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進城不知道,進城了才知道蘇城的防守漏的跟刷子似的,守城門的官兵很快被眾多老百姓群毆打死,被抓到城內關押的百姓很快逃出城去,各自回家。

百姓們學聰明瞭,不敢落單,在城門口特意等了一會兒,聚集多一些同村人再一起結伴同行,他們不再是手無寸鐵,而是搶到了官兵手裡的大刀。

這樣路上就算遇到其他官兵,也不用太擔心,完全有反殺的可能。

蘇城最奢華的一座大宅原是蘇城第一富甲的宅邸金寶園,後來金寶園被鄭富海征用,奪來給成宗帝住,現下鄭富海和成宗帝都被軟禁,鄭國浩成了這豪宅的主人。

此時鄭國浩正左擁右抱坐在涼亭內喝酒聽曲,樂師也是一群粉衣美女,鄭國浩被迷得五迷三道,哪裡還有心思管外麵什麼情況。

坐在他懷裡的美豔粉衣女,此時眼神突然一凜,和另一位被鄭國浩抱住的粉衣女遞了個眼色,隨後自顧起身穿過走廊經過垂花門來到內院。

“許仙柔你來做什麼?不是說好了井水不犯河水,你想殺皇帝報家仇,我可以幫你,但現在不是動手的時候。”楊彩蝶美豔的麵容很是冷沉,強勢的擋在剛從牆上跳進來的另一粉衣女麵前。

許仙柔一臉清冷,嗓音沉穩的質問“那按你的意思什麼時候才能動手?等你利用鄭國浩奪得鄭家的兵權,再把江南囊括在你的手中?”

“是又如何,難道你想阻止我?”楊彩蝶的瞳術和功夫比許仙柔略遜一籌,但她還有個親妹妹楊綵衣相助,所以並不怕許仙柔。

楊綵衣就是另一個坐在鄭國浩腿上的粉衣女,這倆姐妹原來冇這麼大的野心,夜瞳死後,她們也是很茫然,不知道以後該怎麼辦。

後來許仙柔奪得粉衣女組織的領導權,並做了一係列安排,利用粉衣女替她報家仇,楊彩蝶和楊綵衣是除了許仙柔外,容貌最盛的兩個。

而且她們以前就接過類似的任務,用瞳術和魅術迷惑敵人,得到想要的結果。

當時許仙柔很看重她們,就把她倆安排到鄭國浩身邊來執行任務,按許仙柔的原本計劃是慫恿鄭國浩把鄭富海和成宗帝軟禁起來。

然後許仙柔再趁機親手了結了這倆人的性命。

不過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許仙柔冇料到楊彩蝶和楊綵衣姐妹會被奢靡的生活迷花了眼,不甘再屈居於許仙柔之下,想取而代之。

甚至還想奪得鄭家的兵權,霸占江南一帶,做江南的土皇帝。

那些粉衣女原本就被養歪了,不是什麼良善的好性子,大多數都貪圖享樂,想要什麼直接用瞳術控製彆人,甚至為了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

所以當楊彩蝶姐妹向其他粉衣女表明瞭鴻圖大誌後,組織裡有三分之二的人都願意擁護她們。

許仙柔剛建立起來的威信很快被擊垮,願意跟著她的少數人,都是剛進組織不久,而且年齡較小,冇有被荼毒太深的小姑娘。

其實許仙柔也纔將將十四歲,小姑娘一個,而跟著她的人年紀更小,最大的才十二歲,有三個十歲,還有兩個九歲的。

這些小姑娘雖然也學了一點功夫,但哪裡是其他成年粉衣女的對手?

許仙柔勢單力薄,不但要應付楊彩蝶姐妹,還要保護願意跟隨她的人。

今日她都不敢帶人來,怕那些小姑娘因她丟了性命,自己單槍匹馬的闖進金寶園,她已經冇有彆的奢求,隻想儘快把成宗帝手刃,報了家仇。

可楊彩蝶卻一再阻撓,這個賤女人就是故意和她作對,見不得她好。

“今日我必須殺了成宗帝,鄭富海可以先留著,你最好不要再阻攔,否則逼急了我,我就你們同歸於儘。”鄭仙柔眼眸沉沉,清麗的麵容浮起狠厲。

楊彩蝶看著許仙柔絕美的容顏,眼裡閃過嫉恨,以前這個小賤蹄隱藏的太好,她一直冇發現許仙柔長得如此傾城驚豔。

直到夜瞳死了,這個小賤蹄突然蹦出來控製了所有粉衣女,不再藏拙,她的容貌,她的才華和堅韌的心性都展現在眾人麵前。

多麼光彩奪目的一個小姑娘,她的優秀和出眾的外表都深深的刺痛了楊彩蝶和楊綵衣姐妹的眼,畢竟夜瞳冇有死的時候,她們姐妹纔是最風光,風頭最盛,權利最大的。

剛開始是她們姐妹太愚笨冇有把握住時機,而許仙柔動作太快,等眾人反應過來時,她已經掌握住了控製權。

因為小小年紀的她瞳術和功夫都是所有人中最好的,冇人單挑得過她。

不過到底是世家大族出來的大家閨秀,太驕傲,容易心軟,除了報家仇這件事上比較執著外,其他方麵卻手段不夠。

所以讓楊彩蝶姐妹有機可趁,拉攏了大半粉衣女在她們的陣容,許仙柔的勢力迅速被削弱,如今竟是被諸多掣肘。

“哼,單打獨鬥我可能贏不了你,但我們那麼多人卻能把你直接斬殺,不怕死你就動手啊。”楊彩蝶有恃無恐。

許仙柔眼眸一動,在楊彩蝶冇有反應過來前就用了瞳術,她決定先用瞳術控製對方,再趁機殺了她。

然而哪有那麼順利,楊彩蝶瞳術雖然不如她,但也是很強的,至少不會被完全控製住,甚至可以自行破解,實力差些頂多會受點內傷,卻不會致命。

果然,不多時楊彩蝶便清醒過來,並嬌喊一聲,嗓音柔媚之極,悠遠蠱惑,這一聲倒不是為了迷惑誰,而是在向其他人發信號求救,讓她們馬上趕過來。

這招魅術許仙柔也會,但她不屑於用此功,她曾經的修養和驕傲不允許她隨意使用這種邪術,除非迫不得已。

楊彩蝶拖住許仙柔不讓她脫身,拖到其他人趕來,把她圍住。

“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原本我是不想那麼快殺你的,是你自己非要撞上來,放心,看在曾經同門一場的份上,我會給你留個全屍,等我們姐妹把江南拿下了,會殺了成宗帝全了你報家仇的心願。”

雖然楊彩蝶姐妹都嫉妒許仙柔的美貌和才華,她活著恨不得她早點死,但若她真的死了,恨卻會消失。

活人冇必須和一個死人計較太多,死人埋在土裡,用不了幾日就會腐爛變臭,永遠不會造成威脅。

所以隻要許仙柔死,楊彩蝶姐妹就可以不嫉恨她,一切恩怨都將化為烏有,還會好心的安葬她,並替她殺掉仇人。

“殺了她,彆讓她跑了。”楊綵衣比她姐姐還心急,一來就要動手。

突然一道清脆悅耳的聲音從屋頂傳來,“這麼多人欺負人家一個小姐姐,要不要臉啊你們,真是讓人看不慣,既然今天這事讓我撞見了,我就要管一管,容不得你們放肆。”

眾人循聲望去,隻見不遠處的屋頂上站著三道身影,說話的小姑娘隻有十一二歲,小臉被陽光照的幾近透明,麵容粉雕玉琢,一雙烏眸尤其令人驚豔,發上首飾簡單,一頭烏髮披散,配上月牙色的長裙,讓她看起來像是從天外飛來的小仙女。

她左邊站著的少年約莫十四歲左右,同款月牙色長袍,氣質卓然,俊美的有些不真實。

右邊的小姑娘隻有十三歲的樣子,身著水粉色長裙,眉眼間和那俊美少年有幾分相似,也是個非常漂亮的小姑娘。

這仨人什麼時候來的,她們既然一直未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