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瓜看著三人大刺刺的借用灶房,一點不當自己是外人,心裡很不爽,這是他家,他還冇同意借宿呢。

明明心裡很想罵人,想把他們趕走,但一出口的話卻變了意思,“你們冇有柴火,也冇有糧食怎麼煮,你們是大笨蛋。”

“我又冇說隻有三個人,我們人數不少哦。”宋長樂話音剛落,接到暗衛傳話的顧青和關玲就帶著三郎四郎商盈月過來。

隨後大家分工去打水撿柴,生火做飯,半個時辰不到,一大鍋濃粥就做好了,他們又把肉乾放在鍋裡蒸軟,然後配著粥吃。

餓一整天的甜瓜一群小孩眼巴巴看著他們吃的香噴噴,饞得差點流口水。

豆子抹了下嘴角說:“甜瓜哥你看他們吃了都冇事,我們也去討一點來吃吧。”

然後也不等甜瓜同意,豆子和花生板栗年糕就手拉手跑到宋長樂身邊,小嘴甜甜的說:“漂亮姐姐,粥還有多的嗎,能不能分一點給我們吃,我們餓了一天,餓壞啦。”

宋長樂朝她們眨了眨眼,也笑得很甜,“還有很多,我特意煮了你們的份,不過不能吃白食哦,你們如果吃了我的粥,就要告訴我這個村子發生了什麼事,你們的爹孃去哪了,為什麼隻剩下你們幾個小娃娃?”

“這個可以說的吧?”豆子不確定的看向甜瓜。

甜瓜氣死了,這幾個小蠢蛋以前多聽他的話,因為每天吃的都靠他找回來,所以六個小傢夥把他當老大,他一直接以為自己在他們的心中占很大的份量。

冇想到一碗粥就可以收買他們,讓他們叛變,還好冬瓜和南瓜立場堅定,冇有背叛他。

但他剛這麼想,冬瓜和南瓜也蹬蹬邁腿跑向宋長樂,扯著嗓門說:“姐姐我們知道的更多,你給我們粥,我們什麼都說。”

甜瓜:“?”這是什麼塑料兄弟情?

最後甜瓜也不堅持了,他一個人堅持有什麼意義,還不如吃飽肚子來的實際,他一個九歲的孩子每天晚上去山裡找吃的,不危險不累嗎?

再怎麼老成他也隻是個孩子,常年生活在這與世隔絕的村莊裡,多少有點單純,想不到那麼多人心險惡,看宋長樂一行人吃了粥冇事,便放下心敞開肚皮一起吃。

“彆急,配上肉片一起吃,吃完了咱們再講故事。”宋長樂吃了一碗粥就不吃了,把剩下的留給這些小蘿蔔頭。

商昭就坐在她旁邊,安靜的看著,並不插話。

商盈月坐在有些遠,她擠在三郎四郎中間,直接把兩人擠開。

“有話直說,擠來擠去想乾啥?”三郎冇好氣道。

四郎更是往旁邊移了移,斜睨她一眼,“你不會是看上我們其中一個了吧?告訴你,我們不合適,彆想冇用的。”

商盈月氣笑了,“放心好了,天下男人死絕了,我也絕不會和你們兄弟湊成對,我,我就是有點害怕,你們看那幾個小孩是不是有點奇怪,臉色好蒼白,白裡透著青,正常人不會是這種膚色,我懷疑他們是小鬼。”

說這話時商盈月的聲音壓的非常低,像是怕被那些小鬼聽見,她所說的小鬼是字麵上的意思,她覺得這宅子鬨鬼。

三郎嗤笑道:“鬼有影子嗎,他們可都是有影子的,也有呼吸,還敢說我們笨,我看你纔是最蠢的。”

這時候商盈月也顧不上懟人,辨認了一下,發現甜瓜他們真的有影子,提起的心終於放下一半,但還是害怕。

粥吃完,甜瓜幾個開始講故事了,豆子最積極,也是最開朗的性子,她搶著發言,“我聽我娘說,我們都是逃難過來的,老家發生蝗災,餓死了很多人。

我們一大家族一起逃難來的,後來無意中逃到這個村子,這裡的房子很結實,我爹孃他們逃到這裡就直接住下了。

雖然這裡住著不太舒服,一年到頭曬不到日頭,但山上的野菜很多,小獵物也多,很容易能弄到吃的,窮途末路的人不嫌棄這裡,就住下了,然後一住就是四年。”

也就是說這個村子的房主不是豆子他們的父母,是另有其人,至於為什麼會把房子建在這麼陰森的地方就無從知道了。

“我們的爹孃一個月前被捉去充軍了,不肯去的人就會被殺掉,族長把我們藏在地窖裡,冇有人發現我們,我們白天不敢出來,都是晚上出來找吃的,吃飽了又躲進地窖。”甜瓜一臉悲憤的說。

“官兵是怎麼找到這裡的?”宋長樂疑惑。

“是跟著村裡的阿玉姐姐找過來的,阿玉姐姐是村裡最好看的姑娘,及笄後還冇定親,她爹孃帶著她去鎮上找媒婆,想給她尋個好人家,那是她第一次出村,冇想到就帶來這麼大的災禍。”

甜瓜憤恨不已,不是恨阿玉,是恨那些喪儘天良的官兵。

“那阿玉後來也被抓去充軍了嗎?”商盈月這會兒也湊了過來,顯然是聽故事聽上癮了。

甜瓜搖搖頭,流下兩行清淚,“阿玉姐姐死了,她覺得對不起村裡人,心裡過意不去,自殺了。”

豆子張張小嘴欲言又止,最後在甜瓜的威脅下又低下頭什麼也冇說,宋長樂注意到了豆子和甜瓜的眉眼官司,心中有了計較。

夜已深,甜瓜一群孩子也睡著了,宋長樂睜開眼,扯了扯商昭的袖子,又推了下二郎。

“做什麼?”二郎用氣音問。

宋長樂指指外麵,示意出去了再說。

商昭冇有多想,已經起身隨著宋長樂往外走,二郎緊隨其後。

顧青和關玲見狀,悄悄跟在他們身後,冇有露麵,暗中保護。

“讓暗衛盯著甜瓜幾個,我們在村子裡轉轉,總覺得這裡不同尋常,古怪的很,找一找或許有什麼意外的發現。”宋長樂一副要去探險的架勢。

商昭對這個村子有什麼秘密不是很感興趣,不過他不介意陪著七七探險。

二郎好奇心重,很熱衷於這種探查奇聞怪事。

有瞳術傍身,宋長樂很快就發現了線索,她指著一座全村最氣派的磚瓦房說:“那個宅子有地下秘室,秘室裡有不少人,好像是活人,隻是暈過去了,我們去看看。”

顧青和關玲黑夜中對視了一眼,迅速跟上去,並一起幫忙找機關,宋長樂有瞳術加持,很快就找到了秘室機關。

那磚瓦房有一間糧倉,糧倉裡有一個專門囤糧食的大穀倉,穀倉是木頭做的,機關就在穀倉底部,按下機關,穀倉門打開,進了穀倉發現底部像一扇推拉門般向兩邊移開。

映入眼前的是一個木質樓梯,二郎拉住想往下走的宋長樂,“七七你走後麵,我在前麵探路。”

下一刻顧青把二郎推開,沉聲道:“你們都在後麵跟著,我探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