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昭身邊的人可不是吃素的,那支箭射出不到一刻鐘,暗殺的人就被揪了出來,竟是商昭身邊的暗衛之一。

這人平時還頗受商昭重視的,若不是今日他曝露,完全猜不到他是奸細,可惜的是人剛拉過來他就噴了一口黑血軟倒在地,竟是服毒自儘了,動作太快,眾人來不及阻止。

商昭顯得很平靜,看不出喜怒,但那雙黑沉沉的桃花眼卻讓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在震怒。

“查,先把宅子裡的人都過一遍,軍中的人也要防著,城裡也派人搜查一遍,看來黔地這邊的訊息朝庭已經知道了。”雖說這是遲早的事,但商昭還是覺得怒火中燒。

臨走商昭又叮囑宋長樂要小心點,他暫時顧不上她,急著趕回府看看情況。

“縣衙這邊不用擔心,我們自己能應付。”宋長樂擺擺手示意他趕緊回家。

宋長樂送走商昭後,回到家思索片刻,便跑到前院去找爹和哥哥們,此時幾位哥哥正聚在前院,連五郎六郎也在那。

“大哥二哥三哥四哥五哥六哥你們在乾嘛,今天湊的這麼齊,是準備去乾點啥?”宋長樂看五哥六哥都像模像樣的佩著刀,不禁挑了挑眉。

“去捉姦,哦不,是去斷案,下麵有個村子一個少婦,作風不檢點,村裡的大半漢子都被她偷過,前些時候有人在後山發現了一具男屍,來官府報了案,那男屍的身份已經確定,和那不檢點的女人有糾葛,咱正要去查呢。”四郎興致勃勃道。

“就你們六個,捕快和衙役呢,他們的活讓你們搶了,他們乾啥?”宋長樂好笑道。

“他們忙彆的事去了,這斷案的事原本是要爹帶著師爺去的,但眼下爹分不出身來,這案子就交給我們兄弟幾個。”四郎拍拍胸脯,表示他們絕對能行。

想了想宋長樂說:“那我也去吧,我有事跟你們說,走,咱邊走邊說。”

“你一個姑孃家怎麼能去查這種案子,不合適。”三郎不想帶七七去。

宋長樂淡淡的瞥他一眼,“三哥,我可不是一般的姑孃家,我就是要去,你還想攔著不成?”

三郎嘿嘿一笑,“我冇有小瞧你的意思,是怕嚇著你,咱還要去檢視腐爛了的屍首,那多噁心。”

“多謝三哥關心,你是怕我瞧了吃不下飯吧,放心我不看,我站遠點。”宋長樂堅持要跟,大家拿她冇辦法,就這一個妹妹,還能凶她不成?

兄妹七個先是坐馬車出的城門,城門外久生和學武學書等在那,他們旁邊還有幾匹馬,看見馬大家都激動了,都搶著要騎馬。

宋長樂也想騎馬,也跟著嗷嗷叫,“給我一匹,我要騎,都不許跟我搶。”

被一把推開的三郎:“?”七七這是撿軟柿子捏呢,她怎麼不敢推大哥和二哥?

“七七你欺負人,這馬是我先搶到的,你還給我。”三郎氣的臉都漲紅了。

“我就不,你還能把我攥下來不成?”宋長樂已經敏捷的爬上了馬背,抬著下巴嘟著嘴。

三郎深吸了口氣,“我不敢,我哪敢拽你。”要不是隻有這一個親妹妹,他可不會這麼讓著她。

“三哥。”宋長樂拉長了音喊他一聲。

聽到妹妹撒嬌的嗓音,三郎一肚子的火一下泄了,無奈的擺手,“罷了,讓給你了,不過你得記著三哥的好,日後得了好處彆忘了和三哥分享。”

“那肯定的,三哥這麼疼我,我心裡定要記著的。”宋長樂笑嘻嘻的回道。

五郎溫和的看著妹妹,笑著冇說什麼,六郎卻不服氣的嚷嚷:“七七騎術不好,讓她坐馬車,我和三哥同騎一匹。”

“六哥你少說話,好好一個俊俏郎君偏就長了嘴。”宋長樂毫不猶豫的懟回去。

“行了,都少說幾句,六郎你跟久生共騎一匹,你騎術也就那樣,讓久生指點指點。”大郎發話。

“久叔臉那麼臭,肯定不樂意。”六郎看著久生冷漠的殭屍臉,哇哇的拒絕。

“那你就坐馬車。”學武學書去趕馬車,攏共隻有四匹馬,久生大郎二郎七七四人各騎一匹,其他人隻能坐馬車。

六郎糾結了一下,最後還是走到久生旁邊,厚著臉皮道:“久叔那我就跟你騎一匹馬吧,你好好教教我。”

久生不置可否,伸手掐著六郎胳肢窩直接把他抱上馬背,六郎猝不及防,反應過來後很是羞惱。

“久叔,我自己能上馬,你不能把我當三歲小孩般抱上馬背,你太討厭了。”

久生充耳不聞,利落的翻上馬背,嗓音沙啞道:“坐好。”

一行人就這樣熱熱鬨鬨的往出事的村莊趕去,久生有點怕這七兄妹湊在一起的時候,著實太鬨騰了些,耳朵冇一刻能清靜的。

不過又喜歡他們這種活力四射,精力旺盛的樣子,這是他以前冇法感受的場麵,原來家裡兄弟姐妹多了是這樣相處的。

互相嫌棄時有,互助互愛的時候更多,小打小鬨並不記仇,這些都是生活的調劑品,不會真的傷了兄弟妹妹之間的感情,反而樂趣無窮。

七七的騎術真的不咋地,這也是她為什麼一找到機會就要騎馬的緣故,不會就要多練啊,不然怎麼熟練的起來?

她慢吞吞的騎著馬跟在馬車後麵,大郎二郎騎著馬配合她的速度護在她後麵,也不催她。

原本半個時辰的路程,愣是走了一個時辰纔到。

“前麵就是黑莊村,這個村子苗人和漢人各占一半,主要是有不少苗人女子嫁過來,這個村子的漢子普遍長得俊,還會賺錢,很受苗族姑娘歡迎。”大郎平靜的講解著。

主要是告訴宋長樂的,其他人來之前都有些瞭解,隻有七七不知道。

“那這個黑莊村風水真好,養人不說,還招財。”宋長樂神情熤熤,來勁了,她迫不及待想見識一下黑莊村的漢子們到底有多俊。

進了村,她望著那些身量高壯,肌肉虯結,統一麥色肌膚的陽剛猛漢們,有點汗,她腦補的是一個村子都是英俊瀟灑的溫潤郎君,或雅痞書生,陽光少年等。

總之不是眼前這些像即將參加健美比賽的肌肉男們,她暗歎了一聲,看來苗族女子慕強,審美很不一般,讓人隻想豎起大拇指誇一聲‘強’。

苗族女子真的太強了。

隨後宋長樂又想到那個把半個村子的男人都偷過的女子,更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厲害,這種福利一般人承不來。

“黑莊村的人是不是特彆喜歡鍛鍊,他們都會功夫嗎?”不然為什麼這麼健壯?

大郎好笑的看了七七眼,低聲解釋:“聽說黑莊村的祖先是從遼國來的,遼人體格健壯還好鬥,確實都有兩下子,不過黑莊村的村民早就成了中原人,與遼人冇有來往。”

若是有人敢與遼人勾結,這個村子早被朝庭端了,哪裡能一直留著,黑莊村的村民還是很自覺的,隻想平靜的過日子,不敢作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