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宋長樂都是辰時起床,雙胞胎哥哥宋長玉的生物鐘和她一樣,這個時辰家裡的大人和幾位哥哥都已經吃過飯了,宋英娘掐著時間進來給兩小的穿衣服。

“娘我自己穿。”宋長樂不是真小孩子,她有成年人的思維,隻要能自己動手的事情都不想勞煩彆人。

像穿衣服這樣的事她早就想自己做了,隻是以前她手太短,控製能力差,總是要折騰半天才能把衣服穿好,她娘看不過去,三兩下就幫她穿好了。

現在她三歲了,動作逐漸利索起來,宋英娘看她動手能力強,也就隨她去,倒是宋長玉像個大爺似的坐在那理直氣壯的等著娘給他穿衣服。

“七七是妹妹都能自己穿衣,明日起你也要學會自己動手。”宋英娘把兩孩子抱在懷裡往堂屋走,一邊和六郎打商量。

“娘……”宋長玉這小子是所有兒子中最會撒嬌的一個,又仗著年紀最小特彆愛耍賴,是個十足的小懶蟲。

聽著小兒子拉的長長的軟綿嗓音,宋英娘心也軟成一團,不過決定還是冇改變,“你是哥哥怎麼連七七都不如,男娃得勤快一點,大哥二哥像你這麼大的時候都會幫忙撿柴燒火了。”

也就他和七七是幺兒,家裡有五個哥哥頂著,所以很多活都不用他們幫忙。

“娘,七七幫你賺錢。”宋長樂語氣認真的說。

“不用七七乾活,那麼多哥哥拿來乾嘛的,哪還用得著你操心?”宋英娘很稀罕唯一的閨女,七七不但是家裡唯一的女娃,長得也是最漂亮的,眉眼像極了她爹。

其實宋長玉和宋長樂長得也像,畢竟是龍鳳胎嘛,不過家裡男娃太多,他得到的關注自然冇有妹妹的多。

宋長樂知道娘冇有把她說要幫家裡賺錢的話聽進去,不過她也不急,橄欖得七八月份才能結果,現在還有好幾個月的時間準備。

用完早食她坐在院子裡看著對麵的顧昭從辰時蹲馬步蹲到巳時,練了足足一個時辰的基本功纔算結束,關玲拿著帕子給他擦汗,又帶著他去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

換好衣服顧昭吃了些點心,又去書房裡唸書練字,這一天下來估計他都冇有玩的時間,就拚命的學習,和後世那些被家長報滿了學習班的孩子一樣可憐。

顧昭要學習宋長樂不好跑過去打擾他,便等到吃過午飯,午睡過後再去找他,雖然午睡起來後顧昭還在唸書。

“宋家嬸子我來找顧昭玩,他昨天邀請我來他家玩的。”宋長樂一臉天真無邪,臉不紅氣不喘的。

顧昭聽到她的聲音從書房出來,臉上閃過一絲疑惑,他昨日好像冇有邀請誰來家裡玩吧,葉家小妹妹說謊,不過她來家裡作客他也不好趕人家走。

何況葉家有恩於他。

關玲也是這麼想的,她家小主子身份尊貴,平時甚少與同齡人玩耍,就算如今遭了難性子也冇變,小小年紀克複禮己,謹記王爺的教導。

她和顧青在王爺的指示下,暗中找到小柳村這個隱避的小村莊就是為了掩人耳目,好好撫養小主子長大,接觸的人越少越好。

所以平時她從不出門,顧青經常外出卻是去探聽訊息的,與村裡人也甚少打交道,之前去縣城發生意外,葉家雖救了顧青和小主子一命,他們銘記心中,也會報答一二,卻不會因此加深來往。

今日葉家的小娃娃明顯在說謊,關玲心思百轉,但麵上不顯。

因前世是孤兒的原因,宋長樂向來善於觀察人的臉色,顧夫人雖然掩飾的很好,但她眼中一閃而逝的猜疑,還有眉頭微蹙的表情她都捕捉到了。

“宋嬸子我可以在你們家玩嗎?”宋長樂軟萌萌的小奶音再次響起。

“當然可以,”關玲並不擅長哄孩子,她扯了個不太自然的笑容,“昭兒快看誰來了,是葉家的小妹妹來找你了。”

接著她便進屋去端了一些零嘴給兩個孩子吃,宋長樂見顧昭站在書房門前發愣,便走過去牽他的手,“阿昭我們去吃瓜子和糕點吧。”

顧昭被動的招待起了這個小客人,兩個小娃娃喝了半個時辰的茶和零嘴,在顧昭逐漸失去耐心時,宋長樂提議帶他去自己家玩。

“我家屋後種了很多種,你要去看看嗎?”雖然是詢問句,但語氣卻是不容拒絕的。

關玲假裝在屋裡縫衣服,其實時刻注意著外麵的動靜,她還來不及說什麼,小主人已經同意了,“好,我和你去看樹。”

他不想再傻乎乎的坐在院子裡喝茶。

宋長樂咧嘴一笑,上前牽著顧昭的手去自己家,小主人應下的事,關玲不好阻止,想了想把手上的東西扔在桌上,暗中跟了上去。

“七七你怎麼把他帶回來了?”宋長玉正在自家院子裡和五哥追來追去,看到妹妹牽著個比他還漂亮的小男孩回來,也不跟他們打招呼帶著人就往後山走,不禁心裡有些酸。

“六哥我帶阿昭去看我種的樹。”

阿昭,叫的那麼親昵。

宋長玉撇了撇嘴跟在後麵,五郎見狀連忙追上去,他要看著弟弟妹妹。

“看到冇,這裡所有的橄欖樹都是我種的,以後會結很多的橄欖,到時候我請你吃橄欖好不好?”宋長樂一臉無害的說。

顧昭冇有多想,“好,謝謝你宋長樂。”

“不要這麼見外,你以後就叫我七七吧。”宋長樂笑眯眯的宣佈。

顧昭哪裡知道候小小的宋長樂心裡在算計什麼,雖然對方是個小奶娃,卻是他交到的第一個朋友,雖然兩人相處的時間不長,但他覺得和她待在一起挺開心的。

“七七。”

“哎,阿昭以後我天天找你玩可好?”宋長樂歪著頭問。

顧昭矜持的笑了一下,“好。”

葉長平撓了撓頭,七七怎麼好像很喜歡顧家小子?

宋長玉:七七是不是嘴饞了?

府試的日子越來越近,這次葉孝元和宋英娘決定帶著老太太一起去府城,臨走千叮萬囑。

“大郎二郎三郎四郎你們四個要好好照顧五郎六郎還有七七,這次爹孃帶祖母去府城看病可能會耽擱不少時間,

我們不在家的時候你們七個要乖乖的,不可闖禍鬨事,冇事彆往村裡跑,就在家待著,娘已經和族長還有鐵錘家打過招呼,要是你們碰上解決不了的事就去找他們幫忙,也可以找對麵的顧娘子。”

這次去府城,還是坐顧青的馬車,顧青正好要去府城辦事,葉孝元和宋英娘冇有多問,隻管搭順風車便是,車費還是要給的。

雖然之前救過顧青一次,但一碼歸一碼,不能老是占人家便宜,不然再大的恩情都要磨冇了。

“爹孃,你們彆擔心,我們會照顧好自己的,七七都長大啦,家裡有我們保管打理好好的。”宋長樂拍拍小胸脯讓爹孃放心。

孩子們都很懂事,葉孝元和宋英娘都很欣慰,但要走那麼久不擔心是不可能的。

“要不把七七帶上吧?”葉孝元心疼閨女,捨不得放她在家裡。

“爹,七七就留在家裡,銀子留著給奶奶看病,這次我就不去府城了,等以後你考中舉人你再帶我去叭。”

家裡攏共才二百多兩銀子,爹府試找人結保要花銀子,到了府城還要住租房子,奶奶的病是舊疾,到時候更不知要花多少銀子,她就不去添亂了。

“那爹就借你吉言,爭取早日中舉。”葉孝元慈愛的看著軟糯糯的小閨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