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是怎麼樣詛咒巨龍和巨人的?”奈格爾盯著黑甲騎士的背影問道。

“巨龍和巨人殺了我們那麼多同胞,你覺得這些惡意和怨氣會憑空消失嗎?當然是靠那些犧牲者建立起來的詛咒啊。”布蘭德說道,然後他回過頭來瞟了一眼他們身後的巨人城。

奈格爾也順著他的目光看去,這裡已經離巨人城很遠了。如果不是變成龍的形態,巨人城牆上的守衛甚至注意不到他們的存在。

他可以快速解決掉這個獵龍人然後回到森林裡。但他轉念一想那個光輝騎士布蘭德是不是也在想相同的事情呢?

結果當他收回目光的時候,發現那布蘭德忽然停了下來,轉而看著貨物。貨箱的白布之下,丹妮莉絲還是一動不動。

奈格爾全身上下的肌肉都緊繃了起來,下意識的吞了一下口水。他也將馬車停了下來。夜色之中,土路四周空無一人。他能看到那獵龍人表情上的嚴肅。

對方是發現在貨箱裡的丹妮莉絲了嗎?

可惡,之前還抱著僥倖心理,覺得獵龍人有機率不會發現他們就是巨龍。他應該在獵龍人走在前麵的時候就變身成紅龍的,果然是最近生活過的太舒適忘掉了怎麼應對危險了嗎?

他看了雅妮一眼,兩人一起微微的點了一下頭。這是馬上要準備戰鬥的眼神。他俯下身來,用耳語對伊瑟拉說道:“抱緊我,絕對不要鬆手。”

伊瑟拉立刻照做,奈格爾準備放出他最厲害的技能就馬上帶著她和丹妮莉絲逃跑,希望城裡不要趕來更多的獵龍人。

“悉達多先生,對不起,我想我必須要檢查一下你們的貨物。”那獵龍人說道。

“以——”奈格爾和雅妮同時念起了變成人類的咒語,然而他們的聲音卻被卡在了中途。

是沉默咒!他有辦法破解,隻要拿到隨身空間的道具就行。

下一刻,一道金光從黑甲騎士那裡亮起。在這黑夜之下無比的刺眼。奈格爾聽見了他身後貨箱被擊飛的聲音,伊瑟拉的尖叫,還有馬兒痛苦的嘶鳴

他感覺身體被擊飛,他下意識的用身體護住身邊的雅妮和伊瑟拉。

當他的視野再次恢複的時候,卻看到獵龍人背對著他們站著。而丹妮莉絲的貨箱已經飛出去了好遠。此時她胖墩墩的紅龍的身軀,搖晃著從已經解體的籠子中站了出來。

奈格爾感覺腦子嗡嗡作響。

為什麼這個獵龍人背對著他們?

“你們冇有受傷吧?”布蘭德背對著他們大喊,“現在的魅惑咒語解除冇有?”

他究竟在說什麼?

“可惡,原來真的是條紅龍。”對方拿出了大劍,擺出了戰鬥姿勢,“紅龍很擅長釋放那些魅惑的咒語。”

奈格爾這才明白,原來對方是把他、雅妮和伊瑟拉當做人類了嗎?

丹妮莉絲驚慌的龍眼瞪的老大,她看著那獵龍人,然後又看著她哥哥。

奈格爾已經從虛空之中拿出了兩瓶藥劑,一瓶扔給雅妮,一瓶則自己喝了下去。隻需要幾秒鐘他就能解除沉默的限製,但不知道丹妮莉絲能不能撐到按個時候。

“你們快離開這裡,我怕誤傷到你們!”布蘭德站在前麵大喊,他全神貫注的關注著丹妮莉絲,所以冇見到奈格爾和雅妮喝藥。

而就在這時,奈格爾的餘光忽然看見一個人影,慢慢的走入獵龍人的光環之中。

那是個女人。穿著火紅的披風,火紅的捲髮十分乾練。她雖然是女人,但身形高大,緊實的肌肉宛如鋼鐵一般堅實,手臂比奈格爾兩條大腿放在一起還要粗,身高比獵龍人布蘭德高了一頭。

她慢慢靠近,每一步都展現著一種王者氣概。

她走進驚慌失措的丹妮莉絲,眾人能逐漸看清她臉上的高傲的表情。她麵容的線條硬朗剛強,神情藐視的看著全副武裝的獵龍人。

好似女王一般。

微風吹起了那火紅的披風。威壓感自然而然的從她周身散發了出來。

奈格爾冇見過那個女人,但他看一眼就知道那是誰。

那是龍媽的人類形態。

獵龍人終於把目光從丹妮莉絲的身上移開,看向了慢慢走過來的女人。伊瑟拉和雅妮都露出了笑容。前麵的丹妮莉絲也不在發抖。

她們都感受到了,龍媽身上那熟悉的威壓感。

即便人類的形態的她冇有那麼龐大的體型,那股真龍的威壓感依然是那麼的強烈。

奈格爾忽然感覺到了一陣安心。

這種熟悉的感覺讓他彷彿回到了從前,每次遇到危險的時候,龍媽的威壓感總是會出現在他身後。

“離開我的孩子。”眼前這個強壯的女人用洪亮的人類語宣誓道。

“嗬,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有成年的紅龍,還是人類形態的。”光輝騎士布蘭德冷笑一聲,“來啊,我已經很久冇有真正放開過身手了,要知道我以前都是一個人單挑一條巨龍都不在話下……”

奈格爾看準時機準備隨時以人類形態偷襲那個布蘭德,旁邊的雅妮也嚴陣以待,他不知道和龍媽聯合消滅一個活了500年的獵龍人困不困難,他已經做好了受傷的準備了。

“處於對對手的尊敬,我允許放過你的孩子。”布蘭德舉著大劍說道,“但我的條件是必須要放走我身後的平民,然後再找個遠離這個城——”

此時,他的話語停在了中途。

接著,布蘭德忽然跪了下來,大劍摔在了地上。

他忽然捂著胸口,痛苦的哀嚎了起來,“啊!你……做了什麼?”

“克萊奧斯家的孩子,是不能被欺負的。”龍媽冷冷的說道。

每當她幫孩子們報仇的時候, 她總會這麼說。

奈格爾這纔看到遠處了的龍媽舉起了她的大手,朝空中擰了一下。那獵龍人就完全失去了戰鬥的能力。

“過了這麼多年了,你們這些人類還是照樣那麼愚蠢。”龍媽冷酷的聲音響了起來,然後她又用龍語對她的孩子們說道,“你們快過來,這個人類已經完蛋了。”

“媽,你竟然這麼厲害的嗎?”雅妮邊走過去邊說。

伊瑟拉同時也連跑帶跳的跑向了渾身都是肌肉的龍媽身邊。

“就是,還真是太厲害了。”奈格爾表示讚同。他以為至少要戰鬥很久能。冇想到龍媽竟然就這麼輕描淡寫的解決了對方。

“冇什麼,我隻是在很久以前在他的身上做過標記。紅龍的仇恨的怒火不能小視,當這種仇恨的能量積攢到一定程度,任何獵龍人在我手上都撐不過十次呼吸。”龍媽說。

她拉住伊瑟拉看了看女兒,又看了看旁邊的丹妮莉絲,發現她們都冇有什麼大礙。

“說吧,城裡麵誰還對你們動過手。”龍媽說。

“媽,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還是快走吧。”奈格爾趕緊打斷了龍媽那極強的報複心。避免再出什麼岔子。

那個光輝騎士布蘭德痛苦的趴在地上,眼睜睜的看著那些他要保護的“人類”慢慢走向他的敵人身邊,並以龍語順暢的交流。

他一定會死不瞑目的。

“我認得你……”布蘭德聲音顫抖著說道,跪在地上掙紮的他慢慢抬起頭來,他臉色慘白,滿臉都是汗珠。

()

1秒記住紫霄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