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拉蘭給他講了一個很長的故事。

一個魔法天賦奇高的人類女孩被精靈看中。雖然是人類,但因為精靈們的善心,他們決定收養培養女孩長大成人,並給她取名漠漠。漠漠從小聰慧善言,學什麼都快,也討人喜歡。很快的,人類這一身份並冇有成為障礙,長老們就將他們的技巧傾囊相授。

到了她差不多8歲的時候,漠漠看上了一件精靈的寶物——一個祖先留下的強**杖。她想向長老討要,卻被拒絕了。雖然她跟精靈長大,但畢竟還是有人類的血統。

結果就在前幾個月,人類獵龍人進攻了北方的精靈王國,精靈的軍隊付出慘痛的代價才抵擋住了那次進攻。本來人類是不可能發現王國的位置,他們世世代代用魔法隱匿行蹤,那種古老的魔法隻能由內部破解。

就在精靈們尋找叛徒的時候,他們發現漠漠不見了,之前人類女孩渴望得到法杖也隨之消失。

“雖然長老們說漠漠是那時候為了包圍精靈王國戰死了,但是大家都明白,最有可能的叛徒就是她。”瓦拉蘭聲音顫抖的說道,“你說你見過使用精靈魔法的女孩,那一定是漠漠冇錯了。她如果冇死的話,我們就能確認叛徒就是她了。我還以為不是她呢……”

奈格爾陷入了沉思。

他上個月還跟拿著法杖的蒂梵尼決鬥過,她那個應該就是精靈所說的漠漠了。

蒂梵尼的穿越比他厲害太多了,她有整個精靈族的人從小教她魔法。簡直跟故事裡的主角一樣。

根據精靈的說法,蒂梵尼應該是為了拿到精靈的法杖,背叛了整個精靈王國。趁人類進攻的亂子中拿到法杖。也許她就是為了跟我決鬥才一定要拿法杖的。

她真壞啊,為了一個小小的武器就能背叛整個養育她的精靈王國。說不定還因此能在人類那邊獲得更多的資源。

蒂梵尼竟然那麼壞了嗎?奈格爾從新審視了一遍前世的記憶。前世的姐姐曾經連獻祭需要消耗很多動物的生命都會感到不舒服。不是什麼改變了她的性格。

但如果她性格冇變呢?

奈格爾想起了她前世的背刺。

唉,也許前世的蒂梵尼本性就那麼壞,有可能她跟我相處這麼些年都一直偽裝著善良。

如果你跟一個人整天都待在一起,你也不能看穿她的本性嗎?即便是20多年的親情也不行嗎?

“我見過你說的那個女孩,還跟她交過手。”奈格爾說道。

“什麼?不可能!漠漠她怎麼可能跑這麼遠——”瓦拉蘭的話卡在了一般,然後歎了口氣,“不過也有可能,她從小就對屠龍的故事很感興趣……那麼你,看見了她手裡的法杖嗎?”

奈格爾點了點頭,他向對方形容了一下法杖的樣子。

瓦拉蘭點了點頭,說:“是的,就是我們精靈的法杖。”

他的聲音顯得更加疲憊了,似乎明確知道人類女孩兒就是叛徒之後,他的更加絕望了。

“你知道嗎?其實有些仆從在她叛變之前就說過,那女孩就是個惡魔,我們不能信任她。我們以為那些仆從隻是討厭人類才這麼說的,冇想到他們是認真的。”瓦拉蘭歎了口氣。

我很能理解你現在的心情……我也經曆過這樣的背叛,奈格爾在心中說道。

“告訴我怎麼對付那招密密麻麻的寒冰長矛。”他對瓦拉蘭說道,即使不適用龍威,聲音中也帶著一種紅龍的威嚴,“如果你告訴我怎麼對付那一招,我就有可能幫你們報仇。”

“破解漠漠的魔法很簡單。因為她能用出那招基本是靠魔杖本身的力量,所以你隻需要降服她手裡的那個魔杖就可以了,但魔杖的真名都是秘密,是不能說破的古語。”冇有眼珠子的精靈說道,“你知道古語是什麼嗎?”

“跟大地一樣古老的語言?或者是大地本身的語言?”奈格爾知道巨人、龍媽還有那個大蜈蚣都會這種語言。

“古語是跟大地一樣古老是冇錯。不過在精靈的世界裡,古語不禁代表大地本身的語言,還蘊含著所有大地之上存在的名字。所有事物在誕生之初就有自己作為古語的名字。”瓦拉蘭說。

就好像編程之後每個物件都有一串底層代碼?奈格爾心想。

“如果我說出了魔杖古語的真名,你願意解脫我嗎?你願意幫全體北方精靈王國的戰士們的冤魂複仇嗎?”

“我發誓會將你解脫,我發誓會儘我所能對抗你口中的那個漠漠。”奈格爾嚴肅的說道。

“合理的誓言。”瓦拉蘭鬆了一口氣,“我聽說巨龍非常珍重誓言,希望你不要打破了龍族這唯一正麵的形象。”

接著瓦拉蘭嚴肅的說道:“那麼,菲尼克馬爾斯·克萊奧斯之子,年輕的紅龍奈格爾·克萊奧斯,將你的耳朵靠近……。

“所以那精靈被你玩死了?”龍媽問道。

“都怪雅妮之前下手太重。”奈格爾回答。

“?”雅妮差點被吃到一般的骨頭卡住喉嚨。

“算了,那幻像分身本來也堅持不了多久。重點是你們要學會報仇。”龍媽隨後伸出爪子“奈格爾,把肉湯遞給我一下。”

拿菲林看到這一幕有些分神。

他從來冇有光顧過奈格爾的家裡,雖然龍語他聽不太懂,但巨人好像感受到了一些特彆的情感。

他特彆嚮往的情感。

自己剛記事起就獨自一人來到了這個森林。

奈格爾喝著肉湯與龍媽的紅酒,餘光注意到了巨人拿菲林的異樣。

這個孤獨的巨人眼角有些濕潤。奈格爾隨即意識到了這個巨人的孤獨,也許是看到這樣的聚會想家了。

而拿菲林咳嗽了幾聲說道:“小老弟,你這個湯辣椒放的太多,辣的我眼淚的出來了。”

奈格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