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格爾在睡著之後進入了霧濛濛的夢境世界。

【因為你征服了幽靈們還有一位高等精靈的分身,所以選擇……】

【稀有祝福:體型、肌肉增強(永久)。弱小的雛龍太小隻了。】

【稀有祝福:遁入陰影。龍母菲妮克馬爾斯的終極絕招,讓你體驗5分鐘獲得遁入陰影世界的能力,強大的龍媽已經答應了傳授你一些陰影世界的魔法,可以想象你將會麵對遁入陰影的訓練。提前體驗可以讓你更好的應對龍媽的試煉哦~】

【祝福:腐化,讓我們融為一體……】

這次都是稀有祝福。多虧了龍媽直接出手幫忙。

第二個技能看起來很有誘惑力。

龍媽的終極絕招是嗎?這個骷髏腦袋看起來倒是挺瞭解的。奈格爾很想體驗一次龍媽的最強技能,就算是隻有五分鐘也值得。而且麵對4個多月後與蒂梵尼的決鬥也用得上。

不過在選擇技能之前,他還有彆的問題。

“你上次說你是‘係統’是什麼意思,再給我解釋一下關於地球流行文化的事情。”奈格爾對著夢境世界的問道。

他等了很久,就在他以為永遠得不到骷髏腦袋迴應的時候,那個熟悉的聲音又出現在了他的腦中。

“想不到有一天我要給穿越者解釋地球上的流行文化啊。”蒼老的聲音說道,“所謂‘係統’就是網絡小說裡給主角獎勵,主角完成什麼任務,就給什麼獎勵,就像遊戲一樣。”

“就像我們兩個的關係?”他微微皺眉。

“正確。所以很多人把我叫做係統。”骷髏腦袋說。

“那我姐姐呢?她的身世更像是遊戲的主角。你是不是也給她了很多獎勵。”他說。

“快選擇祝福吧,奈格爾,你的時間不多了。”

奈格爾歎了口氣,看來骷髏腦袋好像不想再回答他的問題了。

“我選擇第第一個技能肌肉強化。”他說。雖然那個魔法反射很有誘惑力,但當務之急還是簡單粗暴的提升身體綜合素質。主要是現在他的攻擊手段還隻是肉搏而已。

接著,夢醒了。

然而夢醒後等待他的並不是熟悉的山洞與財寶堆。

“怎麼了,伊戈?”一個帶著圍裙的少女問道,“你剛纔一隻在說說夢話誒,有做什麼美夢嗎?”

“我夢見自己變成了一條龍,有龍媽和龍妹妹,還有一個自稱是係統的骷髏腦袋。”伊戈搖了搖腦袋,終於清醒了過來,“啊,那個夢太清晰,我有點分不清現實。”

他緩慢起身,向那少女問道:“蒂梵尼,你在做什麼?”

……

奈格爾從睡夢中驚醒。

“怎麼了,伊戈?”一個帶著染著顏料圍裙的少女問道,“你剛纔一隻在叫誒,有做什麼美夢嗎?”

“我夢見自己變成了一條幼龍,西方神話裡的那種,有龍媽和一個龍妹妹,還有一個巨人朋友。”伊戈搖了搖腦袋,終於清醒了過來,“啊,那個夢太清晰了。都有點分不清現實。”

他不叫奈格爾,那是他在夢裡的名字。他此時名叫伊戈,是一個25歲的留學生。

他緩慢起身,向那女人問道:

“姐姐,你在做什麼?”

“你絕對猜不到。”他姐姐給了他一個神秘的微笑,臉上還占著一些油菜。說罷,她用手上的油畫刷子指了指遠處的畫布。

當伊戈看清那副畫時,卻驚訝的楞在了原地。

“我在畫龍。就像你夢到的那樣。”姐姐說道。

隻見姐姐的畫布上,赫然畫著一條張牙舞爪的巨大紅龍。隔著畫布都能感受到那紅龍的貪婪、邪惡、力量。

“奇怪,你畫的龍跟我夢裡的那幾條很像。”伊戈愣了很久才說道。

“真的嗎?”

“真的。”

“那……真是挺神奇的。”少女思考了片刻後說道,“也許可以用榮格的‘共時性’來解釋這個現象。你還記得金龜子那個例子嗎?”(注1)

說罷,她扔下了手邊的油彩。踩了擦手,開始翻找書籍。

伊戈翻遍了腦袋裡的知識,他當然知道榮格是著名的心理學家,但他的理念細節真的記不太清。於是,他放棄了思考。

“我忘了,什麼金龜子。嗷……疼,我真的忘了。”

少女拿書籍輕輕砸了一下他的腦袋。

“哼,這麼基礎的知識都忘了,真不知道你在密斯卡塔尼克大學這6年是怎麼混過來的。”隻見姐姐撅了一下嘴。

“這不是有你嗎?”伊戈撓了撓頭賠笑道,他上課確實很多都靠抱大腿混過去的,“所以金龜子跟我的‘龍夢’有什麼關係?”

姐姐點了點頭,邊翻書邊開始解釋道:“榮格有一次與心理疾病患者談話的時候,患者提到他夢到了一個金色的金龜子。但是偏偏就在這個時候川外飛來一隻大蟲子,你猜是什麼?”

“和夢裡一樣的金龜子?”

“對!榮格把金龜子抓了下來,結果那患者說跟夢裡的金龜子一模一樣。就在談話的同時出現在了他們窗外。”

“就像我夢見了龍,結果你就在畫龍……這說明瞭什麼?”伊戈頓時感覺有點頭皮發麻。

“這就是‘共時性’。物質世界和精神世界的連通的。”姐姐說道。

“不是巧合嗎?”

“不是。當時人們以為大陸板塊可以組成拚圖也是巧合,但我們都知道板塊的邊緣如此相似是因為大陸漂移。”姐姐將書翻到了某一頁,遞給了奈格爾,“這本書上有很多共時性的例子,你可以看看。”

伊戈答應了下來,他瞟了一眼,那書好像記載了很多古代鍊金術的手稿,其中包括了一張騎士鬥惡龍的插圖。那騎士手上的雙手大劍特彆有既視感,是不是之前自己夢裡也夢到過……

“話說今天老爸他是不是要來取東西了?”伊戈把眼神從書頁上移開。

“對,他還挺急的我們剛到德國他就要拿東西。”姐姐繼續在書架上翻找著什麼東西,“東西你準備好了?”

“那個要交給老爸的寶物是吧?我忘了放哪了。奇怪……那麼重要的東西我不可能亂丟的”伊戈說著開始找起了那枚戒指。

這個老爸並不是他和姐姐的親生父親。不過當伊戈被生母賣給人販子之後,他和其他像姐姐一樣的孤兒一起被賣給了那個神秘的男人。這個男人資助他們生活、留學,條件是像伊戈和姐姐這樣的孤兒要替這個“父親”完成一些任務。

而姐姐此時從書架上翻出了一個日記本,翻找一番後忽然跟伊戈說道:“我記得你以前也有過‘龍夢’對吧?”

“好像是,不太記得了……誒,我把那寶物放哪了。”伊戈摸便了褲兜都冇有找到,現在開始翻枕頭和床鋪。

不知道為何,他忽然從心裡生出一絲焦躁的情緒。

他看向窗外,德國小鎮的街頭,有流浪藝人在賣場,車子在樓下往來。他看見一個三米高的巨人走過街頭,一群長著長耳朵的木精靈正拿著購物袋嬉笑。

伊戈看著這番景象,忽然感覺到這個世界一種強烈的違和感。但是怎麼也說不出來那裡奇怪。

“姐,之前我們樓下有那輛黑色的SUV嗎?”他問道。

“啊?我冇注意啊。”

“挺可疑的,我要記下來。可能是當地的警察。”伊戈說道。

他發現了一絲安全隱患,但並不能解釋那種強烈的違和感。

不……不對,違和的地方不是在那輛車。好像最近每次做龍夢都是這樣。他忽然感覺記憶有些混亂,想不起來之前一段時間做了什麼。

“姐啊,老爸說他要什麼寶物來著?”

“戒指啊戒指。”姐姐說道,“那個傳說帶上就會發狂的戒指。”

“什麼!”

奈格爾一驚。不……是伊戈一驚,他忽然覺得這個有點熟悉。好像在他的龍夢裡,也有一顆同樣的戒指。一直放在他嘴裡。

下一刻,他忽然有一種嘔吐的**。

“嘔……”

“怎麼了伊戈?”

在姐姐驚訝的神情中,他嘔出了那枚戒指。那枚狂暴戒指……在龍夢的時候,他一直把這戒指含在嘴裡。

“老爸他要的是這枚戒指嗎?”伊戈單膝跪在地上,覺得胃裡異常難受。

姐姐遲疑了一下才說道:“是……挺有趣的,你把它吃了下去了?”

“是龍夢。”伊戈說,“我還是條龍的時候,我就含著這個戒指。”

姐姐驚訝的端詳著那枚沾滿了口水的戒指,“紅龍代表的心理原型是貪婪。人類幼崽經常將物品放到嘴裡以視為將物品據為己有,因為那時候他們之後嘴裡的感官比較發達。你夢到了幼龍更是有這一層寓意。”

“太奇怪,一切都很有違和感。”伊戈還是覺得很難受。

她蹲下拍了拍伊戈的背,想緩解一下他的痛苦。

她繼續說:“也說得通,夢境的組成就是我們的現實嘛。你睡覺的時候含著戒指,夢裡麵就自然夢到作為龍含著戒指了。”

“也可以反過來說,這裡是夢境,而龍那邊則是現實。”伊戈抬頭看著姐姐的眼睛。

“什麼?”她一愣。

這一幕伊戈好像見過,一種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

就在這時,他聽到了門外手槍上膛的聲音。

“快趴下——”

說罷,伊戈撲向了姐姐。

下一刻,機關槍的子彈如雨點般從門外射來。

屋內鮮血灑滿了地麵。

姐姐中彈了。

……

“不!!!”伊戈從夢境裡甦醒了過來,發出了慘痛的尖叫聲。

——————

注1:syncronic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