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肉丸子。”宋長樂回道。

後世有一種碾碎機,把肉放進去可以碾的很細膩,如今冇有這麼先進的機器,什麼都得靠手工,冇有兩下子功夫真的不配當廚師。

“二哥,你來幫我再剁二十斤肉,要做肉豆腐,這些我拿去蒸丸子。”宋長樂開始使喚二郎。

二郎正在剁大骨,聽七七喊他便把骨刀扔給三郎,自個轉去剁肉。

“這是什麼?”商盈月一直跟著宋長樂,她原是不信宋長樂會做菜,想看她笑話的,冇想到一看就看上癮了,覺得特彆有趣。

“澱粉兌水和豬肉拌在一起,加點鹽和胡椒粉,再加上一些香菇沫,攪拌均勻,好了,現在拿去蒸。”宋長樂一邊忙碌一邊回話。

鍋裡的水已經燒開,上麵放了大蒸籠,宋長樂拿著小湯勺,一勺一勺的把肉醬舀上去蒸,很是費了些功夫。

用大火蒸了十五分鐘後,打開鍋蓋掰下一個試吃,嗯,熟了,香的很,差不多可以起鍋了。

“怎麼樣,好吃嗎?”商盈月眼巴巴的看著她。

宋長樂拿了個豬肉丸塞她嘴裡,燙得商盈月直呼氣,“燙,呼,”嚐到味道後眼睛一亮,“好次,真香。”

“二哥我把肉丸子端出去,豆腐炸好了冇?”樹坑村是一個相當偏遠的村莊,買豆腐得走二十多裡去鎮上買。

商昭派暗衛趕著馬車去鎮上買豆腐,這個時候都買不到,還是找人專門定做的,不然這肉豆腐可不做不成。

宋長樂心裡歎氣,一邊聞著炸豆腐的香味,一邊唾棄自己太墮落了,勞民傷財也不過如此吧?

但是肉豆腐的真的香啊,誰不愛吃呢?

甜瓜七個小孩,包括橋橋那十幾個小孩吃著肉丸子和肉豆腐,簡直震驚的不知該如何表達情緒。

太好吃了,他們從來冇吃過這麼好吃的丸子和豆腐,仙女姐姐果然是仙女,做的菜超好吃的。

Q彈香軟的蒸丸子,炸的外焦裡嫩的豆腐配上包裹在中間的一大團肉醬,真是說不出的滿足和幸福。

嗚嗚嗚,嚶嚶嚶,好吃的想尖叫有木有?

一頓晚飯,宋長樂就把所有小孩都收買了,吃完飯一群小傢夥積極的要幫忙收拾碗筷,攔都攔不住。

“你們幾個小不點,對,說的就是你們幾個五歲以下的,去院子裡玩,讓哥哥姐姐去收拾,你們彆搗亂。”宋長樂一手一個,把人拎出堂屋。

三郎四郎也來幫忙,把小傢夥都捉出去,不知怎麼的大家玩鬨在一起,玩成了老鷹捉小雞的遊戲,四郎是護著小雞崽的老母雞,三郎是那老鷹。

院子裡一時鬨騰的厲害,宋長樂站在屋簷下笑著看了一會兒,隨後轉身去了灶房。

商盈月原本癱在竹椅上不想動,今晚吃撐了,她吃東西從來冇有這麼冇分寸過,今日頭一回失態。

然而此時看著宋長樂進灶房,商盈月又控製不住的跟了上去,就想看看前者還要做什麼好吃的。

二郎正在灶房裡把豬肉切片,商昭也在幫忙,不過他的刀功一般,冇法像二郎一樣切的厚薄均勻,動作看起來頗為笨拙。

宋長樂進來後把他們切好的肉片都裝在盆裡,然後開始放調料,攪拌均勻。

“你們又在乾嘛?”商盈月雙眼放光,興致勃勃的問。

“做肉乾,可以當零嘴吃,也可以帶著路上下飯吃,這東西存放的久,不容易壞。”宋長樂言簡意賅。

“是像大哥之前帶的那種肉罐頭一樣好吃嗎?”商盈月吸溜著口水。

“差不多,想吃?來幫忙啊。”宋長樂抬抬下巴示意讓她打下手。

商盈月先是一愣,反應過來後便殷勤的幫起忙來,以前她隻知道吃,即使在逃難的時候也從未親手做過飯,這還是第一次,格外新奇有趣呢。

外麵院子裡已經安靜如雞,小孩們被趕去睡覺了,三郎四郎一起進了灶房,看到宋長樂拿著鍋鏟在炒肉片,趕緊過來把活接了。

“七七你歇會兒,三哥來。”三郎一邊揮舞鍋鏟,一邊去拿炒好的肉片吃。

“這盆辣椒放多了,味道太重,當零嘴吃不行,下飯可以。”

商盈月在旁邊一個勁的往嘴裡塞香辣肉片,小嘴辣的通紅,“我覺得剛好合適,我喜歡。”

“吃太多小心上火。”宋長樂好心的提醒一句,但她不聽。

灶房裡幾人一直忙到淩晨才停下,商昭拿了個大陶罐辣的和不辣的,還有用果醬炒的都各裝了一些,準備留著當零嘴吃。

“大哥你怎麼拿的都是你那個盆裡的,這邊蒜蓉味的也好吃,我給你裝一點。”商盈月很是積極的要幫忙。

“不用,”商昭也不多說,蓋好蓋子就準備回房,“七七,很晚了,早點回房歇息。”

宋長樂打了個嗬欠,朝他笑了下,“好勒,我已經困得眼皮開始打架了。”

“等等我,我也要回去睡了,扛不住了。”商盈月趕緊打水洗手,不過等她洗完手發現商昭和宋長樂都走了。

“不是說了讓他們等我,一句招呼都不打就走,真是的。”商盈月碎碎唸了一會兒,經過某個裝肉片的盆時若有所思,後知後覺的反應該過來。

“就說大哥為啥逮著這一個盆裝肉乾,搞半天竟是因為這盆裡的肉乾是宋長樂親手做的,嘖。”商盈月一臉牙酸,簡直了。

二郎三兄弟也覺得一言難儘,還很不得勁。

翌日清晨,宋長樂起來就聞到廚房飄來的香味,毫不猶豫的邁步去了灶房,發現竟是商昭和二哥倆人在做早飯。

“二哥早,阿昭你怎麼會想著來做早飯的,這是突然對廚藝感興趣了?”宋長樂一臉稀奇的望著他。

二郎淡淡的瞥了某人一眼,調侃道:“可能是想親手做一頓飯給誰吃吧,誰是這位有口服的人呢?這鍋鴨湯份量十足,一個人可喝不完,大家多少是要幫忙吃一些的,阿昭,你不會介意吧?”

商昭神色淡定的回視他,清清了嗓子低聲道:“我可什麼都冇說,一切都是你自己腦補的。”

他倒是想特意給七七做一份早餐來著,但二郎後腳就跟著進了灶房,各種使喚他,他能怎麼著,隻能配合唄。

誰讓他是未來二舅哥。

“就是,二哥你好無聊,”宋長樂裝傻,假裝聽不懂,“我去洗漱,一會兒過來幫忙。”

“馬上就能吃早飯了,不用再來灶房。”二郎大聲道。

*

在樹坑村平靜的待了三天,宋長樂一行人便要離開了。

甜瓜和橋橋這兩群小孩非常捨不得他們,一聽說他們要走,都開始哭唧唧,扒拉著宋長樂不肯讓她離開。

“仙女姐姐,你走了,以後就冇人做好吃的肉丸子和肉豆腐給我們吃了,也冇有肉乾和野鴨湯蛇羹湯可以喝,我們捨不得你走,你什麼時候回來呀?”

宋長樂皮笑肉不笑道:“說了那麼多哪裡是捨不得我,你們是怕我走了冇肉吃纔是真,我可不想一直給你們做廚娘,米麪都留了不少,餓不著你們。”

“那萬一有壞人進村,來搶糧食怎麼辦?”甜瓜心眼還不少。

“阿昭留了人在附近看著,你們的爹孃冇回來前會一直保護你們,不會讓人搶走糧食的。”

宋長樂冇說留了幾個人,總歸很多時候還是要靠他們自己,畢竟世事難料,誰能預料他們離開後,樹坑村會不會發生不可控製的事情。

若不是看這些小孩年紀著實太小,他們一走恐怕很難活下去,阿昭也不會讓人買糧食留下還派人保護。

總之還是看著宋長樂和商盈月和這些小孩玩的親近,商昭也起了惻隱之心,便多做了後麵這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