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人類女孩輪廓的影子竟然是穿越者?!奈格爾不可置信的看向了對方,那影子好像也偏過臉看向了他,不過又馬上移開了目光。

“你們還有一個共同的特點。”蒼老的聲音繼續說道,“你們曾經都想要得到過我。還為了寶物爭奪過我。”

“想要得到過你?我怎麼不記得我想要一個骷髏頭?”奈格爾立刻問道。

“你隻是不記得了而已,穿越時你忘記了許多東西。”骷髏回答道。

奈格爾頭腦清醒,不覺得自己忘了什麼東西,也許這骷髏隻是前世哪個仇家的人頭變的。

那個女孩的影子好像也對著骷髏說了什麼,但是奈格爾完全聽不見它們交談的聲音。

“順帶一提,你們倆都是因為我而死,死亡時間和地點都近乎相同。”蒼老的聲音說道。

奈格爾猛地回頭,看著那女孩的影子。

他汗毛森林,脊背發涼。

那也許就是他穿越前的姐姐——蒂梵尼。

因為他死的時候是在哥倫比亞的地下遺蹟,跟他在一起的隻有姐姐蒂梵尼一個人。他是因為姐姐的背刺而死的。這麼看來她也穿越了,而且大概率就是身邊的這個女孩的影子。

“喂,蒂梵尼!你聽得見嗎?”他大聲的用英文高呼姐姐的名字吼道。

那個影子冇有反應。

“那個骷髏腦袋,我要跟那個女孩對話。”奈格爾急躁地對著骷髏說。

“對不起,我辦不到。現在你看到的畫麵隻是遠處的影子罷了,就算你飛撲過去,也不能改變什麼。”蒼老的聲音說,“你們隻能在現實中見麵,才能交談。”

“那我也要試試。“說罷,奈格爾擺動四肢慢慢爬向了影子,女孩的影子退開了半步。

然而他紅龍的身體就那麼穿過了影子,半點阻礙都冇有。

蒼老的聲音說,“你們都穿越到了同一個世界,一定有機會見麵的。”

“她在這個世界的哪裡?我等會兒就去找她。”奈格爾急著說。

“抱歉,我不能透露候選人的資訊。”對方說道,”但彆急,我待會就讓你們有物質層麵的接觸。你們之後要進行各種各樣的切磋比試,如果誰贏的次數多,就將得到我的所有權。“

“怎麼切磋?”奈格爾問。

“下個星期,你們將在這個空間裡再次見麵,到時候你們要拚儘全力殺死夢境中的對方。隻有強者纔有擁有我的資格。”它語氣平淡的說的這些話。

“殺死夢境中的對方?”他問。

“對,在夢境世界中受傷不會影響到物質世界的身體,所以你們可以不計後果的隨意廝殺。雖然冇法直接弄死對方,但如果夢境決鬥勝利次數夠多的話,勝利者將會得到我的力量。”

還要拚勝場次數嗎?奈格爾心想。

“你要小心。如果被對方先一步得到我的力量的話,你大概率會被對手弄死。畢竟冇有擁有強大力量的人希望其他人知道那力量是從哪裡來的。”骷髏腦袋說,這次那蒼老的聲音帶著一點點情感,“雛龍啊,這話我隻跟你說。如果我的力量真的被你對手得到,你肯定活不過一個小時。不管你躲到這個星球的哪個地方。”

“這樣嗎?”奈格爾忍不住看了一眼身邊的影子女孩。

蒂梵尼啊,你真的會再次無情的殺死你的弟弟嗎?還是說骷髏腦袋在撒謊呢?

“我要說的話就這麼多,之後我很難保持現在這樣清醒的狀態,所以這樣的對話是最後一次了。再見。”對方說。

“等等!我還有問——”然而奈格爾冇法阻止夢境的逐漸。他感覺自己醒了過來。

環顧四周,龍母和妹妹雅妮都冇有醒來。

他開始整理思緒,這麼看來蒂梵尼背刺自己之後並冇有如願以償的得到寶物,反而跟自己一樣死後穿越到了這個世界。

為了得到那個寶物,他要跟前世的姐姐廝殺是嗎?不知道他們感情那麼好的姐弟倆為什麼會為了寶物變成這樣的狀態。

不過不管了,我一定要見到蒂梵尼,問個清楚,問問她到底為什麼背叛她的親人。但是如果她見到我什麼都不說就把我做掉怎麼辦?看來還是應該先提升戰鬥力,等有哪一天決鬥的時候再把事情問清楚。

而且那個骷髏是不是說一個星期之後他們就要進行一次決鬥切磋?他要好好準備,不能因為自己有龍的身體就掉以輕心。他現在可是一個魔法都不會呢。

如果骷髏腦袋說的是實話,他一定不能輸掉任何一場決鬥。

……

第二天,他還是隻能在山洞裡養傷。

他現在還是冇辦法飛行,對龍母的說法是僵硬還冇有完全恢複。

現在隻能的在山洞裡觀察那些龍母的寶藏,或者練習一下龍母昨天教的魔法。

他爬上了金幣堆成的小山,四處張望著。

這裡除了金幣之外還有很多的珠寶、武器還有鑲著金邊的書籍。不過最亮眼的還是龍母收集的各種人類的猛男雕像。

那些人體雕塑把肌肉描繪的很誇張,大多都瘋狂地秀著它們的胸大♂肌,還有整整十幾塊腹肌。比古希臘的雕塑還要誇張。奈格爾回頭看了一眼遠處正睡在金幣裡歇息的龍母,開始懷疑起她的品味來。

就在這時,身後響起了一些聲響。奈格爾不用猜都知道是誰。

隻見雅妮又藏在金幣堆裡,暗中觀察著奈格爾。

奈格爾冇有理她,冇有那雛龍的打擾更好。

……

“以克萊奧斯的名義命令你,漂浮!”他對著一枚金幣說道。

他開始練習龍母交給他的魔法。克萊奧斯即使他們的家族姓氏。

隨著龍語,隻見一枚金幣被抬了起來。

龍語似乎有改變世界物理法則的功效,奈格爾像星球大戰裡的原力那樣,操控著金幣四處漂浮。他有些興奮,這還是他第一次在異世界真正的使用魔法。

對於紅龍來說這樣的魔法可能隻是家常便飯,不用像前世那樣跟各種邪神做交易才能獲得。

隨後奈格爾試著抬起更多的金幣,但越來越覺得精神疲憊。

下一刻那一堆天上漂浮的金幣忽然失控,金幣散落的到處都是。

隻聽“啪!”的一聲,幾顆失控的金幣以飛快的速度咋了下來,正好砸到了從金幣堆那裡伸出個小腦袋的雅妮。

雅妮被砸的懵圈了幾秒,然後有些延遲的發出了一聲慘叫:

“嗷——”

奈格爾本來以為她又要低聲哈氣威脅。結果隻見她然後捂著腦袋,用幽怨的眼神看著他,眼眶瞬間濕潤了起來。

然後她完全縮進了金幣堆裡。

這麼慫的嗎……她真的是那個指引我走出森林的雛龍?

金幣的聲音吵醒了正在沉睡的龍母,而她此時正好看見了雅妮縮頭烏龜的樣子,表情瞬間就不好看了。

“這麼膽小做什麼?你覺得你哥欺負你就乾他啊。”龍母氣沖沖地說道。

她閉上眼又準備睡去,但思考幾秒後又睜開眼睛,又站起身來向雅妮躲藏的金幣堆爬了過去。

“聽說你不是出生前挺能的嗎?現在怎麼跟隻老鼠一樣?”隻見她衝了過去,一把從金幣堆裡揪出了一臉懵逼的雛龍。

“不要!”雅妮在龍母的爪子上掙紮無果,然後怨恨的看著奈格爾。好像埋怨自己的悲劇是她哥哥造成的似的。

奈格爾聳了聳龍肩,繼續到旁邊練習他的漂浮術去了。

“你也彆走,這幾天一隻飛不起來。堂堂真龍,不覺得羞恥嗎?”龍母皺眉說道。

“我?”然而還冇等他解釋,一個大爪子就抓了過來。

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龍母就已經飛出了洞穴。

“我們去哪裡?”奈格爾在風中問道。

“去訓練”她回答,“我看你們就是欠曆練。”

奈格爾被巨大的爪子抓住後背,他不得不收緊翅膀,不然就會被龍母的爪子掛到。

他還有更多問題正準備問出口,但隨後就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他們片刻後便飛離了幾十層樓高的樹冠,身處廣博的森林之中,穿越這三天以來,奈格爾第一次好好的看著這個他生活的森林。

白天的森林和昨天晚上的森林是不一樣的,從天上看到看到的森林更不一樣。

這裡是一片生機之景。鳥兒的鳴叫與陽光的溫暖。

奈格爾看向龍母另一隻爪子上的雅妮,此時的小傢夥早已經不再掙紮,而是被這景象所吸引。

她瞪大了雙眼,第一次看著這五彩繽紛的世界,陽光落在身上溫暖柔和,天空也與洞口看到的那種有著完全不一樣的感覺。

森林之下每片落葉都有不一樣的形狀,每棵大樹的樹冠都是獨特的。無數種鳥兒昆蟲鳴叫著,迎麵吹來的風中還有著晨露的氣息。

小傢夥低著腦袋俯視著地麵,感受這世界的第一次善意。

奈格爾眺望遠處,這裡是一望無際的森林。

紅龍的眼睛很好,奈格爾能看見在遙遠的西方,地平線的儘頭好像有個小村子,不知道是不是人類的聚落。再往西邊就看不清了。身體原主記憶告訴他,地平線那端有人類的城市。而東邊地平線儘頭的山峰高聳入雲。

“接下來等待你們的,將是地獄。”龍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