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闈結束時,葉二也回來了,二郎幫葉孝元掖好被子出來關好房門,看到葉二遞了個眼神,示意前者跟他到涼亭那邊說話。

“姦夫出現了,二少爺你猜猜那人是誰?”葉二聲音壓的很低,神情卻很興奮。

二郎瞥他一眼,神情冷漠並不說話。

葉二訕訕的摸摸鼻尖,隻好老實道:“是安伯公鐘會,也不知他是如何得知林夢瑤藏在莊子裡的,還發現了她打胎的事。

聽他們的對話,這二人早就有一腿,安伯公想和林夢瑤舊情複燃,但林夢瑤不肯,安伯公惱羞成怒,罵她不知廉恥,和人私通還有了孩子雲雲。”

“這麼說林夢瑤的姘頭不止一個,這女人真不要臉,和大伯子搞在一起,又和彆的男人有孩子就罷了,居然還想打我爹的主意,噁心誰呢?”二郎冷笑。

“去查,看看她還有幾個情人,到時候我揭了她的老底,讓她冇臉活在世上。”

葉一領命下去,帶上葉二一起去查。

考完會試,休息了兩天,趙隱婁已經緩過來了,來找二郎父子詢問他們是否要一起參加學子們辦的詩會。

二郎並不擅長作詩,對這些詩會賞花宴什麼的也不感興趣,想也不想就拒絕了,葉孝元是純粹不喜交際,亦是委婉的推辭。

“既然如此那我就去找常弟一起去,葉叔叔你們自便。”趙隱婁也不強求,聊了幾句便溫和有禮的告辭。

等趙隱婁離開後,二郎說:“林夢瑤回京了,咱們是一下都不能公懈,就在隱婁兄這裡躲著,等放了榜,若是中了就殿試完再回安南府,否則一放榜咱就離開。”

“都聽你的。”葉孝元好脾氣的說。

*

林夢瑤最近被鐘會煩的差點氣瘋,這個渾蛋在他親弟弟死後一年就因覬覦她的容貌,強迫她和他在一起,但大抵是礙於臉麵名聲不敢做的太過。

當年她固執的要離開伯爵府,若他不答應她就把兩人的關係捅出去,搞個魚死網破,他冇辦法隻得放她走。

冇想到這麼多年過去,得知她回京他又纏了上來,當真是陰魂不散。

“你最好不要反抗,否則我就把咱們的事捅出去,看你還有什麼臉麵見人?”這是當年她用來威脅他的話,現在他原話奉還。

林夢瑤:“?”

“彆用這種眼神看著我,說起來你年紀也不小了,但我還愛著你,所以不嫌棄,我也知道你未嫁人時喜歡過一個窮書生,那個人叫葉孝元,現在你還對他放不下,這些我都可以不計較,但你要留在我身邊。”

鐘會心想,林夢瑤以前不管不顧的要離他而去,連林府都不放在心上,吼著說他想打壓林府儘管去,她不在乎。

那麼現在呢,她在乎那個窮酸舉人葉孝元,對方不就是一張臉長得尚可,其他一無是處,這個女人真的蠢,放著他這麼尊貴的男人不要,卻要去搶那樣一個無能的男人。

“就因為我弟弟的關係,所以你介意和我在一起?”鐘會嗤笑道。

“是又如何,總之我不喜歡你。”林夢瑤一直覺得鐘會腦子有病,年紀越大病的越重,居然來跟她說什麼愛。

呸,他一個後院妻妾加起來好幾十個的老男人也配說愛?

雖然很厭惡鐘會,但林夢瑤胳膊擰不過大腿,最後還是冇辦法從了他,她大概知道自己這樣是冇辦法和葉孝元在一起做平凡夫妻了,一直以來都是她在一廂情願,葉孝元從未喜歡過她。

既然她得不到,那就毀了吧,她不幸福,也不能讓葉孝元幸福,還有他的人家,統統都不能過的太好。

放傍那日,葉孝元緊張的和趙隱婁常平安一起坐在茶樓,其實不止他一人緊張,其他人亦然。

趙隱婁和常平安說話一直心不在焉的,時不時往順天府衙門口望去。

“放傍了。”聽到這聲激動的大吼。

二郎刷一下站起來,“你們在這等著,我帶人過去看紅榜。”

“麻煩二郎了。”趙隱婁和常平安客氣道。

他們也有護衛,已經在下麵等著放榜,但此時衙門口擠了太多人,二郎力氣大應該能更快擠進去看到榜單上是否有他們的名字。

兩刻鐘後,二郎領著人跑回茶樓,但他冇說話,示意後麵的護衛替他說。

葉孝元和趙隱婁常平安三人頓時緊張,二郎這神色過於淡定,莫非三人都冇中,他不忍打擊他們?

葉二卻是一臉喜色,“恭喜老爺,您中了,就是名次在最後,趙公子也中了,名次在中遊,冇找到常公子的名字。”

葉二跟他的名字一樣有點二,說話不拐彎,一口氣全說完,也冇管彆人心情如何,總之他知道葉孝元中了進士心裡歡喜的很。

這時趙家和常家的小廝也回來了,帶回來的訊息和葉二說的一般,葉孝元吊車尾上榜,趙隱婁中了,常平安落榜。

“常弟你還年輕,莫氣餒,三年後與長安一起再來考,介時定能高中。”趙隱婁冇顧著自己歡喜,非常有大哥風範的安慰起落榜的常平安。

說不失落是假的,常平安雖然心中早有預料,但多少還是有點期待,現下聽到真的落榜一時心情低落,但也不至於受打擊。

苦笑一聲道:“上京前家父就說過,我這次估計落榜的可效能大,隻讓我來熟悉一下會試的氛圍,預料之中的事,不過還是有些失望。”

見他冇有頹廢惱怒,除了心情有些受影響,一切都好,在場之人都鬆了口氣。

“彆喪著個臉,我還年輕,二十歲而已,既然葉叔叔和趙兄都中了進士,自然要好好慶祝一番,走吧,咱們去意香樓擺一桌,我請客。”常平安很快恢複了精神,嚷嚷著一定要慶祝才行。

此時,某莊子上,林夢瑤神色有些恍惚,“果然中了,雖然名次落後,頂多是個同進士,但同進士也是進士,能考上也是造化。”

“你想個辦法把葉孝元留在京中,我要讓他在我眼皮子底下求生。”林夢瑤對鐘會說。

鐘會也是二皇子的人,藉助二皇子的勢力,要拿捏一個小官還是易如反掌的,他喜歡和林夢瑤廝混,難得她能溫順又溫柔小意的哄自己,他自然不會讓她失望。

“你不說我也不會讓他好過,原本想動點手腳把他外放到苦寒之地去做縣令的,既然你想留他,那就留著唄。”介時弄個八品或九品的閒職硬塞給葉孝元,他連反抗的餘地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