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英娘很快收到了葉孝元寫的信,知道他中了同進士,自是欣喜若狂,府中下人都加發了一月的銀錢。

“以前說過相公中了進士要請村裡人吃三天流水席的,現下雖然咱們冇在村裡住了,但這流水席還是要辦的,到時候把錢交給村長,讓他去張羅。”宋英娘說話算話,當年的承諾她一直記著。

為此,宋英娘和宋老太還特意帶著孩子們回了一趟小柳村,給了村長一百兩銀子,讓他把這些銀子都用來擺流水席。

“另外我再捐一百兩銀子給村裡的族學,也算是感謝大家這些年對葉宋兩家的關照。”這些年不包括柳富貴一家還在的那時候,是指後來的這幾年。

隻不過後來的這幾年算起來也是小柳村托了葉家的福,若是冇有葉家的秘方,哪有小柳村的今天?

如今的小柳村可謂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村裡的房子全都造了磚瓦房,不管男娃女娃都能在族學唸書,村民的生活比鎮上或縣上的好些人都要好。

走出去也是倍有麵子,後輩們說親都能說到更好的人家,村民們對葉家還是很感激的,現下聽到葉孝元中了進士,都說要在村口立碑。

“相公說隻是同進士,倒冇必要搞得那麼隆重。”其實宋英娘心裡想的是,他們家姓葉又不姓柳,要不要在小柳村立進碑都無所謂。

不過族長和族老們都堅持,她也冇就冇再說什麼,他們愛立就立吧,反正冇什麼損失,再怎麼說村裡還有個作坊在,護一護也行。

擺完三天的流水席,宋英娘又帶著一家子回了縣城,這會商量著要不要收拾東西搬家了,葉孝元中了同進士肯定要外放的,也不知道會外放到什麼地方去做官。

到時候一家子肯定要跟他去任職地生活,不可能讓他一個人去任職。

“再等等,等殿試結束,不久就會有結果。”大郎平靜道。

這一等便是一個多月,終於等到了葉孝元的信,說他不日就會回安南府省親,到時候再去任職,但冇說被外放到了何地。

梧州城,葉孝元在二郎和四個護衛的保護下上了船,這次從京中出來可謂是驚險重重,出了城門冇多久差點被人殺了。

一群死士追殺他們,若不是二郎他們功夫高,後來又有人暗中相助,哪還有命活著回家。

二十天後,二郎終於護著他爹安全到家,走水路也不安全,路上還是出了問題,有兩波殺手衝上船想殺他們,還連累了幾個無辜人喪命。

二郎麵色沉沉,一回到家就說:“肯定是林夢瑤搞的鬼,她以前的夫家還是有些勢力的,對付我們這樣冇根基的易如反掌,蛇蠍毒婦。”

“你們能安全回家,可是有人暗中相助?”大郎一猜就中。

“嗯,但對方不肯現身,隻在我們遇險時出來幫忙,待解決了那些殺手他們又立馬消失,想來是不願讓我們知道他們的身份。”二郎神情晦澀,隱隱猜到了什麼。

大郎與他對視一眼,隨後異口同聲道:“去問問霍老頭。”

“不知道,彆問,我是不會說的,該你們知道的時候自然就知道了,現下知道的越少越好,話說葉孝元考了個同進士是要外放到何地去做官呐?”霍老頭癱在躺椅上,眼睛都冇睜。

“黔州。”二郎神色一沉。

“林夢瑤的靠山動了手腳,給我爹搞了個九品的閒職想讓他留在京中,好受她拿捏,我的人一直盯著林夢瑤,她的一舉一動我都清楚,不過安排官員上任這件事我根本無法插手。”

知道林夢瑤的手段後,當時把葉孝元和二郎給急的哦,都不知道怎麼辦纔好,氣的二郎差點就想半夜去把林夢瑤給暗殺了。

不過冇等二郎出手,就有人幫了他們一把,等到分派的官職下來發現不是留京,而是外放去黔地做縣令。

雖說黔州路途遙遠,氣候苦寒,但怎麼的也比留在京中受林夢瑤控製的強,於是二郎趕緊帶著爹離京,都冇敢和趙隱婁他們一路,怕連累他們。

“黔地,也好啊,放心去吧,那裡應該也有熟人。”霍老頭隱約透露了一句,但不肯多說。

大郎和二郎都是玲瓏心,立馬猜到黔地可能有什麼人物在那,與京城救他們的人或許也有關聯。

“我們一家子都要跟爹一起去黔地,霍老頭你要不要跟我們一起走?”二郎與他相處了這麼幾年,多少有點感情,自是希望帶著他的。

但霍老頭哪也不想去,“我一把老骨頭了哪經得起長途跋扈,我哪也不去,就在這養老,我替你們守著這宅子,把廚娘和兩個小廝留下就行。”

二郎有些失落,但也尊重他的選擇,“廚娘給你留著,兩小廝原本就是買回來伺候你的,不過以後你可能很多年都見不到我,霍老頭你要長命百歲才行啊,不要到時候我回來你都不在了。”

“呸,臭小子就想咒我早點死,我命硬,死不了,肯定能守到你們回來看我。”霍老頭氣哼哼的罵了幾句,就閉著眼不搭理人了。

宋長樂知道要離開後,立馬來找翠姑,問她要不要去黔州,“你不是說阿昭他們在黔地麼,現在我也要去,你真的不和我們一起走?”

“當初留下是因為昭兒放心不下你,現在麼是因為還有其他事情,我們有大事未完成,如今正是關鍵時刻,我得守在安南府,冇法陪你去黔地。

這些年你功夫大有長進,幾位哥哥的功夫也很好,一路上倒是不用多擔心,除了你爹比較文弱,連你娘和你奶奶都是能打的,怕啥?”翠姑說到最後輕笑了一聲。

“我就是捨不得你啊,這些年你一直陪著我,突然要分開心裡好難過。”宋長樂抱住翠姑的腰,和她撒嬌。

“快了,真的快了,隻要這次能成功,一切就結束了。”翠姑近乎呢喃般的小聲道。

宋長樂耳尖的聽清了,但她冇有多問,反正過些時候他們一家就要去黔州,到時候肯定能見到阿昭,阿昭一家子到底在謀劃什麼,她還能查不到?

“那你多給我一些暗器防身用,還有什麼毒藥解藥的也多給一些,路上若是遇到慣會用毒的,也能及時解決。”宋長樂很不客氣的和翠姑要了一大堆東西。

翠姑好氣又好笑,這丫頭真是越來越不把自己當外人了,也是拿她冇轍,翠姑和七七處的久了,心裡早把她當女兒看待,有什麼好東西也願意給她。

“以後我老了你也要記得這麼孝敬我知道不,可彆離開了安南府就把我忘了。”翠姑點了點她的額頭。

“好,以後我給你養老,等你年紀大了就來我家,我給你留個院子,買幾個丫頭伺候你,肯定比霍老頭的待遇還好。”宋長樂乾脆又爽快的應道。

“行,我等著那一天。”翠姑欣慰的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