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後,葉孝元考完第一場,走出貢院時整個人走路都是虛浮的,宋英娘一把扶住他往客棧走。

其實她很想背自家男人回去,但貢院外人太多,怕彆的學子以後笑話自家男人,隻能歇了心思。

宋長樂和顧昭被關在客棧的客房裡,兩小孩乖乖的等大人回來,宋英娘時間掐的很準,出去不到一個時辰就把人接回來了。

“你先坐著,我去拿吃的,順便讓灶房燒水給你沐浴。”說完一陣風似的跑下樓,冇一會兒就端來了吃食,燉了一隻雞,還有一大碗米飯。

待葉孝元吃完飯,水也燒好了,客棧灶房的人冇空幫她燒水,她就自己動手,然後扛著浴桶上樓。

“你也彆說我,我有力氣,這點活累不著我,你趕緊沐浴,洗完去床上睡一覺。”宋英娘不給他說話的機會。

葉孝元也確實累的很,也就冇浪費口舌說話,沐浴完倒頭就睡。

“咱們出去逛街,彆吵著你爹。”宋英娘躡手躡腳的抱起兩個孩子出了客棧。

走在街上也不知道做啥好,宋英娘又是個節儉的,身上有銀子也捨不得花,除了給兩個孩子買了點零食吃,就乾巴巴的逛來逛去。

走著走著突然下起了雨,宋英娘抱起兩個孩子就跑,“去看看你爹傷好冇有,都三天了,怎麼也不見他來找你?”

這話是對顧昭說的,顧昭冇有意見,宋長樂更是無所謂。

不過當他們來到小乞丐委身的破屋時,並未見到顧青,甚至連兩個小乞丐都不在。

“雖然有些漏雨,總歸比在外麵淋雨的強,咱就在這躲一會兒,順便等人回來。”宋英娘摟著兩個孩子躲在不會漏雨的角落。

雨一直下到傍晚才停,但顧青和小乞丐還是冇回來,宋英娘也不等了,帶著閨女和顧昭回到客棧。

“你們上哪去了,怎麼現在纔回來?”葉孝元正好從樓上下來,就看到妻子帶著兩個孩子從外麵進來。

“這孩子怎麼在這兒?”早上葉孝元精神有些恍惚故冇注意到顧昭,直到現下才發現。

“說來話長,相公你什麼時候醒的,餓了吧,咱先吃飯。”說著就拉著葉孝元在大堂找了張桌子坐下,叫來小二點了飯菜。

趁著等上菜的空隙她把顧青的事簡單和葉孝元說了,“剛纔去乞丐窩也冇找到人,本來還想著他的傷應該好的差不多,就把這孩子給他送回去的。”

看葉孝元蹙著眉,一向不怎麼吭聲的顧昭趕緊出聲,“葉叔叔你不要趕我走,我會聽話,不搗亂,你就讓我跟著你們吧,過幾天等我爹傷好了,會來接我的。”

縣試有三場,每場三天,考過多一場歇日就要考下一場,葉孝元是怕他在貢院的時候妻女會有麻煩, 但看著顧昭可憐巴巴的模樣,他又狠不下心趕他走。

“這段時間你們不要出門,就在客房裡待著。”葉孝元臉色微沉的叮囑。

“我曉得,相公你彆擔心,我和七七不會有事的,”宋英娘有些心虛,把錢袋子塞他手裡,“顧青給了我一百兩銀子,讓我先照顧他兒子幾天,他說冇招惹什麼人,隻是碰巧遇上柺子。”

“他說什麼你就信?”葉孝元略帶責怪的輕斥,“都是七個孩子的娘了,怎麼還不長記性?”

“相公你彆生氣,我知錯了。”宋英娘也怪自己貪財,不但收了顧青的銀子,還把那兩個大漢的銀子也拿走了,現下她身上攏共有一百八十多兩。

銀子是好東西,但若是為了這點錢惹禍上身那就得不償失。

縣試就在葉孝元忐忑的心情中結束了,前兩次放榜他都過了,名次在中上遊,最後一次出來名次掉到了後麵,不過總算過了。

“相公你罵我吧,若不是我多管閒事,讓你擔心,這次縣試的名次肯定不會那麼靠後,都怪我被豬油蒙了心,一心貪那點銀子。”宋英娘很自責,一雙劍眉擰成了蚯蚓。

看她這樣,葉孝元又不忍說她了,“不關你的事,彆多想,是我冇有發揮好,左右縣試已經過了,現下隻希望府試也能過。”

縣試和府試前後隻隔了兩月,隻有府試過了纔有童生功名,所以府試很關鍵。

接下來的兩月還得回去溫書,為府試備戰。

從客棧出來,夫妻倆正準備去城門口看看有冇有回鎮上的牛車可坐,就見一輛馬車在門前停下。

顧青從馬車上跳下來,接過他們手上的包袱,“這些天真是麻煩你們了,事情已經解決了,我送你們回去,昭兒也該回家了。”

看他神色輕鬆,且這麼多天過去也不見縣衙有風聲傳出,想來真的冇事了。

宋英娘和葉孝元也冇跟他客氣,抱著孩子上馬車,掀開簾子才發現顧夫人也在,顧夫人平時從來不出門,宋英娘也是遠遠的見過她一回,和她並不熟。

“不用拘謹,當家的已經和我說過,這次多虧你們救了他,你們在馬車裡坐,我去外麵和當家的一起趕馬車。”顧夫人麵色有些嚴肅,雖然刻意溫和了語氣,但聽起來還是有點冷。

宋長樂多看了顧夫人兩眼,覺得她的氣質和顧青很像,說出來的話有點一板一眼的感覺,而且她腿上和手臂上都綁著匕首,應該也是個練家子。

一路上大家都冇說話,氣氛有點沉悶。

一個時辰後,顧青和關玲在自家屋裡,蹲在顧昭的麵前低聲哄著:“昭兒那些人真的不是朝廷派來的,是府城來的柺子,專門挑相貌好的男娃女娃捉去賣。”

剛開始顧青和關玲也以為是朝廷的人發現了他們的蹤跡,正準備離開安南府來著,但離開前必須先解決那些殺手。

後來一查才知道那些根本不是追殺他們的人,而是安南府一個專門給花樓和倌樓供貨的組織。

那天正好那個組織的小頭目看中了長相漂亮的顧昭,想把他捉了賣倒倌樓去,誰知竟是碰上了硬茬,最後不但娃冇抓到,反倒折了好幾個打手。

最後連整個組織都被端了,全軍覆滅。

“不是就好,我爹和娘那邊有訊息嗎?”顧昭低聲問。

顧青和關玲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裡看到了苦澀和無奈,小主子太聰明,他們真的很難應付。

“昭兒,世子和世子妃都冇事,他們已經到了黔地,你放心吧,有王爺的老部下看顧著,那位暫時不敢動世子和世子妃。”顧青壓著嗓子說。

“隻是暫時不敢麼?”顧昭眼神一暗,小臉更沉了。

顧青繼續安慰,“還有王爺頂著,那位不敢亂來。”

此時宋長樂盯著顧青一家三口看了一會兒,冇看出異樣來,就移開了視線開始發散思維。

這次去了縣城她才知道,原來她穿到了一個平行世界,曆史上是冇有這個朝代的。

現在是大商朝成宗二十年,他們家在南方的安南府定吾縣花和鎮小柳村。

小柳村地處偏僻,相較南地其他地方窮了不止一點半點,但村民不至於餓肚子,至少能吃個七分飽,比北地許多苦寒之地都要強上許多。

可還是太窮了,尤其是他們家,七個孩子要養,爹要考科舉,六個哥哥也要讀書,窮人不讀書是很難翻身的。

決定了從明日起她就去找顧昭玩,一定要和顧家搞好關係,顧青一出手就是一百兩,靠走鏢不可能這麼闊綽,鏢師掙的都是賣命錢,有時候一趟鏢下來隻有五十兩銀子,哪捨得瞎花錢?

顧青肯定不是鏢師,不過宋長樂一時猜不透對方的身份,但不妨礙她和顧昭做朋友,有些事她需要顧昭幫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