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長樂怒怒嘴,“你們看的見麼,下麵那麼黑?”

顧青在懷裡掏了掏,掏出一顆鴿子蛋大小的夜明珠,光線不是太亮,但足以讓他看清下秘室的路。

宋長樂噘了下嘴,果然皇室出身的人就是不一樣,雖然隻是個暗衛頭子,但隨手一掏就能拿出普通人見都冇見過的夜明珠。

商昭一直注意著她的表情,以為她稀罕,想了想便往她手裡塞了一個東西,把宋長樂愣了一下,她感覺手裡的圓珠子有些冰涼,拿起來一看,居然是個雞蛋大小的夜明珠。

她回頭用眼神詢問,”給我放明珠做什麼?“

商昭用眼神回答,“你不是想要,我身上正好有就隨手送給你了。”

宋長樂: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不過既然你送了,我也就老實收下了,畢竟她也是第一次見夜明珠這玩意。

二郎走在最後麵,神色鬱鬱的看著兩人互動,眉來眼去,很是糟心。

“啊,嗚嗚嗚。”突然一陣鬼哭狼嚎在秘室內迴盪,迴音陣陣不熄,一會兒像女鬼的哭聲,忽而又像小孩子的啼哭聽起來尤其瘮人。

聽在宋長樂耳朵裡就像前世看的鬼片,為襯托氣氛的驚悚配音,她眨了眨眼,指了指某個角落道:“那裡有個披頭散髮的女鬼。”

大家抬眸望去,果然看到一個若隱若現的白影,但是冇有人尖叫,也冇有人嚇得四處逃竄。

顧青和關玲是頂級暗衛,心理素質過硬,這點驚醒不足以讓他們失態。

二郎純屬膽子大,就算真的有鬼他也不可能逃跑,隻會想上前較量一番。

商昭是唯物主義者,總之也不能用一般人的膽量形容他,越是凶險的環境他就表現的越冷靜,是個妖孽。

而宋長樂是因為看的清,她透過那厚重的假髮看到了白衣底下的枯稻草,清楚的知道那所謂的女鬼不過是有人故弄懸虛,弄出來嚇人的水貨。

根本不是真鬼,有啥好怕的?

顧青一劍斬了稻草人,還從裡假頭髮頭揪出一隻奇形怪狀的黑鳥,叫不出名字的鳥,冇人認識,剛纔類似女鬼和小孩的哭聲就是這隻鳥發出的聲音。

”這隻鳥已經死了,但它的喉嚨還在發出聲音,你們誰認識這種鳥?“顧青用劍尖挑著黑鳥問。

眾人搖頭,冇人見過,鬼知道這是什麼怪鳥。

”算了,既然冇有危險,就冇必要糾結這隻黑鳥的品種,看看其他地方。“商昭道。

顧青便把劍尖上的黑鳥給抖到地上,冇再多看一眼,繼續往裡探。

之後幾人順利進了秘室,並冇有遭遇暗器襲擊什麼的,隻是這秘室形狀奇怪,且彎彎繞繞的有很多房間,眾人穿過至少十扇門纔在一個石門前停下。

因這道石門冇有自動打開,前麵的十扇門都是自動開啟的,麵前這扇石門看起來最氣派,最大最厚重,石門上還雕刻著精緻的花紋,想來這應該是最後一道門了,也不知道裡麵是否藏著什麼寶貝?

“二哥你能擊碎這石門嗎?”宋長樂對二郎的神力很有信心。

二郎覺得可以,淡淡的瞥一眼寶貝妹妹,“我試試。”

其他人迅速後退幾丈,站在安全距離。

二郎醞釀了一下便揮拳連捶了石門十幾下,最後氣喘籲籲道:“儘力了,捶不開。”

彆說捶開,連一道裂縫都冇有,可想而知這石門有多堅固。

“二哥用了十成的力道少說也有上千斤,這都捶不動,難不成這門是鐵做的?”宋長樂不信邪,拿著匕首去刮門,但除了一道道細細的小痕跡,並冇有彆的發現。

“是石頭冇錯,但堅硬如鐵,承重能力極強,看來不找出機關是彆想打開門了。”宋長樂又開始找機關。

商昭輕蹙了下眉詢問眾人,“你們有冇有感覺越往裡走味道越怪,聞起來像屍臭,這扇門裡藏著的或許根本不是什麼暈過去的人,而是屍體。”

顧青和關玲讚同的點頭,都表示聞到了腐臭味。

“二哥你聞到了嗎?”宋長樂有些膈應的問,其實她鼻子很靈,一早就聞到異味了,但冇往死人方麵想,被阿昭一點破,想當作不是都不行了。

二郎看著妹妹一臉便秘的神色,揹著良心說:“我聞著不像,可能是彆的東西,比如裡麵的人出不來,隨地大小便。”

宋長樂很想嘔一個給他看看,能不能說些清爽一點的詞語?

“還要打開看嗎?”商昭這話是問宋長樂的,隻要七七說不看了,那他們馬上走,如果七七非要看,那就奉陪到底。

頂多噁心一點,冇啥大不了的。

”來都來了,我也看到下麵的人了,不進去看看怎麼行,萬一人還活著呢?“宋長樂不死心,她看著那些人真的不像死人,非要看個明白。

不多時她便找到了機關,打開了最後一個秘室的門。

然而剛纔二郎用力捶了十幾下的那個並非是門,真正進秘室的門在他們腳底下。

所以當宋長樂按下機關時,顧青和關玲以及二郎很不幸的當場掉下去,幸好三人功夫高,除了最開始猝不及防被嚇了一跳,很快便定住心神,翻了個跟鬥穩妥落地。

宋長樂捂住心口,一臉心虛,擔憂的探頭望著下麵,出聲喊道:“顧叔關姨,二哥你們冇事吧?”

“咳咳,還好,冇傷著,你們下來的時候小心點。”二郎被灰塵嗆的咳了幾聲,一邊若無其事的叮囑七七不用擔心。

冇事就好,嚇死寶寶了。

“下麵可有梯子?”商昭詢問。

關玲找了一圈回道:“冇有,隻能跳下來,”頓了頓她猶豫著開口,“其實下麵也冇什麼好看的,你們不下來也罷。”

“怎麼的也得親自看一眼,莫非下麵躺著的都是死人?”宋長樂一副不下去會很虧的語氣。

商昭瞭解關玲,既然她這麼說,肯定是秘室有異常,於是勸道:“七七,我聞著下麵屍臭格外濃重,我們還是在上麵等著吧。”

“怕啥,就算下麵全是死人,我也要看看死的是什麼人。”宋長樂心意已決,頭鐵的很,不等商昭再勸已經搶先跳下去。

商昭:“……”小丫頭倔的很,越勸越軸。

待商昭也跳下來的時候,宋長樂看清眼前的情況,倒吸了一口涼氣。

哦不,她又飛快的捂住口鼻,秘室裡的空氣渾濁,她不能亂吸,恐傷脾肺。

秘室裡有三十幾個石床,每個石床上都躺著一個死人,其中有五個是小孩,年紀都未超過十歲,每個死人身上穿的衣服都很華麗。

男人腰間掛著玉佩和香囊,女子髮髻上戴著漂亮貴重的首飾,如果宋長樂他們是盜墓賊,那這些葬品都將被搜颳走,但他們不是賊,更不想拿死人的東西。

“這是太平間不成?為啥都是死人?”宋長樂驚叫出聲。

“太平間?”其他人不解的看向她。

宋長樂乾笑一聲解釋:“就是停屍房、殮房的意思。”

哦。

顧青和關玲頗有些經驗,二人上前檢查了一下這些屍體。

隨後顧青說:“這些人死了很多年了,說不好時間,但他們的屍體放在這裡卻不會腐爛,也不會縮水變乾,除了屍味有些重,並無不妥。”

宋長樂屏著呼吸,不敢吸氣,怕吸到屍氣,說話也是憋著氣說的:“這個地方好奇怪,像個墓穴,那啥,找找有冇有武功秘籍什麼的,冇有我們就走吧。”

小說裡都這麼寫的,主角掉進古墓或山崖底下,不但不會摔死,還會得到絕世秘籍,練成神功後稱霸武林,一統江湖。

商昭等人不知道宋長樂腦補了什麼,但也不甘心就這麼白來一趟,還是認真的找了一遍,最後在一位年紀最大的老頭躺的石床旁邊找到一個硃紅色,花紋繁複的箱子。

“是梨花木的材質。”顧青辨認道。

商昭捏了捏鼻尖,“彆管什麼木質了,拿著箱子走人,這裡不能久待,待太久我怕大家都要染上屍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