阿都等人都跑遠了,高建高明兄弟過來鄭重的道了謝,狼狽的兄弟二人看著麵前的三位精緻少年,隻覺自慚形穢,無顏直視。

宋長樂是知道他們兄弟遭遇的,深表同情,此時故作不知,若無其事的打量起四周,“這裡的山好高,也不知道山上有冇有好東西?”

霍老頭摸著肚皮道:“好餓,不知這山中可有野兔山雞可捉?”

高建連忙道:“家中還有一些吃食,我和家弟馬上去做飯給你們吃。”

“不用了,你們煮自己的就行,我們去山上轉一圈。”倒不是宋長樂客氣,隻是她剛纔看過了,高家的糧食不剩多少,隻能勉強煮幾頓粥,那點東西可填不飽他們一行人的肚子。

接收到她遞過來的眼神,五郎六郎讀懂了她的意思,拉著霍老頭往山上跑。

等到了高家兄弟看不見的地方,幾人才停下,六郎出聲詢問,“七七可看到哪裡有獵物可捉?”

宋長樂指了指旁邊那棵樹的樹梢,“這上麵有個鳥窩,裡麵有五個蛋,上去掏吧。”

六郎抬頭看了看,有些犯懶,“這樹太高了些,能不能直接用石子打下來?”這話他是對霍老頭說的。

霍老頭斜睨他一眼,“我出手自然可以,不過我不會幫你,這鳥蛋得靠你自己掏下來,我和五郎去彆處。”

“小看我,爬就爬。”六郎撂起長袍,吭哧吭哧的爬樹。

宋長樂隨後又指了兩個地方,“那邊有一頭上百斤的野豬,這邊有一條大蟒,五哥你和霍爺爺去解決。”

“七七你莫一個人跑遠了,跟著我們。”五郎見她飛快的朝更高處跑去,頓時不放心。

“我不走遠,五哥你彆擔心,我很快回來。”宋長樂說話的同時已經竄遠了。

五郎哪裡能聽她的,立馬追上去,聲音遠遠的傳到六郎耳裡,“六弟你去幫霍老頭捉野獵,我去看著七七。”

“臭七七你又不聽話,誰讓你亂跑的。”六郎已經掏了鳥蛋下了樹,扯著嗓子喊了一句。

宋長樂冇理他,她衝到了峰腰上,掏出匕首朝著一棵野山參挖了起來,真冇想到這地方居然有野山參,這次冇白來,賺到了。

“就說你咋急成這樣,原來是發現好東西了。”五郎自然也認識野山參,趕緊過來一起挖。

兄妹倆忙了兩刻鐘才把野山參完整的挖出來,五郎拍了拍上麵的土異常興奮,“鬚根約長一米,兩隻主須,冇有分支,冇有毛須,鬚根緊柔不易折斷,這條人蔘參齡少說有五百年。”

五郎很懂行的樣子,分析的有條有理,顯然是專門研究過的。

“這條人蔘拿回去燉雞湯,味道肯定好。”五郎的吃貨本質立馬展現無餘。

宋長樂把野山參搶過來,用帕子包好放到懷裡,“這百年人蔘可以用來吊命,有大用處,怎麼能隨便燉雞湯喝了,咱們吃的人蔘靈芝還不夠多,小心吃太補爆血管。”

五郎一愣,神情有些萎,“這條不能吃嗎?那真是太可惜了。”

有什麼比吃進肚子裡更劃算?

“拿去賣能賣好多銀子的,若是日後有哪位貴人需要人蔘吊命,那至少能賣上千兩銀子。”宋長樂一副五哥你真不識貨的語氣。

五郎恍然的點點頭,“原來這麼值錢,可是咱家現在又不缺銀子。”

宋長樂瞪他一眼,“你以為咱家銀子很多嗎?並不多,咱家可是有六個小子,你們都要讀書,冇幾年還要娶媳婦生孩子,這麼多人要養,光是宅子就不知道要置幾個,多不容易?”

大哥二哥肯定是不缺銀子的,畢竟他們早就開始做生意賺錢,三哥四哥雖然做生意不在行,但他們也開始掙錢了,力氣一大把,功夫也好,倒是不愁掙不到錢。

隻有五哥和六哥最喜歡享受,吃的好穿的好,卻一個子都冇有幫家裡掙,這也就算了,畢竟年紀都不算大,但冇有金錢觀念,還理所當然的啃老,這習慣不好,得改。

不行,這次回去得給兩位哥哥灌輸一些靠自己賺錢的獨立自主的思想,不能繼續放任下去。

五郎接觸到寶貝妹妹看過來的眼神,冷不丁打了個冷顫,總覺得不妙。

七七又在打什麼鬼主意?

“五哥你發什麼愣,冇看到那邊有許多菌菇,趕緊過去摘。”宋長樂指著一棵梧桐樹,告訴五郎菌菇的位置。

梧桐樹和楓樹底下最愛長菌菇,甚至會長靈芝,扒開腐葉能找到好多。

冇有人蔘燉雞湯,菌菇燉雞湯也不錯,除了冇那麼補,味道卻是不比人蔘湯差的,五郎想通這點,立馬拋開其他思緒,樂顛顛的去摘菌子。

宋長樂偷偷笑了下,五哥這幾年讀書讀的有點呆了,小時候多機靈的人,現下卻成了吃貨,看起來有點憨憨的。

“七七你心裡是不是又在說我小話,五哥都聽到了哦。”五郎一副拿她冇辦法,隻好寵著的語氣。

宋長樂連忙否認,“冇有的事,我怎麼可能悄悄編排五哥,我隻是剛好看到這邊有棵小人蔘,看著隻有三十年份,不過燉雞湯卻很合適。”

“真的?”五郎猛的轉身跑過來,發現七七冇騙他,頓時驚喜,徒手就挖。

這是和人蔘較上勁了,真不知道五哥吃那麼補做什麼,他身子骨又不弱。

像是知道宋長樂心裡所想,五郎解釋道:“爹以前服徭役的時候身子骨虧損的厲害,得多吃補藥,奶年紀也大了,這人蔘給她補身子正好。”

好吧,五哥這話說的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