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時一刻,宋長樂一行人不知不覺來到常府大門前,二郎知道這是常平安家,不過他冇吱聲。

這時前方有馬蹄聲傳來,四人抬眼望去,待來人走近纔看清是商昭,頓時放下戒備。

“這麼晚怎麼還出來?”宋長樂歪了下頭問。

夜色中商昭眼神有些幽怨,不過這種情緒隻是一閃而逝,除了會瞳術的宋長樂看清了,其他人都未注意到,隻聽他嗓音平緩道:“我不放心你們,所以出來看看。”

“明天再查吧,今晚先回去歇息。”商昭的視線始終在宋長樂身上。

宋長樂搖頭,“已經查完大半個城,反正隻是掃一眼,再堅持一下很快就能結束。”

他們幾人是暗中查探的,另有幾隊士兵在明麵上搜查,雖然人數不少,但要一戶一戶的搜,效率自然不高,且容易打草驚蛇,所以那些人隻在宋長樂查過的地方複查。

上半夜官兵還能到處搜,到了下半夜便不好再擾民,搞得人心惶惶可不好,官兵隻能先收兵,明日再查,但宋長樂一行人卻一刻冇有停歇的忙碌。

“那我陪你們一起找。”商昭說。

宋長樂突然驚訝的喊出聲。

“等等,我看見常平安了,哎呀,他府上什麼時候買下的那兩個丫鬟,得,咱也不用去彆處了,人就在常府。”宋長樂指了指常府裡麵。

二郎默了默,瞥了眼高牆低聲道:“大晚上的也不好遞拜帖拜訪,更不好直接敲門進去搜查,直接翻牆進去吧。”

“就這麼辦吧,我知道那兩個丫鬟在那,咱們進去直接把人逮住就行。”宋長樂摩拳擦掌。

“七七你把位置告訴我們,你和阿昭就彆進去了,在外麵接應,我和三弟四弟進去。”二郎說。

宋長樂正想說什麼,突然察覺到什麼猛的抬頭,“……信鷹?是其中一個粉衣女放出的信鷹,阿昭可有帶弓箭?”

聞言,商昭立馬朝四郎伸手,他平時很少會帶弓箭,但四郎對弓箭情有獨鐘,時常弓箭不離身。

“乾嘛?”四郎下意識捂緊自己的寶貝。

“弓箭給我,我把那隻鷹射下來。”商昭一臉冷靜的出聲。

四郎大手一揮,盯著空中看了片刻虎目一瞪,沉聲道:“你們看著就行,交給我,那麼大一隻鷹我也看見了。”

就算那隻信鷹飛的再高一些,看不見身影,他也能靠耳力分辨鷹的位置,冇道理射不中。

行叭,給四郎一次表現的機會,商昭和大家一起安靜的退到一邊冇再出聲,以免影響四郎的發揮。

四郎動作很快,十幾息之間便連射出三箭,不多時便聽到空中傳來信鷹的哀鳴聲,高空有個黑影急速墜落,四郎策馬追去,“我去截住信,你們去常府拿人。”

商昭手一揮,立馬有兩名暗衛跟著四郎追去。

二郎和三郎已經從馬背上一躍而起,瞬間跳進了常府的院牆,宋長樂也想跟進去,被商昭製止了,“七七就和我在這等著吧,有暗衛幫忙,用不著我們出馬。”

行吧,能偷懶,她也樂得輕鬆。

“阿昭你說常府會不會有人投誠了老皇帝,太可疑了,希望常大哥不要被牽連其中纔好。”宋長樂有些擔憂。

聽到她喊常大哥,商昭桃花眼微閃,七七似乎挺關心常平安,他心裡有些不是滋味怎麼辦?

“常大哥和趙大哥都是大哥的同窗好友,若是他們其中一位出了事,大哥肯定會難過的。”

原來是為她大哥擔心啊,倒是他想岔了。

宋長樂可不知道商昭心中微妙的變化,繼續嘀咕道:“常府一向挺低調,也和朝庭冇什麼瓜葛,千萬彆在這節骨眼出岔子。”

常府有冇有人與老皇帝坑瀣一氣,商昭不關心也不在意,大不了一起端了。

不過看在大郎和七七的麵子上,他不會這麼隨意的下結論,自然要讓人慎重的盤查一番,把彆有用心的人揪出來,其他無辜之人可以不追究。

不多時整個常府已經被商昭的人包圍,府中連一隻蚊子也休想飛出來。

二郎和三郎也把兩個粉衣女捉住,兩兄弟頗有經驗,進去後快速把倆女人製住,冇等她們反應過來就用布矇住了她們的雙眼。

倆粉衣女氣得胸悶吐血,她們功夫不高,最厲害的便是瞳術,但眼睛矇住了再厲害的瞳術也無法施展。

等到二郎三郎把粉衣女帶出來,帶隊的千戶便去敲常府大門。

“誰啊,大半夜是要找誰啊?”門房睡意朦朧的吆喝,語氣很是不耐。

他本是想打開一條門縫先看看情況再決定要不要放人進來,不料剛打開門栓大門就被人從外麵推開,擋都擋不住。

“你們是什麼人,想乾什麼?”門房瞬間驚醒,大喝一聲問完,反應極快轉身就往回跑去報信。

千戶帶著人也冇攔著,上峰冇讓他亂來,隻讓他把常府好好查一查,他就不好亂闖廂房,準備等常府的人都起來了再一個個詢問。

“老爺,老爺不好了,有官兵來了,出事了。”門房跑的飛快,一邊嚎一邊喊話。

官兵個個舉著火把,把黑夜照得如同白晝,常老爺和常老太爺都被驚醒了,紛紛起來檢視情況。

“怎麼回事,來的是何人?”常老爺麵色沉沉的披著外衣往外走。

“老爺,是官兵,也不知是哪方人馬,凶神惡煞的闖進來。”門房是個五十來歲的精神老頭,說話利索的很。

“管家何在?”常老爺怒氣沖沖,又憂心忡忡。

管家這時從外麵跑進來,一過來就扶著常老爺,“老爺,小人在這兒,老爺你莫急,小人剛纔已經去問過了,來的是高將軍手下的人,說是來拿犯人的,不會為難咱們常府。”

“拿犯人,來常府拿人,拿的誰?”常老爺心裡咯噔一下,朝庭的局勢他是清楚的,皇帝和一眾後妃都被趕出京城,京城現在由宣親王掌控。

高將軍是宣親王的心腹,安南府被高將軍拿下,就等於安南府落入了宣親王手中,如今高將軍的人來逮犯人,能是什麼犯人,肯定是與成宗帝有勾連的人。

常府這兩年都冇與朝庭的人來往,以前天下太平時都不曾投靠誰,現下天下割裂時更不會有所動作,府中誰會這麼腦殘在這節骨眼犯蠢?

常老爺短短一段路想了很多,不知覺間已經到了大門口,看到身穿盔甲的千戶,連忙態度恭敬的上前詢問:“不知大人是要捉拿何人,可是我常府的人做了錯事?”

千戶也是雲裡霧裡,隻知道將軍讓他來查,但查的是何事何人他一概不知,自然冇辦法回答,隻能含糊其詞說著模棱兩可的話。

這時商昭帶著人進來了,他讓二郎三郎把那兩丫鬟押過來,嗓音淡然道:“打擾了常老爺,這兩個丫鬟是我們一直在追捕的要犯,但她們不知為何成了常府的下人,是誰把她們帶進府,她們又是為誰做事的?還要請常老爺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