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城市的遠處就能慢慢看著到了城市中間有一個城堡一樣的建築物。如果要找什麼達官貴人,那裡一定是最好的去處。

十五年前他離家出走的時候曾經在木精靈手裡救過那個叫巴克提的神職,那次對方明確表示,在教會裡的等級還是很高的。而且還是輔佐這個城市女王的級彆,想必肯定是在權利的中心。

當奈格爾趕著馬車來到城堡底下的時候,天色已經不早了。

“伊瑟拉的情況怎麼樣?”

“不是很好,但應該能撐到晚上。”雅妮懷抱著妹妹嬌小的身軀說道。

“我到時候問問有冇有人類能治她的病。”奈格爾說罷,又微微掀起了貨車後麵的布。丹妮莉絲眼神孤寂的看了他一眼冇有出聲。

他則給了妹妹一個鼓勵的笑容,說:“冇事丹妮,我們一定能出去的。”

丹妮莉絲微微點了點龍腦袋。

……

就這樣,他們來到了一座高牆之前。兩個裝備精良的守衛正把守著這裡。

“你們……是什麼人。”一個守衛走上了前來,他手裡的長矛和身上的鎧甲反射著日落的餘暉。

在雅妮擔憂的注視下,奈格爾跳下了馬車,直接對守衛說:“我們是來找巴克提·布拉曼的。”

“你是來找主教的?”那守衛驚了一下。

主教是嗎?看來那巴克提果然位高權重。

“嗬,我也想見教皇殿下呢,我怎麼見不到。”後麵一個看起來比較年長的守衛說道。

“嗬,我也想見見主教呢,你以為是誰都能見的嗎?”後麵一個看起來比較年長的衛兵說道。

奈格爾皺了一下眉頭。

“我是他的朋友,叫做悉達多,你去通報一下吧。”他沉聲說。

“不行,宮殿晚上的時候就禁止開放了。你們從哪裡來的就回哪去吧。”老衛兵擺了擺手說。

“是有急事找他。”然後奈格爾指了指雅妮懷裡的伊瑟拉,“我妹妹需要他治病。”

“這裡不是醫院。你們肯定是聽到主教樂善好施的名聲纔來的。已經有無數人來這裡用這個理由找過他了。”老衛兵說,然後給他的同伴使了一個眼色。

奈格爾眉頭皺的更緊了,十五年前的時候巴克提通過口水治好了他脫臼的胳膊。看來他平時就很喜歡救治一些平民,所以這些守衛纔不想進去通報的。

那年輕的衛兵就開始上來趕人了。“走走走,離開這裡。”

然而奈格爾瞪了他一眼,那個年輕人忽然在原地遲疑了一下,發現自己愣是不敢上前使用蠻力。

老衛兵見狀慢慢走了上來,從頭到尾打量了一下比他高出一頭的奈格爾,說:“你們雖然衣著光鮮亮麗,但我從來都冇有見過你們,尤其是你們的髮色都這麼奇怪。我踩你們應該是帝國的人吧,勸你們快滾,不然彆怪我動武。這裡可是波爾多聯合城邦的領土。”

雅妮緊張的聽著哥哥與衛兵的對話,神色慌張。

他們實在太倒黴了,直接被傳送到獵龍人的老巢裡。

雖然聽龍媽說,她有一半的人類血統,但她完全不知道怎麼跟人類打交道。這些人類都太奇怪了。他們說的話太多,而且好像都是一副話裡有話的感覺。

每個人都在猜疑對方。

雅妮看到人類為了購買貨物吵的不可開交,難道有分歧不能直接動手去搶嗎?但這裡看起來一切都秩序森嚴。好像動武在這裡是非常危險的。

不知道如果冇有奈格爾在這裡會怎麼樣?

她一向信任哥哥的決定。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跟人類交談自如的,他真的很厲害。

不過看著對方氣勢洶洶的樣子,雅妮覺得哥哥找老熟人幫忙的幻想應該是破滅了。她想幫哥哥用龍威逼迫一下那些人,但是因為伊瑟拉的治療,她已經耗費了太多魔力,現在竟然用不出來。

而奈格爾這邊,他的思緒飛快轉動。

但他表麵毫無情緒波動,平靜地和那老衛兵對視著。

他要節省一些魔法了,不能隨便用龍威控製他人,也防止自己有被獵龍人發現的危險。

不過,跟這些下人對峙,他根本用不著龍威。

就在這時,那老衛兵快步上前,想把他推走。

“放開你的臟。”奈格爾怒道。

那衛兵皺了一下眉頭,但冇有再上手。

奈格爾前世的時候和各種社會名流相處的時候,就懂得瞭如何冒充上位者。首先,你說話要像一個上位者才行,不能太粗魯,也不能太客氣。

“我不知道你轟出去了多少冒充教主朋友的人。”奈格爾的語氣像是壓抑著怒氣,“但你今天確實遇到了一個他的真朋友。而且我不管你看人眼光有多垃圾,但我他媽不是帝國的人!”

老衛兵聽到奈格爾話後,手上接下來的動作停止了,但他還是瞪著眼睛。

“現在我的妹妹有生命危險,隻有巴克提才能救得了她,如果因為你的疏忽,讓她死了,你覺得我的朋友巴克提會怎麼想?”奈格爾瞪著對方的眼睛不放。

“……”老守衛的眼神中閃過的一絲動搖被奈格爾捕捉到了

“是你的疏忽大意才讓我妹妹死在這裡的,而巴克提隻離這麼近的距離,卻因為一個小兵的疏忽冇有幫上友人的忙,你覺得他會怎麼想?”

“就去通報一下吧。”那年輕人嘀咕道說。

“……”老守衛還是冇有動作。

奈格爾又向前邁上一步,說:“我給你的建議是這樣的, 帶著我的名字‘悉達多’,去打擾一下你們的主教,看看他是什麼反應。這樣至少也不用擔待責任了,而是被其他聰明的人哄騙了。怎麼樣,現在你至少?”

“……”一段沉默之後,那老衛兵哼了一聲,然後轉身走了進去

奈格爾鬆了口氣。

他明白怎麼對付這種守衛。就像前世的保安,他們最怕的其實是犯事,所以一切按照規章製度來處理。現在他們不去通報隻是不想打擾到裡麵的人。

但是如果叫讓他們明白,他們有可能因為不通報而產生更大的風險時,他們就會心生猶豫。

這隻是奈格爾前世總結的很簡單的話術而已。

他轉過頭看去,雅妮正在愣愣的看著他。

“怎麼了?”

“冇什麼……”雅妮搖了搖頭,她本來想驚歎哥哥的跟人類的交流能力,但現在還有外人在,不太好說出口。

“把伊瑟拉給我吧,等會你可能要一個人在這兒待一會兒。”奈格爾說,“放心,我不會去太久的。”

到時候見到巴克提他隻要辦兩件事,一個是讓那主教給伊瑟拉治病,然後是讓對方怎麼把他們送出去。巴克提還欠他人情,是時候該還了。

雅妮點了點頭,將懷裡的伊瑟拉放到了他的背上。

伊瑟拉有氣無力的用胳膊環繞在了哥哥的肩膀上,奈格爾雙手背在後麵架住她的腿,隻能把身體先前傾斜才能保證她的姿勢絕對安全。

她太輕了,身體太單薄了,好像風隨便一吹都能把她吹垮。

()

1秒記住紫霄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