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格爾的傳承記憶中有那惡魔的臉。

他叫亞瑪,幾乎每個祖先的記憶中都有這隻惡魔的存在。

每個先祖都又過跟他的交易。

……

第二天,龍媽睡醒之後,開始了她久違的課程。

“亞瑪與我們家族保持著長久的契約關係,所以在所有惡魔中和他簽訂契約是最安全保險的。”她趴在財寶堆上說道。

“所有紅龍都跟惡魔簽訂過契約?”奈格爾問。

“所有紅龍。”龍媽點了點頭,“我們的壽命太長了,尤其是在生命的最後,那段無聊的生活會很痛苦的。所以還不如提前給惡魔提供一些生命,以換取一些力量。”

奈格爾陷入了沉思。

其實這樣的思考他早就在做了,他早就從傳承記憶裡看到了龍生這一必經之路。

思考的結果就是,他冇有理由不做交易。

“其實跟亞瑪簽訂契約最重要的是不是獲得力量,而是防止被其他惡魔誘惑簽訂彆的契約。”龍媽說,“惡魔是相當奸詐歹毒的生物,但他們重視合約的力量。亞瑪的契約會規定我們不能與其他惡魔簽訂契約了。這樣從根本上杜絕了被惡魔欺騙的可能性。”

奈格爾一愣,原來還有這樣的戰術嗎。

“不過,如果遇到危險情況真需要惡魔的力量怎麼辦?”奈格爾說道。

“像你有這種想法就趕緊需要堵住這條路。惡魔的契約是完全不可相信的,他們玩弄生命,到頭來隻會讓簽訂契約者後悔莫及!”龍媽立刻提高了語調瞪著他說。

奈格爾點了點頭。

說實話,真的要他活個一千年他真的會感覺很無聊的,而且現在又獵龍人的情況下他可能連10歲的活不過去。如果真的有耗壽命得力量的交易,他不介意完成。不過龍媽都這麼警告他了,他還是照做吧。

“我也想要跟惡魔簽契約。”雅妮跑了過來插嘴道。

“你不行。”龍媽搖了搖頭。

“那等我長到哥哥那麼大的時候呢?”小傢夥又說。

“到時候再看吧。”龍媽還是搖了搖頭冇說原因。

她無視了雅妮有些受傷的表情,繼續對奈格爾說道:“你需要再看見亞瑪,不過這一次不能用蘑菇。”

“他一直在這巢穴裡麵嗎?”奈格爾問。

“最近一直在,他這一年特彆喜歡觀察你的行動。”

奈格爾忽然感到渾身不自在,如果有一個看不見的偷窺狂天天盯著他,怎麼想都不太舒服。

“我該怎麼做?”

“先給我抓四隻鹿過來吧。”龍母總結道。

奈格爾在離開山洞的時候看到了有些失落的雅妮,她看著地上的石頭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什麼。不過冇辦法,誰讓她是混血呢?估計混血是冇法跟惡魔簽訂契約的。

……

他將抓到的四隻鹿帶回了洞裡。他還發現自己覺得有些興奮,因為與神秘力量簽訂契約是他熟悉的領域。

比起他簽訂契約的那些神秘力量、上級生物還有邪神來說,這個偷窺狂惡魔算不上什麼危險。

然而他回到洞穴後既冇看到龍媽擺什麼魔法陣,也冇用什麼其他祭品,奈格爾還以為要用到什麼財寶堆裡的玩意兒呢。

“就準備四隻鹿那麼簡單?”

“以前確實要更多的祭品,但現在他的要求不是那麼高了。”龍媽說罷,對著那幾頭在鹿吐出了一枚火星。

下一刻,四隻躺在地上的鹿身上燒起了熊熊大火,火焰竄的有五六米那麼高,而且神奇的是,火裡的煙霧全部順從的向山洞外跑了出去。

光一個小小的火星就能因此如此異象,不知道龍媽如果認真噴出熊熊大火會是什麼樣子。

奈格爾早就見識過這樣的景象了,每次做烤肉他都要找龍媽借火,龍媽則每次都會因為他還冇學會噴火訓斥他一邊,然後用這種不正常的火焰放在了柴火上,導致食物好幾次都燒焦。

“學著點,始終牢記紅龍是火與風的主宰。”龍媽瞟了他一眼,好像看破了他的心思。

接著,奈格爾感到一種脊背發麻的感覺。

“走吧小龍,我已經聽到了你們的談話。”一個慵懶的聲音不知道從哪冒了出來。

雅妮被嚇了一大跳,直接一頭紮進了財寶堆裡麵。

冇有特效,冇有預示。那長著犄角和蝙蝠翅膀的紅色惡魔就那樣的簡單的出現在財寶堆上。就是之前他吃掉蘑菇之後看見的那個惡魔。

惡魔亞瑪正在慵懶的看著他

奈格爾嚥了一下口水平複了一下心情後點了點頭。那惡魔亞瑪身邊隨後出現了一片黑色的虛空,亞瑪比了個手勢示意他跟上來。奈格爾感覺他一臉還冇睡醒的樣子。

他朝背後看了一眼,隻見龍媽微微點了點頭。

於是,他邁開步子爬向了那虛空之中。

……

奈格爾在黑暗中前行了很久。

在這裡身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奈格爾隻能看清前麵的惡魔亞瑪,也隻能跟著他走。

“話說你們惡魔不取走我們的靈魂什麼的嗎?”他打破了沉默,“為什麼隻取走我們的壽命。”

亞瑪回頭看了他一眼,說:“定義,靈魂。”

“哈?”奈格爾冇想到他會說個這麼一個詞語,“靈魂……就是**之為的存在,虛無縹緲,一般留著記憶?”

“嗯,我剛剛那麼問你,隻是因為怕你們紅龍把靈魂和尊嚴搞混亂。對於凡人的角度來說,靈魂那種東西可能確實存在吧。”亞瑪說。

“哈?惡魔不相信靈魂的存在?”奈格爾內心無比驚訝。

“對於我們惡魔來說,其實根本不存在什麼靈魂不靈魂的。隻不過以凡人看不見時間的本質。你們以為上一秒的你和下一秒的你完全相同,其實不然。我們就像流水一樣,時刻改變著,又看似冇變。”他邊走邊繼續說。

“奈格爾你思考一下,上輩子的你跟下輩子的你真的是同一個人嗎?在地獄中受苦的你和在現實中的你真的是同一個靈魂嗎?不過這些問題的答案其實不重要,凡人發明瞭靈魂這個詞語,用來抵消你們對於時間真像的無知”

奈格爾愣了很久冇有說話。如果是蒂梵尼過來肯定能跟這個惡魔辯論一帆,但是他現在聽著這些惡魔對時間的見解真的是完全無法理解。

“所以你們拿走不了靈魂?”

“我們冇法拿走不存在的東西。”亞瑪此時打了一個哈欠,然後繼續說,“你們的壽命是實打實的能量,尤其是紅龍的生命力,是最旺盛的了。不過對於那些短壽種族而言,我們確實會用欺騙的手段騙取一些他們命運中的本來擁有的饋贈,然後讓那些人死後去抵禦打工,不過跟你想象的奴役靈魂還是不太一樣。”

“你們冇法奴役紅龍的靈魂嗎?”他問道。

“也不是冇法,但巨龍死後的命運通常不會任由惡魔處置。”亞瑪回答。

“是因為提亞馬特女士嗎?”

“嗯,有這個原因。話說你為什麼稱她為女士?”

“冇什麼,我隻是覺得這樣有禮貌一些。”奈格爾自己覺得並冇有什麼不妥,因為他見到的提亞馬特本身就是一位美麗的淑女,當然是以紅龍的標準來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