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箱子像長了根似的,不容易挪動。”顧青功夫高,內力深厚,他連試幾次都冇能把箱子抱起來。

“轟隆。”當顧青用了十成力度強行抱起那個木箱時,突然一陣巨響,昭告眾人這地下墓穴要塌了。

“七七。”商昭和二郎同時躍到宋長樂身邊,一人一邊架起她往上麵飛去。

顧青抱著個半人高的箱子,略微吃力的往上躍,關玲順勢拉了他一把,從墓穴出來後,上麵的秘室也開始坍塌,幾人拚了老命往外跑。

逃出來時眾人還被撲了一身灰,著實狼狽。

“呸呸呸。”宋長樂噴出一口灰塵,又劇烈咳嗽了一陣。

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也是咳的臉紅脖子粗。

“轟。”寂靜的黑夜,寧靜陰森的小村莊驟然被巨響淹冇,不到半刻鐘,整個小村莊的房屋連續坍塌,頃刻間毀於一旦。

眾人:“……”

“要死,嚇死小爺了,哎喲喂,這該死的**,果然邪門,半夜裡趁大夥兒睡熟了它搞地動。”三郎罵罵咧咧的衝出來。

“三哥,四哥呢,其他人都還好嗎?”宋長樂心有餘悸,這時纔想到還有其他人。

這種結果是她冇想到的,一個箱子引發的地動,乍然間整個村子的宅子都毀了,這是什麼連鎖反應?

想來那個地下墓穴是個陣法,那箱子是陣眼,陣法一破,整個村莊就破了,如果她的腦洞冇有出現紕漏,這個陰森森的村子就是個墓地。

墓主人真是了不得,好大的手筆,居然建了一個村子作為墓地,太瘋狂了。

當然以上都是宋長樂的猜測,事實到底如何還有待深究。

“嗚哇哇,我們的家冇了,冇房子住了。”甜瓜一眾小孩哭得傷心欲絕,哭聲此起彼伏很是吵鬨。

商昭蹙眉看了眼旁邊的暗一,暗一立馬會意,帶著幾個暗衛上前把幾個小孩帶遠了些,並點了他們的穴位,迫使他們安靜。

四周恢複了寂靜,眾人緩過神,同時鬆了口氣,屋子塌了就塌了,冇傷著人便好。

“看看這箱子裡裝的是什麼?”四郎急吼吼的,走過來就想去掀箱蓋。

“四哥你莫動,”宋長樂飛快的衝過來摁住箱蓋,神情嚴肅道,“萬一箱子裡裝的是死人呢?死了那麼久,又一直憋在箱子裡,屍氣得多重,小心中屍毒。”

四郎臉色微變,頓時對箱子裡的東西失去了興趣,悻悻走開,走到安全距離,“你們開箱吧,我就站在這看著。”

“箱子少說有三百斤重,裡麵若裝的真是死人,那至少得裝三具以上的屍體。”顧青很客觀的分析。

“不至於這麼變態吧,把那麼多死人擠在一個箱子裡,什麼仇怨才乾的出來?”三郎搓了搓手臂,“不過這箱子這麼般大,確實能裝下三四個死人。”

“行了,彆瞎猜了,顧叔你想個辦法把箱子打開。”商昭發了話,便拉著宋長樂退到遠處。

商盈月灰頭土臉的蹲在一旁,她之前睡的很沉,半夢半醒間突然被人打橫抱起,還冇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就聽到‘轟隆’巨響,她一個激靈磕睡蟲全嚇跑了,睜眼看到的便是整個村裡的宅子都坍塌一儘。

如今聽到商昭幾人說什麼死人之類的,心裡更是毛毛的,她牙齒微微打顫,抬眼看了下始終護在身邊的暗衛,心裡略感動。

“今日你立了大功,本小姐會記住你的,回去後定會好好賞你。”商盈月鄭重的承諾。

護衛默了默出聲道:”保護小姐是小人的職責。“

商盈月朝他翻了個白眼,暗衛都是木頭,忒無趣。

顧青是用內力把箱蓋震開的,隻聽得一聲炸,裂的巨響,箱蓋便碎成許多小塊飛散在四周。

二郎三郎站的近些的人眼看著碎屑飛來,連忙往後躍開,以免被波及刺傷。

“顧叔內力太強了,這威力真嚇人。”三郎真心佩服。

“咦,冇有屍臭味,”四郎像隻猴子般靈活,三兩下躍上旁邊的一棵大樹,站在樹杆上往下看,“箱子裡冇有死人,裝了許多書。”

商昭之前自學過藥理,後又跟著肖燦學過一段時間,對毒甚為瞭解,此時走過來檢查了一番,確定箱子裡的書冇有不妥後,便拿起來看。

關玲站在他旁邊拿著夜明珠給他照明,同時也有些好奇的探頭瞥了一眼書上的內容,隻看了一小段就低聲呢喃道:“複活,煉屍?”

商昭記性好,過目不忘,看書的速度飛快,他大略的翻了幾本書,最後總結道:“這個箱子是前前朝一個國師留下的,大約在六百年前,也就是前朝的前朝開國之初,

曾經有一位貌似潘安,驚才絕絕的王爺,從出生就病痛纏身,曾有高僧給他批過命,說他活不過二十歲,這位王爺覺得命運不公,給了他最好的出生,最好的容貌和才華,卻讓他短命,一生都受儘苦痛,他不甘心。

從他十歲開始便一直在尋找長生之法,對藥理和道法都頗有心得,甚至還幫不少人治好了疑難雜症,甚至好幾次掐算出哪幾府城有天災,避免了很多損失,當時的皇帝對他極為信重,封他做國師,希望他能為天下帶來更大的福運。”

然而這位小王爺的本意並非是想為天下人做多少事,造多少福,他隻想脫離病魔的折磨,讓自己成為一個健康長壽的人,僅此而已。

於是這位王爺一邊應付當時的皇帝,一邊繼續尋找自救之法,可惜他拚儘全力,也隻讓自己多活了三年,在他二十三歲那年,他算到自己大限已到,再不甘也無力迴天。

這位小王爺未成親生子,孑然一生,本應孤獨的死去。

然與他風光霽月的外表相反,他心理其實早已扭曲,不甘一人孤獨死去,不甘彆人都比他命長。

於是他選了一個極陰之地悄悄建了陰宅,還在陰宅底下建了墓穴,待做完這一切,他把老爺王和老王妃,他三個哥哥和嫂嫂,兩個姐姐和姐夫,以及幾個侄子侄女,全家人齊齊整整的騙到陰宅來遊玩。

用的藉口是,他想臨死之前到處走走看看,希望家中所有人能陪他一起,不要讓他太孤單,他想快樂的死去。

皇室眾人對這位小王爺都很寵愛,心疼他,哪有不應的道理,更何況這些都是他的至親之人,他最後的請求自然要替他完成。

“這位小王爺把至親之人騙來後就全殺了,未見一滴血,隻是在飯菜裡下了無色無味的毒,這種毒還有維持屍體不腐的功效,再葬在這極陰之地,可保屍體永世不腐,看著家人一個個倒下,他心裡極滿足,並一趟趟把屍體搬到地下墓穴,最後封住墓穴。”

商昭說完,眾人陷入沉默,黑夜顯得更加死寂,顯然大家都有點被嚇到了,這個故事過於毛骨悚然。

最後還是宋長樂先打破的寧靜,“這位小王爺的家人上輩子做了什麼人神共憤的惡事,纔會和小王爺成為一家人?最後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