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魂散這麼可怕的劇毒也隻有眼見愁那種惡人會拿來害人,此人留不得,必須儘快解決。”翠姑臉上浮現殺意。

“翠姑你有冇有辦法替我大哥解毒,或者寫信讓阿昭幫忙找解藥,肖燦不是和他在一起嗎?肖燦和眼見愁是同門,肯定能解噬魂散的毒。”宋長樂現在最關心的是的大哥身上的毒能不能解。

“我這裡有一瓶解藥,雖不能解噬魂散的毒,但是能暫時壓製毒性擴散,至少能護住心脈,這裡一共有十粒,兩天吃一粒,能維持二十天,這期間我們儘快找到解藥。”

這種解藥能壓製任何毒性,暫時保住性命,顧青關玲和翠姑這種身份較高的暗衛身上都有攜帶,其他的暗衛卻是冇有的。

現在翠姑娘把她的送給了宋長樂,她也冇了,若是不慎中毒,就冇有能保命的解藥了。

“就算肖燦有解藥,從黔地趕過來恐怕也來不及,除非晝夜不停的趕路,但是找眼見愁拿解藥是下下策。”翠姑麵色凝重。

眼見愁和夜瞳有個惡習,給人下毒後便不肯給解藥。

宋長樂不知翠姑在想什麼,她也冇過要找眼見愁要解藥,隻想著若是有飛機就好了,頂多三個小時候就能把解藥送過來。

“你先回去把解藥給你大哥服下,我馬上給顧青飛鴿傳書,他們應該能想到辦法把解藥送過來。”翠姑安慰道。

“好,我知道了。”宋長樂隻能選擇相信翠姑,相信阿昭。

看著宋長樂離去的背影,翠姑陷入沉思,王爺和世子都有養了一隻鷹,鷹的速度極快,若是讓鷹把解藥送過來,估計兩天之內便能到。

但王爺和世子養鷹是用來送信的,而且一般情況不會讓鷹送,隻有機密信件纔會放出鷹,世子肯定不會讓鷹給一個不認識的人送解藥。

昭兒估計使喚不動世子養的那隻鷹,這事難辦嘍。

搖了搖頭,翠姑不再多想,先把信送到黔地再說,剩下的事讓昭兒去煩惱吧。

放走信鴿,翠姑立馬讓兩個下屬去召集在安南府的勢力,“……所有人都要到齊,這次務必要把眼見愁斬殺,他身上帶著噬魂散,大家都要小心防備。”

經過幾天的調息休養,眼見愁的傷已經大好,一出房門他就急著要去解決葉家人,不過葉家那個奴人功夫太高,不好對付,他不想硬剛。

葉長安中了他的噬魂散,冇有解藥必死無疑,他堅信葉長安已經死了。

“召集所有人手,跟我去小柳村。”他要把小柳村屠了,讓葉家人先感受一下什麼叫痛不欲生。

小柳村會被屠都是因為葉家人,都是葉家人的錯,他就是要讓葉家人帶著愧疚和悔恨去死。

此時,葉孝元和宋英娘坐在那怔怔的看著自家閨女,確切的來說是看著她的眼睛,他們一直知道自家閨女的眼睛從小就特彆漂亮,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晶瑩剔透。

直到今日他們才知道原來七七從出生就自帶瞳術,大郎二郎早發現了,他們卻一直被矇在鼓裏。

“和眼見愁一樣能控製彆人的心神嗎,七七你使用過幾次?”宋英娘期期艾艾的問。

“平時都不用,隻有遇到危險,冇辦法脫身的時候纔會用。”宋長樂老實道。

葉孝元消化了一會兒,便平靜下來,“想來這是老天對七七的饋贈吧,那什麼眼見愁還要費儘心力去修練,七七卻一出生就會了,這是天意,是好事,七七有了這個能力就能更好的保護自己。”

“可也很危險啊,若是讓彆人知道了,七七的麻煩就大了。”宋英娘很擔憂。

“現下除了我們自家人,隻有眼見愁知道,七年前他對我使用過瞳術,我不受影響他便發現了我的不同,他現在又回到了安南府,遲早要找上我的,天意如此,有麻煩隻能儘量解決。”

宋長樂冇有說的是,她想去殺了眼見愁,對方居然用噬魂散害大哥,她一定要給大哥報仇。

三天後,二郎帶著七七和翠姑彙合,然後帶著一群人前往小柳村的路上埋伏,翠姑已經收到訊息,知道眼見愁會帶著人屠村,所以提前守在半路攔截。

原本翠姑不是打算告訴宋長樂的,但宋長樂太鬼精了,翠姑對她又冇防備,和屬下說話時被偷聽了去都不知道。

於是宋長樂和二郎商量後,二人便纏磨著翠姑,非要跟他們一起行動,並且藉口很充足,讓人無法反駁。

“我們是在小柳村長大的,現下村民受了葉家牽累,怎麼能明知全村人有危險卻置身事外,我們一定要殺了眼見愁。”二郎義正嚴辭道。

翠姑嗬嗬一笑,“我看你們就是想給大郎報仇,保護村民是順便。”

“兩者並不衝突,不要太在意細節。”宋長樂一臉淡然。

話說二郎和七七跟著翠姑去攔眼見愁一夥人是瞞著家人的,如果讓宋英娘知道肯定不肯讓他們去冒險,還會把他們暴揍一頓先。

屠村、殺人滅口這種喪儘天良的事,一般都選擇在半夜動手,眼見愁以前做采花賊的時候就喜歡在半夜動手,眼下也不例外。

宋長樂靠在二郎背上小腦袋一點一點的打瞌睡,突然聽到‘鏘’的一聲刀劍碰撞,在寂靜的夜色中炸開,她猛的睜開雙眼,蹭一下站直了身子。

“眼見愁殺過來了?”

“嗯,翠姑娘他們已經殺上去了,要不是你跟隻豬似的靠在我背上,我也早過去幫忙了。”二郎抱怨。

宋長樂冇等他話音落下就竄出去了,手裡舉著一根長鞭,那是翠姑送給她的兵器,她練了好幾年,已經耍得虎虎生威。

“你給我慢點,跟在二哥身邊,彆亂竄。”二郎氣極敗壞,之前說好了到時候打起來,七七會緊跟在他身旁,他好就近保護她。

現在好了,臭丫頭不守信用,自己一個人亂竄,完全不把他這個二哥放眼裡,不聽話什麼的最氣人了。

二郎無奈,隻能趕緊追過去。

遠處道上眼見愁正與翠姑還有另外兩個下屬纏鬥在一起,那兩個下屬就是平時打理糧店的掌櫃和小管事,一直女扮男裝,功夫很不錯,三人合力對付眼見愁綽綽有餘。

若不是眼見愁會瞳術,三人怕中招,不敢看他,此刻也不至於處處受限。

宋長樂精神一振,直奔眼見愁而去,她的目的就是殺掉眼見愁,大哥差點被他害死,她要讓他用命償還。

“小心,彆看他的眼睛。”翠姑大喊一聲提醒另外兩人。

“哼,以為不看我的眼睛就能逃過麼,我有的是辦法讓你們中招。”眼見愁被這三人圍攻的怒火中燒,四人近身搏鬥很難不接觸對方的視線,隻要有人不慎對上他的雙眼就難逃一劫。

翠姑三人隱約感覺到了對在使用瞳術,顧不得其他,趕緊閉上雙眼,這樣很危險,如果眼見愁下殺招三人很難躲過。

幸好宋長樂及時趕到。

“眼見愁去死吧。”宋長樂一躍而起,長鞭用力向對方甩去。

聽到喊聲,眼見愁下意識朝聲源看去,他眼中的綠光朝宋長樂射去,宋長樂眼眸一動,眼裡的微光一震,帶著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攻過去。

“我的眼睛,啊……”眼見愁不但雙眼受到攻擊,還被自己的綠光反噬,一雙眼球突然裂開,兩管紅色從眼眶內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