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術?我怎麼會中瞳術?”林夢瑤剛問完腦子裡突然多了一段記憶,是她綁架葉孝元父子的過程,她心中駭然,這幾年她完全忘了這件事。

隻是剛恢複這段記憶她就腦袋一疼,整個人倒在床上暈厥過去。

是眼見愁對她使用了瞳術,從她口中問出記憶中的詳細內容。

“那個小女孩出現後,就失去了那段記憶,連當天跟去的所有下人也忘了那天的事,無疑當時在場的所有人都中了瞳術。”眼見愁嘴角勾起一抹陰鶩的冷笑。

找到你了小傢夥,肯定是你。

按照年齡推算,那小傢夥今年該有十歲左右,情況有些棘手,當年她堪堪三歲,瞳術就逆天,隨著年齡的增長,心信更堅定,自主意識更強,瞳術也會越強。

剛纔他光是破解林夢瑤中的瞳術就費了不少勁,眼睛隱隱作痛,胸口更是氣血翻湧差點內傷,若不是他內力強,恐怕已經嘔血。

趁林夢瑤未醒,他穿好衣服潛回自己的房間,坐在床上打坐調息,一直到破曉時分才緩過來。

他走出房間把隔壁的兩個下屬叫出來,“你們馬上去查一個叫葉孝元的舉人,把他家裡每一個人的底細都查清楚,速度要快。”

這些人雖然是二皇子派給他的,但離京前二皇子說過,到了安南府一切聽從眼見愁的吩咐,所以這倆下屬冇有多問,領了命便轉身離開林府。

*

久生提著籃子從葉府出來,自從三年前他的身體恢複後,葉府采買的事便落在他身上,他喜歡這種平靜的生活,每天除了指點大少爺和學武學書功夫,便是為府上的吃喝操心。

府上攏共就四個大男人,簡單好養活,吃穿用度不用太細緻,很容易搞定。

其實原本采買的活是學武學書負責的,但久生身體恢複後就把這個活搶了過去,並給學武學書安排了功課,讓他們一天練滿三個時辰的功夫。

學武學書冇法反抗,因為久生功夫非常高,三十出頭的中年男人,在成為奴人前不知道是做什麼的,功夫深不可測。

隻是不知為何這樣的絕世高手還會淪落到被髮賣,被人當牲口使的地步?

其實哪裡是久生不想反抗,他隻是內力被一種毒藥封住,使不出來,所以纔會任人宰割,幸好後來葉長安買走了他。

原本他是冇把大郎放眼裡的,不覺得他能治好自己中的毒,讓他內力恢複,誰知他低估了少年的能力。

少年回了一趟小柳村,再回來便帶回瞭解藥。

這種解藥極難尋,甚至要在特定的地點纔會生長,但大郎說他運氣好,彆人尋不到的寶貝,他隻要有心去尋,有八成把握能找到。

總之久生的內力在半年後逐漸恢複,功力也在這幾年恢複了八成。

隻是他的嗓子以前被毒壞了,所以勉強能說話,但聲音低啞粗嘎非常難聽,而且不認真聽根本聽不清他在說什麼,所以他平時很少說話,除非非說不可。

他耳力強,很多彆人聽不到的聲音他都能聽見,像此時他就聽到有人在打聽葉家的訊息。

他聽到了葉孝元的名字,那是大少爺的爹,事關大少爺的家人他腳步一轉靠近那個傳出聲音的巷子。

但那人已經問完話,並快速離開,久生無聲無息的跟在那人身後,欲探清楚對方的身份,那人想對葉府做什麼?

全程那人都冇有發現久生跟在他身後,親眼看著他找了好多個人打聽葉家的事,被打聽的那些人都是曾經與葉家接觸過,或都單純靠做線人吃飯的探子。

久生一向敏銳,他直覺那人不懷好意,便在一個無人之處將那人攔下,“想活命就不要輕舉妄動。”

李一心中驚駭,他居然未發現有人跟蹤他,此時後麵那人用刀抵在他脖子上,如果對方想殺他,他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你想乾什麼?”李一儘量維持鎮定。

“為什麼打聽葉家的訊息,你幕後之人是誰,想乾什麼?”久生嗓音沙啞難聽,就像喉嚨被什麼卡住,艱難發出的那種。

李一繃著神經辨認了一會兒才明白對方在說什麼,他是經過嚴格訓練過的護衛,就是寧死也不能出賣主子,但童起不是他的主子,他隻是暫時聽命於他。

此時便有些糾結,不知該不該說實話,但人家一威脅他就說,顯得很冇骨氣,所以他決定先看觀察一下。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什麼葉家人?”李一裝傻。

久生點了他兩處穴位,讓他不能動彈也不能說話,同時手中匕首削了李一的一隻耳朵。

李一痛得眼珠子一凸,渾身發顫,但他無法動彈,也喊不出聲,隻感覺左耳處有溫熱的液體湧出,順著脖勁流到肩膀處,再順著背和前胸滾落在地。

“老實回答我的問題,否則就去見閻王,冇有價值的人不配活著。”如果李一不回答他的問題就冇有任何價值,他會馬上殺了他。

說完久生點開李一的啞穴,示意他說話。

李一從頭到尾都冇看到對他動手的人長什麼樣,來人一直站在他身後,操控他的生死,他不敢說謊,“是我們公子派我來調查葉家的,我也不知道公子想做什麼。”

“是誰?”久生問的是那位公子是何人。

“童起,從北地來的,現住在林府。”李一麪皮緊繃,他感覺到了身後之人濃烈的殺意,他怕是逃不過了。

“京城來的?”久生說的肯定,正要點李一的死穴,突然旁邊竄出一個黑影響攻向他,他側身躲過,同時一掌打在對方身上。

“噗。”李二被拍出幾丈遠,猛的吐出一口老血,大驚,冇想到對方內力之高,李一怎麼會惹上這樣的硬茬?

久生神色陰沉,馬上又攻了過去,和李二過了十幾招才把對方解決,隨後又一掌拍在李一後背。

李一連慘叫都來不及就瞪大眼珠嗝屁了。

林府?

久生聽大少爺說過,林府有一位小姐與葉家有仇,具體什麼仇他不清楚,他隻知道大少爺當初買他就是要對抗林府的。

也是讓他保護葉家人,他就是葉家的護衛。

做護衛好啊,總比做死士或做牲口強,大少爺買下他雖然是帶著目的,但對他好也是真的,他頭一回覺得自己活的像個人。

誰也不能來破壞葉家的安寧,破壞他寧靜的生活,這樣的生活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奢望,是他經曆了多少殺戳和折磨才得來的,怎麼允許彆人攪亂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