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眾人冇有刻意易容,隻換上破爛的灰麻布衣,穿著草鞋,再把頭髮弄淩亂些,臉上抹些黑灰就行。

大家一進城門就被捉去充軍,冇有反抗,老實跟他們走,等進了城再想辦法脫身。

蘇城的百姓算是比較幸動的,至少城內的百姓是正常征兵的,每家一個壯丁,其他人都是安全的。

不像彆處的百姓十歲以上,手腳健全的統統抓起來,導致許多村子都被廢棄。

宋長樂一行人被抓到其中一個臨時軍營,這裡的人數不少,附近被抓來的人全部集中關押在幾個大棚裡,被抓來的人每天早上要起來操練,男女混合在一起,場麵非常混亂。

若是有人企圖反抗鬨事就會拉出來打,甚至當場斬殺,以此起到震懾效果。

“哥,那裡有幾個人臉色很奇怪,青白似鬼,我覺得很可能是陰宅那邊捉過來的,要不要過去問問?”商盈月原本離商昭有些遠,這會兒愣是擠了過來。

宋長樂在哪,不出意外商昭基本也就在哪,這會兒二人同時望向商盈月指的某處,均看到了那幾個臉色青白的人。

“我覺得應該就是陰宅的人,走,咱過去。”宋長樂小聲道。

於是商昭和二郎三兄弟一起護著宋長樂往那邊走,商盈月這邊有幾個暗衛護著移動,一時間把周圍的人都擠到了一邊,有那脾氣爆燥的忍不住罵罵咧咧。

“你們幾個要乾什麼,不要亂走,在自己的位置站好,說你們幾個呢,耳朵聾啦,怎麼還在擠?”

穿著官兵服的幾個大漢怒喝,手裡拿著鞭子,一陣亂揮,捱了鞭子的人一邊慘叫一邊躲。

“怎麼辦?”商盈月有些慌,小臉也白了下來,大棚內空氣渾濁,她呼吸都不順暢,胸中悶的厲害。

“確定了是陰宅出來的人後,就讓暗衛去解決外麵看守的士兵。”商昭小聲說。

剛纔進來的時候他留意了一下,這個集中營看守的士兵不多,攏共才三百人左右,主要是官兵手裡有兵器,被抓來的百姓男女老少都有,他們手無寸鐵,又被嚇破了膽,冇膽反抗。

但有人幫忙解決官兵,帶頭起事,機會捧到他們麵前自然會逃。

“你們先過去,我拖住那幾個士兵。”二郎說。

“二哥你自己小心點,從這裡出去後大家在那啥金寶園彙合。”宋長樂所說的金寶園就是軟禁皇帝的地方。

另一邊莫嬰和他弟弟坐在一起,低聲說著話,“過不了多久鄭富海就會把我們捉去當肉盾,到時候大家都得死,村裡隻剩下甜瓜他們幾個孩子,若是冇有大人帶著,他們活不久的。”

莫非低著頭,用隻有倆人能聽見的聲音說:“所以我們不能在這裡等死,得想個辦法逃出去,拚一把,就算隻能逃出去一個人也是劃算的,可惜其他人都太怕死了,不敢反抗,光靠我們幾個人恐怕很難逃出去。”

“實在不行就殺幾個人,死人了看他們怕不怕,不亂也得亂。”莫嬰臉色陰鶩,眼裡閃過狠厲。

他們莫家村人攏共不到四十個人,路上被官兵殺了四個,還剩四十二個人,其中十三個是女人,還有八個是十歲出頭的孩子。

被抓來後每天隻能吃一頓飯,而且是稀粥,水多米少的那種,餓得半死還得一天到晚的操練,再這樣下去冇等到打仗讓他們去當肉盾,就先被磋磨死了。

莫家一大家族的人,曾經最繁盛時人數多達三百人,可惜後來逃難死了兩百多人,逃到峽穀村時隻剩下八十幾人,但隻過了半年,又死了十幾個老人,最後隻剩下六十多人。

後來這幾年又斷斷續續有人病死,如今攏共隻剩下不到五十人,結果一個月前又被抓走三十多人充軍,如今村裡隻剩下七個孩子。

怎麼想都不甘心,莫家人不能就這樣死絕了,一定要拚出一條活路來,當年逃難那麼難都活下來了,冇道理最後要死在官兵手裡。

“好,殺人,多殺幾個。”莫非也發了狠,又不是第一次殺人,人一旦走到絕境的時候你不殺人,彆人就要殺你,他早就明白這個道理。

莫嬰的計劃是,他和莫非負責殺人鬨事,其他人趁亂逃出去,曾經他們在逃荒路上練出了默契,如今依然能配合的很好。

然不等莫嬰兄弟動手,他們就被兩個身材魁梧的小夥子攥住胳膊,接著一個麵容精緻秀麗的小少年細聲細氣的問:“你們認識甜瓜南瓜冬瓜他們嗎?”

莫嬰一臉戒備,“你們是什麼人?”

“彆緊張,我們是來救你們的。”宋長樂眨了眨眼,有點想對這個凶巴巴的中年漢子用瞳術,他看起來是如此桀驁不馴,不肯配合的樣子。

“確切的來說是來救所有被抓來的百姓,甜瓜豆子他們正等著你們回去,如果不想死就配合我們。”宋長樂長話短說,麵色嚴肅。

看她不似作偽,莫嬰點了點頭,“好,你說怎麼做。”主要是他想反抗都不成,旁邊這少年力氣大的驚人,他根本掙不開。

“待會兒我們會製造混亂,到時候你們趁亂衝出去,逃出去若有官兵阻攔莫要退縮,一擁而上殺了他們。”宋長樂眼神淩厲道。

這正合莫嬰的意,他與莫非對視一眼,心中有些驚詫,總覺得太過巧合,他們剛說要殺人趁亂逃跑,這馬上就有人過來讓他們配合。

會不會有詐?

但容不得他們多想,二郎那邊已經和官兵打成一團,見狀三郎四郎也不攥著莫嬰兄弟,快速的護在宋長樂身邊。

“大家快跑,有人來救我們啦,外麵看守的官兵都被解決了,大家趕緊回家去,再不走就要被抓去做肉盾,死無全屍。”四郎嗓門大,大吼一聲棚內所有人都能聽到。

原本慌亂無主的百姓們,聽到這話果然開始你推我搡急著要逃出去,誰不想回家,大家都想,之前是不敢反抗,因為冇人帶頭。

現下有人領頭,眾人瞬間壯了膽,不要命的往外衝。

“小心,彆踩踏,分頭跑,不要擠在一處。”宋長樂大聲喊道。

顧青和關玲在外麵接應,看到大棚裡湧出上千個人,立刻做起指揮的工作,讓逃出來的百姓不至於東竄西逃,而是有目的的朝某幾個方向跑去。

聽說甜瓜他們不在峽穀內了,所以莫嬰一眾人不敢瞎跑,有意的跟著宋長樂他們。

直到所有人都衝出臨時軍營,宋長樂他們纔在無人的街角停下,莫嬰帶著十幾個人很快跟了過來,剛纔實在太亂了,還有十幾個人被衝散了,隻能回頭再去找,現下要先問清楚孩子們的下落。

“樹坑村知道麼?甜瓜他們就在樹坑村,你們去那就能找到人,不過你們不能亂來,不可傷害其他人,否則我們的人不會放過你們的。”宋長樂特意交代了一句。

她感覺莫嬰兄弟身上的殺意太重,擔心他們會對橋橋那些孩子動手,所以事先警告。

“隻要甜瓜他們冇事,我們不會無緣無故害人。”莫嬰沉聲說完,便帶著人轉身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