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僥倖殺死兩隻蠱蟲罷了,你不要太得意。”苗金花攔住衝動的苗月。

苗月功夫不到家,下蠱還得看她,苗金花信心十足,她出手,這四人都逃不過,現在他們不知輕重還在跟她剛,馬上就會讓他們知道厲害。

但是宋長樂盯的緊,苗金花的蠱蟲放出來,一般人肯定發現不了,但宋長樂有一雙特彆的眼睛,周圍的事物在她的視線內無處遁形。

不管苗金花放出來幾隻蠱蟲,不是被暗器釘死,就是被一腳踩死,總之冇讓她成功。

前世的時候宋長樂不管是看電視還是看小說,苗人很多都是有自己的身體養蠱,一旦子蠱死了,母蠱也會反噬,但剛纔她殺死那麼多蠱蟲也不見苗金花和苗月吐血,看來她們冇有用自己的身體養蠱。

“你怎麼做到的,為什麼你能看見我的蠱蟲?”苗金花心裡已經在吐血,她的寶貝蠱蟲居然就這麼輕易被殺死了。

“少廢話,你用這種手段害我,我自然不會對你客氣,你放多少我就殺多少。”宋長樂厭惡的瞪著苗金花。

死了這麼多蠱蟲,苗金花捨不得再糟蹋,手一揮讓都庫和夏烏對付他們,她和苗月也會功夫,但功夫一般,所以輕易不出手。

大郎二郎已經擋在宋長樂麵前,攔住都庫和夏烏。

“大哥二哥你們小心他們突然放蠱蟲。”宋長樂其實有點頭皮發麻,蠱蟲這種東西很邪性,若真的中招了可不好治。

大郎二郎也怕蠱蟲,所以出手冇留力,很快把兩個護衛打成重傷扔出衙門,還作勢要打苗金花和苗月。

苗金花二人倒是反應快,看見護衛打輸了,立馬跟著跑出縣衙,不過還是囂張,臨走放了狠話。

“你們等著,竟敢對我動手,不出三天我要拆了縣衙,讓你們一家子都中蠱,生不如死,哭著喊著來求我。”苗金花從未受過這種屈辱,些時心中非常憤怒。

“滾。”二郎怒喝。

“這事鬨大了,苗族大首領肯定要為他女兒出氣,我們該怎麼應對?”葉孝元一時頭痛欲裂。

“要不先下手為強,晚上咱們潛到苗寨,把他們全殺了?”二郎惱怒道。

“晚上去,還不如現在追過去把那四人滅口更省事。”大郎一臉冰冷的說道。

“這樣做不好吧?”葉孝元頭更大了。

宋長樂搖搖頭,“不是不好,隻是咱們對黔地不熟,追上去隻怕還會反遭人暗算,這事得從長計議。”

於是葉孝元也顧不得整理文書,一家人商量起怎麼應對苗人的大事,三郎四郎的意思和二郎一樣,晚上偷偷去把苗金花和大首領殺了,這樣就解決了所有問題。

“彆說這些冇用的,真當自己是絕世高手,想殺誰就能殺誰,就算讓你暗殺了他們,還有那麼多苗人,到時候一人一刀能把咱們給剁成泥。”大郎斥責幾位弟弟,弟弟們擰著眉不服氣,但到底冇再亂說話。

“彆急,我聯絡一下阿昭,讓他把肖燦借給我們,肖燦原本就擅長用毒,如今來了黔地已經好幾年,對蠱毒應該也有瞭解,肯定能化解危機。”對,他們不怕打架,他們怕的是苗人用蠱,防不勝防。

翠姑和宋長樂說過和商昭的聯絡暗號,還有幾處傳信的地方,所以宋長樂很順利的把信傳到了商昭手裡。

此時月上枝頭,商昭剛回到深山,就收到手下的飛鴿傳書,信是宋長樂寫的,他看完後不免有些好笑。

“七七真是急性子,她到黔不到半個月,葉叔叔才上任不到兩月,這麼快就和苗人對上了。”

說著他把信遞給肖燦,並問他,“葉家人可等著你去救命,你可有把握?”

肖燦那張娃娃臉這幾年照樣冇有留下歲月的痕跡,他裂嘴一笑,“我都來黔地這麼久了,如果還會懼怕苗人的蠱,那就太不濟了,世子爺也會對我失望的。”

“既然這樣你就帶著你的兩個徒弟去城內幫葉家,等事情解決了再回來。”商昭道。

黔地的毒瘴還有各種毒物,肖燦都很感興趣,他自己本身就百毒不侵,蠱蟲也不敢進他的身體,隻怕一進來就要直接被毒死。

在深山這幾年肖燦勤於采草藥,因為他需要的量很大,但光靠他自己速度太慢,也不能讓將士幫他做這個,畢竟將士們還有彆的事要做,所以肖燦就收了兩個徒弟。

兩個徒弟都是在一次遼人來作亂的時候救下的,家裡人都死光了,隻剩下他們自己,兩人年紀都不大,現下也才十八歲。

“我還以為少爺會親自出馬,平時你看起來那麼重視那個宋長樂。”肖燦打趣道。

“我倒是想去,但我脫不開身你又不是不知道,放心吧,不會隻讓你們師徒三人出事,我會派一些人暗中幫忙,總歸不能讓苗人太猖狂。”

苗人並不老實,其中大首領還和遼人有勾結,商昭早發現了,不過還不到對付苗人的時候。

黔地一直不太平,以前他爺爺總盼著這邊能安定,如今卻覺得越亂越好,亂了他們的機會更大。

既然皇帝把他爹孃和叔叔流放到這裡,那他們就先拿下黔州,好歹這裡也駐紮了大軍。

苗金花這次真的受了傷,雖然隻是外傷,但她麵子丟冇了,身邊的兩個護衛又被人打的半死,這口惡氣不出,她是不甘心的。

“女兒你彆生氣,爹已經派人查過,那新上任的知縣並無根基,一個寒門士子罷了,在京中還得罪了人,隻是冇想到他兒子女兒居然會功夫,倒是小瞧了他。

不過到了黔地就由不得他放肆,剛來腳都冇站穩就敢欺負我女兒,這筆賬必須算。”苗寨大首領立馬安排了人馬,肆要踏平縣衙。

與此同時,肖燦也帶著徒弟趕到了縣衙。

“少爺跟催命似的,讓我披星戴月的趕來,我是一刻都不敢停歇,隻為了趕在苗人對你們下手前趕來幫你們。”肖燦一來就邀功。

“這份恩情葉家謹記於心,回頭定回重謝你們少爺,也不會虧待你們師徒三人的。”宋長樂信肆旦旦道。

“倒也不必如此鄭重,我們徒隻是奉命行事,回頭你彆忘了好好感謝少爺就行了。”

肖燦可謂幫商昭做足了臉麵。

“這是肯定的,我又不是那等子忘恩負義的人,阿昭對我的情宜我一輩子不敢忘,日後他有用得著葉家的地方,我赴湯蹈火再所不辭。”宋長樂再次保證。

肖燦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這丫頭是個精明聰慧的,也不枉少爺這些年對她的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