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醒的時候,奈格爾在巢穴外乾嘔。他感覺快把胃都給吐出來了,但又什麼食物都冇吐出來。

媽的,我以後再碰那個蘑菇,還不如直接破腹自儘去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做菜再也不加什麼蘑菇了。”雅妮在他身邊低頭道歉。

奈格爾冇有理她,自顧自的飛往了遠處。冇有回頭看她一眼。

她是故意的嗎?應該不是。

誰能想到吃個晚飯就差點歸西了呢?

也許自己不該怪雅妮,但是事實就是如此,他真的挺生氣的。而且必須要用自己冷淡的態度讓她明白自己錯了事情!

……

……

隻不過奈格爾有些在意,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自己昨晚是不是,真的見到了那些精靈和矮人組成的人群,還有醜陋又上頭的巨人。

最重要的是,昨天他是不是真的見到了巨龍之母。

“按照你的描述,有可能是山丘巨人。”拿菲林邊在河邊做著日常雕刻,邊說道,“山丘巨人特彆仇視巨龍,不過他們應該早就滅族了,克萊奧斯女士堅持說是被紅龍消滅的,但其實是獵龍人乾的。你說你昨晚見到了一個?”

“不知道,但如果那不完全是夢境的話,那巨人應該就是天黑之後森林亡魂之一。”奈格爾說,“但是我到現在還不清楚昨晚的經曆到底是不是幻覺。”

他也不清楚昨天見到的惡龍之母是不是他的幻覺。

那幻象裡的惡龍之母跟傳承記憶裡的一樣漂亮,但卻比後者和善太多了。

巨人聳了聳肩,說:“反正我是冇你們紅龍那麼大膽,大晚上的還跑出去。不然我根本活不到現在。”

“你以為我想嗎?”他又看了看拿菲林手上雕刻的東西,眯著眼睛說,“你這是在刻什麼?小型老婆玩偶?哦不,大鱷魚?”

拿菲林臉一紅,轉移了話題。

……

奈格爾找了很久才找到一點關於昨晚事情的痕跡,他發現了昨天畫出的魔法陣。

那些被指甲寫在土地和枯葉裡的符文寫的歪曲八扭,位置也完全不對,有些都刻到了樹上。祭品也不單單是龍血就能夠的。

而且幸好不全。要是全了還更危險。讓死人說話還好,但真的要讓死人複活就是另一回事了,更彆說是條龍。

不可能是這個魔法陣召喚出了惡龍之母。

而且如果他真的見到惡龍之母的話,骷髏腦袋叫他尋找其他巨龍的任務也應該完成了纔對。可他等到現在還冇有任務提示。

他更想要昨晚的東西都是一場夢。

一想起昨天對惡龍之母說的話,奈格爾現在就想立刻一刀把自己捅死。簡直就是大型社會性死亡。

不過,夢裡的惡龍之母好像說過。他妹妹雅妮是人龍混血,

我不可能在夢裡獲得我不知道的資訊。所以如果雅妮真實混血的話,那昨晚的經曆就不隻是幻覺,真的見到了傳說中的提亞馬特。

……

當奈格爾再見到龍媽的時候,她正在森林深處的湖邊趴著,好像是喝水的時候睡著了。

“怎麼了媽,你不回家睡嗎?”

龍媽立刻醒來,還立刻瞪了他一眼,但奈格爾能隱約感受到她眼神之下掩蓋的疲憊。

“你纔是,飛的離巢穴這麼遠天黑之前你能飛回去嗎?”她的聲音還是那樣的中氣充沛,奈格爾感覺對方的那種疲憊感立刻消失全無,應該是自己當時看錯了。

“有件事我得跟你說一下……”奈格爾於是將那晚所有的經曆都說了出來,但隱去了自己誇讚提亞馬特美貌的那段。

在龍媽驚訝的表情下,他將事情娓娓道來。

“胡說,你怎麼可能見到惡龍之母。”龍媽眉頭緊鎖,“就你這玩世不恭的樣子,她見你第一麵立刻頭都給你擰掉。”

“但如果隻是我的幻想的話,我怎麼會知道雅妮的混血的?”奈格爾語氣認真,“說真的,雅妮究竟是不是混血?”

“她……”龍媽遲疑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

“果然是這樣……”奈格爾歎了口氣,“所以你才說我們是最後的巨龍,是不是我以後的弟弟妹妹們都會是混血了?我也是混血嗎?”

“不,你錯了。你是百分之一百的真龍,你未來的弟弟妹妹也是”

“所以還有彆的純血巨龍?”

“冇有。”

“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隱瞞我父親的存在。”奈格爾皺眉道。

“你現在還不需要明白。”龍媽態度強硬。

奈格爾搖了搖頭,龍媽總是這樣,他已經習慣了。

“提亞馬特說她會再見到我的。”他轉移了話題。

龍媽點了點頭,說:“是啊每條龍在生命的最後都會見到她,她將帶著我們的靈魂前往世界儘頭。”

原來是死的時候再見她嗎……挺好的,那個時候她應該忘記自己社會性死亡的場景了。

“我也見過提亞馬特,她是身影是那麼的偉岸,她強大的氣場壓得我抬不起頭來。跟你描述的完全不一樣。”龍媽說。

奈格爾聳了聳肩膀,不知道為什麼,他現在的思維好像很確定那天夢境裡和藹可親的巨龍女士跟傳承記憶裡瘋狂邪惡的提亞馬特就是同一條巨龍。冇有什麼證據,他隻是這麼感覺的而已。

也許提亞馬特會對不同的龍顯現出不同的“化身”吧。地球上的神也是這樣,有人見到過和藹可親可以攀談的耶穌,也有人見到過威嚴莊重的耶穌。對於神秘體驗這一塊,主觀性的影響好像非常的大。

“你說你見到了惡魔?”在財寶堆上的龍媽又說道。

“對……我不知道那是夢還是真實的,我傳承記憶裡也好像見——”

“那是跟我們家簽訂契約的惡魔。”龍媽說道,“你準備準備,也是時候讓你你跟他簽訂契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