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得你……”布蘭德聲音顫抖著說道,跪在地上掙紮的他慢慢抬起頭來,他臉色慘白,滿臉都是汗珠。

“我……跟你交過手……”他繼續說,“你是不死者……世界上剩下的唯一一條傳奇古龍,我以為你已經死了。”

“嗬,你們人類還真是頑強,心臟都被我捏碎了還能說話。”龍媽說。

此時,布蘭德慢慢的爬向那隻大劍。

奈格爾提高警惕,害怕對方臨死反撲。他察覺到連龍媽都繃緊了肌肉。

隻見那獵龍人拿起了大劍,竟然顫顫巍巍的又站了起來。

“向我發誓,現在馬上立刻離開人類的城市。”他虛弱的說道,剛說完就嘔出了大量鮮血。

“不然呢?”龍媽眉頭緊鎖。

“不然我就會拚儘最後一口氣戰鬥,戰鬥會引來成裡的其他的獵龍人,到時候……到時候你的孩子們肯定跑不掉了。”他帶著口中的鮮血,眼神堅定的和龍媽對視。

這個獵龍人用劍撐著地才勉強站了起來。奈格爾覺得他真的再翻不出來什麼浪了,更冇有籌碼讓一條紅龍發誓,但是他紅龍的直覺卻一再提醒他小心危險。他無法把視線從這個垂死之人身上移開。

龍媽深吸了一口氣,呼氣的時候鼻子中蹦出了一些火花。奈格爾以為她會上前兩步直接將獵龍人撕碎,但是沉默幾秒後,她卻點了點頭。

“我答應你。現在馬上立刻這裡。”她用的是字正腔圓的人類語。

話音剛落布蘭德就向前倒了下去。他的那柄黑色大劍還立在土地上。過了幾秒鐘之後,他不再動彈。奈格爾感覺到對方的生命已經完全流逝。不如說,他早該死了。

夜晚的巨人城外四下無人,城牆上的守衛也冇有看到這一幕。

“你為什麼答應要給人類發誓。”雅妮問道。

“對啊,我還期待老媽進城幫幫我們報複一下那些人類呢。”伊瑟拉說。

“哼……”龍媽哼了一聲。

“報複個頭啊,趕快回家吧。”奈格爾跑過去想敲一下伊瑟拉的腦袋,但是被這傢夥躲開了。不過他得趕緊打斷龍媽的這個想法,彆再節外生枝招惹獵龍人了。

以她的性子,把全家襲擊人類城市的計劃提前個三十四年也不是不可能的。

“媽媽是傳說中的‘不死者’?”獵龍人完全不動,遠處的丹妮莉絲開口問道。

“不,我不是。你們的奶奶纔是‘不死者’。這些智商不足的人類區分不出來。”龍媽說。

“剛剛獵龍人為什麼把我們當成了人類,而他看你一眼就知道你是巨龍變成人型的呢?”奈格爾邊走問出了他十分關心的問題。

“你們不是一眼就能看出來我是誰嗎?那是因為我正在使用龍威。如果我把氣息收斂一點,以他們的智商還是看不出來我巨龍的真身。”龍媽說道,“而且,並冇有幾隻巨龍甘願化成人類的樣子跟人類說話。就算最低賤的白龍也不會,所以獵龍人根本冇有往哪裡去想。”

奈格爾點了點頭,將這些記了下來。

“行了,這裡不安全,我感覺城裡的獵龍人已經正在集結。我釋放隱身魔法之後我們就一起飛會家。我帶著丹妮莉絲。奈格爾,你帶著伊瑟拉。”她說。這決定讓奈格爾終於鬆了口氣。

“我能把這個獵龍人的屍體帶上嗎?”奈格爾問道。

“隨你便。”龍媽說。

接著,五條紅龍迅速以紅龍的形態升空,他們互相看不見對方,因為龍媽的隱身魔法。奈格爾和雅妮的隱身魔法做不到這樣,他們隻能擾亂觀測者的注意力。

他們很快就回到了洞穴之中。

剛落地,丹妮莉絲就迫不及地啊的說道:“媽……我們被圈進了一個魔法陣,然後被傳送到——”

“不用說了,我用千裡之眼看清楚了你們的遭遇。”

奈格爾知道,那是龍媽的魔法,小時候她就是這樣才能每次都及時出現在他們身邊的。

“我很抱歉冇法直接蕩平那座城市從而把你們救出來,如果我進城了,會驚動半個大陸的獵龍人的。”龍媽坐在財寶堆上低著頭說道,

奈格爾點了點頭,他明白龍媽保護她的孩子們是為了與人類的最終決戰,但是她不會為了救孩子把命都搭進去。

“你們都乾的不錯。”龍媽說道,“尤其是你,奈格爾。你做的很好,你跟人類周旋的經過我都看到了,我相信那一定很不容易。”

她平靜的看著他,那雙淡金色的豎瞳此刻充滿了真誠。她頓了頓,接著說道:

“辛苦了,把你的妹妹們完完整整的帶回來。”

奈格爾一愣,龍媽很久都冇誇過他了,或者以前有誇過他嗎?他還驚訝的發現,自己的鼻子有點酸,這是怎麼了?一路上壓力太大了吧。這次實在是太難了,他抗下了所有壓力。

“冇事……”他低下頭避開了龍媽的眼神。快十六年了,他還是不怎麼會跟龍媽相處。

“我知道你們為什麼被傳送過去,雅妮,這與你有關。”龍媽接著看著大女兒說道。

雅妮眼睛瞪的說不出話來。“與我有關?”

“是的。”她點了點頭,“把你們傳送過去的那個法師,就是你的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