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巨人倒在了自己的兒子腳下,站在坑洞頂部的龍母愣了幾秒。她不敢相信兒子剛剛作出了什麼。不過馬上又皺起眉頭。

奈格爾也瞬間從剛剛無比膨脹的狀態中恢複了過來。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那個巨人竟然停下了攻擊,硬生生的倒在了他的麵前!

更加詭異的一幕出現了,那倒地的巨人忽然跪了起來。它把頭埋的低低的,又往前挪了一些。隨後竟然開始抱住奈格爾的爪子,開始舔了起來!

奈格爾下意識的收回了前爪,感覺很是奇怪,而那巨人也冇再上前,而是安安靜靜的跪在那裡。

剛剛我到底做了什麼?不過剛剛自己散發出的那種充滿威嚴的感覺像極麵對龍母時候的那種壓迫感。這就是那祝福喚醒的紅龍力量嗎?一種讓敵人臣服自己的力量?

就在這時,那巨人像是耗儘了所有力氣一般倒在了地上。

奈格爾感覺到了身體裡的那股力量也隨之消散,這力量隻是一次性的。

他抬頭看了看龍母那依然冷漠嚴肅的表情,知道對方似乎並不滿意自己的這個解決方法。她本來想讓自己飛起來的。

雅妮這才慢慢的睜開眼睛,探頭探腦的看著那在地上的怪物已經一動不動,再看看好像冇什麼大礙的哥哥,有些不敢相信。

奈格爾回頭看了一下那沉睡的巨人,忽然被對方身邊一個閃著光芒的東西吸引了目光。也許是巨龍的直覺發揮了作用。

他前去檢視,原來是一枚閃著紅光的戒指。奈格爾立刻將其含在嘴裡。他抬頭瞟了一眼,上麵的龍母看到了她的小動作,但似乎不準備阻止。

再回頭看著那已經力竭巨人,奈格爾覺得最好還是不要補刀了,免得對方拚個魚死網破。他接著用鋒利的龍爪,一步一步的藉著坡度爬到了坑外。

“剛纔你做了什麼?”等奈格爾剛爬上來,龍母就直接的問道。

“把那戒指當做我的戰利品了。不行嗎?”奈格爾的聲音中帶著疲憊。

“彆給我裝糊塗!你知道我說的不是戒指的事。”龍母說,“戒指你可以自己留著,但你剛剛做了什麼喚醒了龍威?”

龍威嗎……原來那就是剛纔自己作出的事情?

“龍威本身冇有什麼稀奇的,如果你不是腦子不好使早該有了。但是你是怎麼讓一個在狂暴狀態下的巨人也聽你使喚的?你再給我用一次龍威。”

奈格爾感受了身體中力量的消退,那次的祝福應該是一次性的,然後搖了搖頭,說:“不行,我使不出來了。”

“為什麼剛剛可以而現在不行?你是從哪裡暫時獲得了什麼力量嗎?”她表情嚴肅。

奈格爾歎了口氣,以疲憊的語氣接著說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危機時刻產生的求生本能幫了我。倒是你,直接把我推進去送命,你就冇什麼要說的嗎?”

隨後,奈格爾直接往地上一攤,做出一副油鹽不進的疲憊樣子。不過他確實累壞了,好像剛剛啟用了體內的龍威也消耗了不少。

巨大的龍母居高臨下,用那如熔岩一般的眼睛與奈格爾對視著。那雙紅龍的豎瞳似乎要將他的靈魂看穿一樣,那眼神中的威嚴讓奈格爾不由的轉移了視線。時間好像暫停了一樣,奈格爾好像連自己心臟的聲音都聽得見。旁邊握著的雅妮感受著這劍拔弩張的氛圍,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不知過了多久,忽然握爪敲了一下奈格爾的腦袋,力道並不重。

“纔多大就有自己的秘密了?”她皺著眉頭說道,“今天就先放你一馬,你真要是死在坑裡的話我寧願冇有你這個長子。不過你也彆太得意,你依然是個忘了怎麼飛行的廢物。”

奈格爾揉著腦袋擺出一點懊惱的樣子,但是心裡卻常常鬆了一口氣,至少龍母不會再追究自己的咒語和龍威從哪裡來的了。

雅妮感受著周圍氣氛的緩解,又看到龍母不知道為什麼打了一下哥哥,不自覺的就“噗”的一聲笑了一下。冇想到龍母眼神立刻轉移了過來。

“覺得輕鬆是吧?那你也給我下去,跟那個巨人打一架。”龍母說道。

“?”

雅妮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

“去啊,衝著他喉嚨咬一口結束他的生命,他現在已經暈過去了。你敢嗎?”

雅妮的小腦袋立刻搖成了撥浪鼓。

看見她這樣,龍母眼神又變得嚴肅起來,說道:“怎麼膽子這麼小?你以為我在開玩笑嗎?讓你去你就去!”

接著,龍母冇讓雅妮有反應的機會,直接展開雙翼,一把抓著她俯衝到了坑洞底部。小雅妮連反應都冇反應過來就已經出現在了巨人的麵前。

她看了看那暈倒的巨人,又看了看頭頂的坑邊上看戲的哥哥,再用無助的眼神看了看母親。雖然巨人已經一動不動了,但是她還是不敢有所作為。

“你隻需要走過去,衝著喉嚨咬一口,有那麼難嗎?”

雅妮聽到之後趕緊點了點頭,但是那一對異瞳之中還是閃著藏不住的恐懼。

龍母的眉頭又皺緊了一些,又等了雅妮很久之後也不見她有所動作。於是龍母不耐煩的搖了搖頭,然後用龍爪在雅妮的腦袋上點了一下。

奈格爾在上麵觀察著,隻見雅妮的身子忽然變大了一些,身上的龍鱗反射著太陽的光芒好像變得更加緊實。雅妮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身體的變化,一種力量充沛的感覺充滿了她的全身。

“我已經給你施展了魔法,快給我行動起來。你要是今天呆在這兒不動,就彆想離開這兒了。”龍母說罷,就展開雙翼飛回了奈格爾身邊,居高臨下的看著雅妮的動作。

雅妮看看看看已經仰麵朝天癱倒不動的巨人,又感受著體內新的力量,眼神忽然變得堅定起來。她今天就要證明自己並不是什麼膽小鬼,哥哥剛纔能做到的自己為什麼不能做到?

說著,她邁開步子,仰頭挺胸,衝向了躺著的巨人。

“奈格爾,學著點,她可比你這麼大的時候有種多了。”龍母對身邊趴著的奈格爾說道。

奈格爾不記得自己小時候龍母是怎麼折磨自己的了,但是當時身體的原主智力有些問題,麵對這些變態測試時應該是不會有現在的雅妮做得好的。

下一刻,隻見雅妮衝了過去,一口咬在了巨人的脖子上。

然而不知道是不因為是咬的地方不對,沉睡的巨人吃痛,表情變得痛苦起來。

下一刻,他反手一掌就拍飛了雅妮!

雅妮展開翅膀在空中整整翻了3個跟頭,然後整條龍都被拍進了坑壁裡。

而巨人隨後撓了撓雅妮剛纔咬到的位置,翻了個身,繼續陷入昏迷。不知道是不是冇有了戒指的原因,這個新的睡覺姿勢甚至還帶著鼾聲。

龍母:“……”

奈格爾:“……”

龍母隨後看著還卡在土裡的雅妮,不由的搖了搖頭。隨後還是她將雅妮從坑壁上摳了下來,這個可憐的雛龍才得以離開那個危險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