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隻剛破殼而出的雛龍飛快的吃光了蛋殼。

而當她發現旁邊的奈格爾時,忽然意識到了什麼,立刻弓起了背,向奈格爾發出了低吼。

“哈——”

隨後,她觀察了一下四周的環境,然後一頭紮進了金幣堆成的財寶堆裡。

而奈格爾看著她那幾乎與之前雅妮一模一樣的出生反應,變得更加懵逼了。

不應該啊。

我明明就看見了雅妮帶著我跑出了森林,回來的時候怎麼又變成了蛋呢?

而且我明明就看到了她死在了麵前啊。

此時,在一旁觀察他神情了龍母開口說道:

“把你遭遇的事情全部都跟我說一遍,一個字都不能落下。”

……

“……擺脫那些鬼影後,我就看到她摔死在我身邊,脖子扭斷了。我非常確定她那時候已經死了。”奈格爾在山洞中將他記得的全部內容全部告訴了龍母。

隻不過隱瞞了他完全與前世的人格融為一體的經曆,還有略過了任何有關符文石板的故事,隻是說跑的飛快才甩掉惡靈的。

下午的陽光照照在金幣堆上,讓他覺得整個山洞都被照亮了起來。

“挺不錯啊,之前你連話都說不清,現在竟然有智力把整個故事都講清楚。”龍母聽完後總結道,“我就該把你晚上扔那森林裡多曆練幾次,你可能就自己變聰明瞭。”

奈格爾不置可否。

“所以,你覺得是我產生幻覺看錯了嗎?”奈格爾問,“我記得我用藤條綁住了她,但如果當時她還是個光滑的蛋,那顆龍蛋絕對會在顛簸中被我甩下去。”

在談話的過程中,他發現這個剛出生的雅妮一直從金幣堆的縫隙中暗中觀察著他們,但是冇有出來。

那眼神和神態和之前的雅妮簡直一模一樣,更不用說長相了。

“應該不是幻覺,看來她還挺特彆的。”龍母陷入了片刻思考。

隨後,她巨大的身形一不可思議的靈活速度衝向了財寶堆。

在財寶堆裡躲藏的雅妮眼神慌張的想要逃避,但剛竄出幾步就被龍母的魔抓攥在手裡。

“把眼睛睜開,讓我看看!”龍母的語氣不容置疑的說道。

“嗷……”剛出生的雛龍發出了極不情願的吼叫,但是無論如何蹬腿扇翅膀都掙脫不掉。

紅龍對自己的幼崽是真的暴力,奈格爾心想,這身體的原主小時候也好像是被這麼折騰大的。

他的傳承記憶告訴他,紅龍父母一般也隻會象征性的儘一下養育的職責。大多數麵對幼崽的時候,他們還是那些貪婪自私,脾氣極差的惡魔。

他可不想一直生活在這樣的陰霾之下。

“所以你知道她為什麼會複活了嗎?”他問。

龍母放下了正在掙紮著的雅妮,那小傢夥“嗖”的一下跑到了遠處的金幣堆裡藏了其阿裡。她說:“可能是因為她父親纔有這個複活的能力,但不能肯定。也許跟那森林的特性也有關係,那裡死亡的邊際模糊不清。我覺得她這個樣子應該不會複活第二次了。”

“父親的能力?那我也有嗎?”奈格爾問道。

“不,你跟雅妮不是一個爹。”龍母接著說,“他的父親有一些掌管時間的能力,也許你看到的雛龍隻是未來的殘影而已。“

奈格爾微微點頭,他很好奇雅妮那複活的能力是什麼。不過既然是來自不同的爹繼承的技能,那也就跟他沒關係了。

“話說那些入侵巢穴的人類怎麼樣了?”

“當然是一個不剩的都被我燒成灰了。”龍母輕描淡寫的說道。

看來這個母親的戰鬥力還是相當可以的,他心想。

”最近幾天你怎麼變聰明瞭?竟然問的出這麼多問題來?“龍母忽然閒聊似的話鋒一轉。

”我也不知道……“他說。

奈格爾忽然在線之前連話都說不清楚,那麼自己現在表現的這麼聰明會不會被龍母引起懷疑呢?

不過想了一下,他決定不做什麼改變。要長期相處下去的話,智商這種東西對身邊的人事藏不住的,還是保持正常的行動方式吧。

“我要獎勵你在我與人類戰鬥時,把你妹妹成功的帶回來。”龍母的話語充滿威嚴,表情嚴肅。

奈格爾一愣,心跳不由自主的開始加速。

魔法。這是他上輩子花了無數心血,承受無數背叛和爾虞我詐才能獲得的東西。而在這個世界似乎變得唾手可得。

老天爺是用這種方式來彌補我嗎?

不過龍母的魔法似乎不是隨便教的,而是做事情的獎勵。

也對,傳承記憶告訴他,對於紅龍來說,父母冇有義務把孩子教的太強大。不然孩子長大了也會跟父母爭地盤的。

“我隻教你一次,看好了!”而後,隻見龍母對著財寶堆一個沉重猛男雕塑,以特殊的龍語命令道:“以克萊奧斯的名義命令你,漂浮!”

隻見那雕塑真的漂浮了起來。

雖然不是什麼特彆亮眼的法術,但已經足夠奈格爾欣喜了。

“我還要獎勵雅妮。你成功的讓你的哥哥冇有迷路。給我出來,彆藏著了。”龍母說。

雅妮聞聲從財寶堆裡探出了頭來。

隻見龍母從財寶堆抓起了五枚金幣放在了雅妮身前。

“我的財寶雖然數量龐大,雖然允許你們參觀,但是冇有我的批準,這裡麵連跟毛都不屬於你們。”她接著對雅妮說,“這五枚金幣就是屬於你的第一份財富。”

雅妮眼神動容,死死盯著那五枚金幣不放。

奈格爾身體原主的記憶混亂,他不知道自己在出生的時候有冇有被龍母給予過金幣,但反正他現在是一貧如洗。前幾天剛穿越的時候還因為把龍母的一枚金幣拿到了外麵,而被她吼了很長時間。

他發現自己不由自主的拿起了雅妮的金幣把玩起來。紅龍的身體天生就喜歡這些財寶,尤其是自己擁有的財寶。那些金幣上的花紋讓他感覺心情舒暢。他發現自己在心底竟然有一絲絲嫉妒。

下一刻,本來膽小的縮在金幣堆此時忽然衝了出來。想發毛了的小貓一樣,趴在奈格爾身前低吼著。

切,不就是一個金幣嗎?

奈格爾不屑的將手裡的金幣扔回了雅妮身前。他預感紅龍的個性會讓這個妹妹用生命保護那金幣。犯不著跟她計較。

金幣什麼的,他也完全用不著。不能流通的貨幣,又有什麼用呢?

……

晚上的時候,奈格爾正在金幣堆裡麵睡覺。卻好像有什麼東西入侵了他的夢境。當他反應過來自己在做夢的時候時候,一個詭異的骷髏頭出現在了他的意識裡。

隻見那骷髏頭眼眶上鑲著金邊,規格大的不像人類的骨頭。頭骨後方的岩石之中則插著各式各樣鳥類的羽毛。紅色、綠色和藍色的寬大羽毛相互交錯。它那空洞的眼神注視著奈格爾

那骷髏頭看起來很眼熟,隻不過作為前世神秘學家的奈格爾這種東西已經見怪不怪了,每個遺蹟墓穴都有這樣的詭異的物品存在。

“選擇……”那蒼老的聲音再次在他耳邊響起,這就是那個骷髏的聲音嗎?

【祝福:暫時喚醒紅龍真正的力量。】

【祝福:略微讓鱗片更加堅硬,永久。】

【祝福:腐化,讓我們融為一體……】

他的眼前又出現了三個英文選項。看來是又要白給他東西了。這次的三個好像都不是物品。而且最後一個的選項看起來有些詭異。

什麼特麼叫讓我們融為一體……奈格爾的作為神秘學家的直覺讓他覺得應該離這個選項遠一點。

要不是這個聲音在危難時刻真的給他了塊驅靈石板,他是絕對不會相信這東西的。神秘學中相信耳邊的低語可是大忌。

思前想後,奈格爾還是決定選擇第一個暫時喚醒紅龍力量的選項。他上次就想拿這個了,幸好這次的夢境還讓他有選擇的機會。

第二個增強鱗片硬度雖然好像是永久的,但應該效果不怎麼明顯。他現在才穿越過來三天,更需要一些能快速提升實力的東西,先適應這個世界。

雖然第一個是暫時性的,但他很好奇究竟什麼是紅龍真正的力量。

“我選第一個。”奈格爾說。

話音剛落,他就感覺一股力量充滿全身,但是馬上又消失不見,好像與身體融為了一體。

而此時他身邊的環境也發生變化。骷髏頭還是屹立在石座之上,但是他身邊忽然多了一個人類的影子。

對方長髮飄飄,身材矮小,看那輪廓好像是位人類的女孩。看那影子的輪廓最多也就七八歲。

這裡為什麼還有其他人?

“兩位候選人,你們好。”骷髏那蒼老的聲音在他腦子裡響起,”你們可能疑惑為什麼自己在這兒,因為你們有一個共同點。“

它接著說:

“你們都是來自地球的穿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