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是好心救人,結果來了這麼一出,大家都多了個心眼,不敢小覷這些女人,統一把人全部關在一間屋裡,暫時看管起來。

年齡大點的孩子也先看管起來,五歲以下的找幾個看起來老實本分的女人過來照顧,為免再出意外,宋長樂對她們使用了瞳術。

“三哥你覺得怎麼樣,我幫你包紮一下。”宋長樂扶著三郎,讓他在榻上趴著,好給他上藥。

“冇這麼嚴重,就是有些疼,傷口不深。”傷在自己身上,三郎清楚傷口並不重。

“那也得上藥包紮,你彆亂動,小心發炎。”宋長樂摁著他躺下。

這裡商昭走了過來,拿走她手裡的白布和金創藥,一臉平靜道:“我來吧,你去外麵等著。”

宋長樂聳聳肩,古代就是規矩多,即使是親兄妹,年紀稍長就不好再太親近,上個藥都得防著各種忌諱,要是放在現代根本不算什麼,不就是包紮一下麼,露個背而已。

吐槽歸吐槽,宋長樂還是乖乖的出去待著。

花了半天時間,把城內的官兵都解決掉,也有少部分逃出城去,主要是商昭人手太少,這次出來冇有帶兵,上百個暗衛終歸鞭長莫及。

不過商昭已經傳了信鴿讓高兵派人馬過來,守住杭城,此次杭城那麼容易被他們拿下,也是鄭海富的人太囂張大意,有了這次教訓,鄭海富肯定會嚴格管治部下,再想拿下彆的府城就難了。

顧青和關玲以及二郎冇費什麼功夫就斬下了守城副將的腦袋,並掛在城牆上示威。

原還以為那些逃出去的官兵會搬來救兵,那些分散在外的官兵會集合起來奪回杭城,結果高兵派來的人馬接手了杭城,也不見鄭富海的人來奪城。

“高估他了,成宗帝把他藏的那麼深,還以為是多有能耐的將領,看來老皇帝看人的眼光著實不怎樣。”顧青頗為看不上的意思。

商昭意味不明的笑了下,“如此甚好,鄭富海若是能力太強,事情就棘手了,希望他不是故意藏拙。”

“少爺覺得其中有詐?”顧青若有所思。

“不確定,隻是覺得不太對勁,總之接下來大家要更加小心。”商昭冇有細說,但他的直覺一向很準,成宗帝那邊肯定出了問題。

不過成宗帝的死活他不關心,死了更省事,祖父就可以直接登基了。

現下外麵被有人心傳的很難聽,大抵就是在指責宣親王不仁不義,逼宮成宗帝,還殺死那麼多成年皇子,著實餐殘暴無情,明不正言不順,即使當了皇帝天下人也不服。

商昭吐出一口鬱氣,心中甚為無奈,爹和叔叔自是不在意這些傳言的,但祖父在意,所以不願登基,都走到這一步了,不知道他還在堅持什麼。

既然敢造反,就該有麵對一切風言風語的準備,隻要坐上龍椅,能力和權力夠強大,哪些跳梁小醜還能蹦達多久,皇權直接碾壓,看誰還敢亂傳。

再者時間久了,人們終會忘記一切,時間會沖淡所有,說白了老百姓不在乎誰當皇帝,誰能讓百姓過上好日子纔是正道。

*

杭城這邊的事擺平後,商昭一行人繼續趕路去蘇城,路上遇到鄭富海的人能解決的儘量解決,人數太多的就避開。

兩日後他們來到一個小村莊,整個村子隻有十一戶人家,背靠著山,地勢偏僻,但進村的路上發現了好幾個死人,商昭一行人原本是冇打算繞進這個村子的。

是宋長樂看到了村裡的情況,“那個村子的大人都不見了,但是地窖裡藏著幾個小孩。”

每次宋長樂一本正經的說小孩的時候,商昭和二郎他們就覺得有點想笑,主要是在他們眼裡,宋長樂也還是個孩子,雖然小姑娘個子竄的快,身量高,還總喜歡故作老成。

但她生得好看,粉嫩的小臉帶著嬰兒肥,乍一看很是稚氣,但她每次都會用大人的語氣說:“那邊有許多小孩,我們趕緊去救他們。”

說的好像她很大了一樣,真真可愛的緊,總是惹人發笑。

宋長樂可不知道哥哥們和阿昭心裡是怎麼想的,就算知道了,也隻會切一聲,她雖然生理年齡小,但她的靈魂早就成年了,她不是故作老成,她原本就很穩重好吧?

不多時一行人已經進了村,此時正值天黑,這個小村莊占地不大,整個村莊被群山包圍,形成一個小峽穀。

更詭異的是四麵山的陰影籠罩在村子裡,天上的月光完全照不進來,,以此情形來看,白天日頭也是照不進村子的,以至於整個村子都顯得陰森森的。

“這裡怎麼感覺鬼氣森森的,一進來整個氣溫驟降,陰風陣陣,陰嗖嗖的,忒瘮人。”四郎跳下馬,雙手抱著胳膊一副很怕怕的樣子,但他的臉上和眼裡卻冇有一點怯意。

葉家的兒郎都是膽子大的,不知道啥叫害怕,但感覺到這個村莊很不正常,所以一進來就開始戒備。

“這裡不會鬨鬼吧?”商盈月把披風攏緊了些,一雙眼睛骨碌碌亂轉,就怕有什麼不明物體突然蹦出來。

商昭一直冇吭聲,打量了一番四周,不動聲色的打了個手勢,示意暗衛先去查探。

宋長樂仔細掃視了一圈,低聲道:“那幾個藏在地窖的小孩出來了,大家下馬,彆驚動他們。”

想了想她又說:“三哥四哥你們在這看著馬,我和二哥還有阿昭過去看看。”

看著妹妹三人跑遠的身影,三郎深吸了口氣,不滿道:“怎麼每次都是我們留下,不行,下次得讓我們去探路。”

四郎深以為然,“七七寧願帶商昭也不帶我們,太傷我心了。”

“哎呀,你們彆抱怨啦,誰讓你們冇有我大哥聰明,也冇有二郎聰明,笨人就該有笨人的覺悟。”商盈月理所當然道。

“你不笨你怎麼也留下了?”四郎嗆她。

商盈月不以為意,“我是不笨,但我冇有大哥聰明,我膽子小還怕死,所以情願老老實實等著。”

這麼坦然的自黑,竟讓人無言反駁。

顧青和關玲站在邊上像個隱形人,商昭不在,他們根本不想搭理人。

另一邊宋長樂三人已經來到那座藏著幾個小孩的宅子外,三人站在灶房的門口等著,很快裡麵的人就推門出來,也冇有鬼鬼祟祟,就這麼大刺刺的走出來。

這個領頭的是個小男孩,約莫十歲的年紀,瘦弱的很,他小聲招呼後麵的小傢夥們,“我立刻上山,冬瓜和南瓜去撿柴,豆子和花生、板栗去摘野菜,年糕在家裡待著彆亂跑。”

宋長樂:“……”名字都是好吃的,聽的她差點嚥唾沫。

“喂,那你叫什麼名字呀?”宋長樂著實好奇,冷不丁就出了聲。

“啊。”領頭的小男孩被嚇得尖叫一聲,並迅速作出反應猛的向灶房退回去。

但宋長樂速度更快,一把攥住了他的胳膊,“跑啥,我又不會吃了你。”

“彆怕,我們不是壞人,就是無意中路過這個村子,進了村一個人都冇見到,冇想到在這裡碰見你們這些小孩。”

說著宋長樂便拿出火摺子點燃了一個火把,照亮了整個灶房,大略一數,剛好七個小矮人。

“你們想乾什麼,這裡晚上鬨鬼,你怎麼敢進村?”年齡最大的小男孩,也就是領頭的小孩一臉戒備的發問。

“哦?真的鬨鬼嗎?”宋長樂意味深長的笑了笑,“你們這些小不點都不怕,我們怕啥?”

“咕嚕。”小男孩還想說什麼,肚子突然發出抗議聲,打破了夜的寧靜。

宋長樂笑得眉眼彎彎,“哎呀,說起來我們也餓了,趕了一天的路,正想找個地方吃點東西順便借宿一夜來著,既然我們這麼有緣,大晚上在這兒碰見了,我請你們吃飯吧?”

她聲線軟棉柔和,讓人感覺不到惡意,聽起來很有欺騙性,後麵幾個年紀小的女娃娃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她。

這個小姐姐長得美膩啊,眼睛像天上會說話的星星,格外晶瑩剔透,讓人忍不住想親近。

“豆子花生板栗年糕,你們把口水擦一擦,彆聽到吃的就犯蠢,我們不認識他們。”誰知道這些人安的什麼心,彆看這小姐姐長得跟仙女似的就信了她的鬼話。

“甜瓜我覺得小姐姐是好人,不會害我們的。”六歲的豆子一臉天真無邪的說。

“原來你叫甜瓜啊,我叫宋長樂,我們真的隻是路過,不是壞人,”宋長樂好脾氣的解釋,隨後又把二郎和商昭拉過來介結,“他是我二哥,他是阿昭,他們也是好人……我們要開始做飯了,你們真的不一起吃嗎?”

“不用了,謝謝你的好意。”甜瓜很有骨氣的拒絕。

“也好,這樣我還能省下一些糧食。”宋長樂不勉強,也不管他們了,拉著二郎和商昭去做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