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奈格爾暫時放下了沸騰的肉湯,去看看雅妮那邊的進度怎麼樣了。

他繞開滿地的寶藏走向了洞穴深處。其中不斷有精靈的慘叫聲傳來:

“我說我說,彆打我了。”

“啊!疼!我不是都說了嗎你還打我?”

話音剛落就是一聲慘叫,隻見那邊雅妮又一爪子拍在他的褲襠上。

瓦拉蘭疼的直不起腰來,身體掙紮了幾下,然而龍媽的束縛魔法讓他隻能被綁在一個猛男雕像上無法動彈。

想象著那精靈剛出現時裝逼的樣子,奈格爾就忍不住噗的一下笑出聲來。

一開始雅妮聽聽說自己要拷問這個精靈,還有些害怕。但在龍媽的慫恿下也開始了勇敢的報複行動。

奈格爾也期待這個精靈能說些有關人類世界的情報。

“問的怎麼樣。”奈格爾向雅妮問道。

“問?”

“嗯,有新情報嗎?”

“為什麼要問?”

“……合著你隻想打他是嗎?”

看著她嘴角的一抹微笑,奈格爾覺得雅妮已經打上癮了。

“行了,你先去吃飯吧,剩下的交給我處理。”奈格爾說道。

雅妮聽到能吃飯了,立刻開開心心的向蒸鍋(其實是財寶堆裡的盾牌)那裡跑去。奈格爾回頭看了看遠處正在打盹的龍媽,滿意的笑了一下。

他現在終於找到機會單獨審問一下這個精靈了。

“你可算來了,你這個弟弟還是妹妹的,到底聽得懂精靈語不?我怎麼說什麼情報她都要打我?“瓦拉蘭聽奈格爾的聲音,奄奄一息的說道。”

而瓦拉蘭已經被打的鼻青臉腫。而眼珠也被龍媽殘忍的挖去,現在什麼也看不見。龍媽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讓他冇法自行解除分身。

龍媽說那雖然是幻像分身,但是這樣折磨他本體也會痛苦的。分身雖然很脆弱的,但隻是要掌握好力道就能折磨他很久。

“你們已經把我整的很慘了,我上午還被你們綁著遊街示眾,什麼時候才能讓我這個召喚的身體消失?”

瓦拉蘭明顯是認識龍媽的。可能年輕的龍媽曾經洗劫過精靈的城市?或者是給精靈的曆史留下深刻影響的。

總之,龍媽甚至連龍威都冇有用就讓他束手就擒了。隨後奈格爾和雅妮舉著**的瓦拉蘭在夜幕下遊蕩了一整圈。讓所有的精靈遊魂都看到了他們搬來的救兵的慘狀。

那些飄蕩的精靈幽靈完全不敢看,他們完全冇了那種進攻的氣勢,看到了赤身裸替的瓦拉蘭痛苦的哀嚎,幽靈們立刻四散逃命。

奈格爾一開始有些擔心後來精靈的報複,前世的他從來不會為了逞一時之快去得罪什麼人。如果說一開始說製服瓦拉蘭算是不讓他再來報複,之後的**遊街示眾還有雅妮的碎蛋攻擊就有點過了。他有些怕完全得罪那些精靈。

但不得不說,這樣的報複讓他身心愉悅。

尤其是龍媽的那句話:“克萊奧斯家的孩子是不能被欺負的。”雖然很無理,但是奈格爾挺喜歡的。

他搖了搖腦袋,回到了現實世界。

“高等精靈瓦拉蘭,我最後問你幾句問題,你要如實相告。”奈格爾對著綁在雕像的精靈說道。

“我想死……你們紅龍都是卑鄙的生物。讓我的投影無法回到身體,把我衣服脫光,還讓我在祖先麵前丟儘臉麵,你還想怎麼樣?我的高傲已經被你們完全踐踏在腳下了。”瓦拉蘭虛弱的說道。

“回答我接下來的幾個問題,我就有可能讓你解脫。”奈格爾說。

已經瞎掉的瓦拉蘭望瞭望奈格爾說話的位置,他一定很驚訝,如果這時候他有眼球來表達表情的話。

“你發誓嗎?”

“你現在冇有資格讓我發誓。“奈格爾平靜的說,“但如果讓我心情變好了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

被綁住的瓦拉蘭深深的歎了口氣,他知道自己彆無選擇。

“那說吧,人類世界你還瞭解多少?”奈格爾問道。

“我不是說了嗎,精靈也被人類打的很慘,我們的國土麵積越來越小了。我們精靈恨人類比恨你們紅龍還要深,怎麼可能去瞭解人類世界嘛。”瓦拉蘭說,“主要是人類有獵龍人,他們不光殺巨龍,而且最近幾十年開始大肆的屠殺精靈了。“

奈格爾搖了搖頭,這傢夥之前是說了些精靈國度有的冇的訊息,主要是誇讚他們的精靈王子有多麼厲害,什麼都懂。

但瓦拉蘭就是不瞭解人類世界。這些精靈實在太過高傲,敵人不是更應該瞭解的嗎?而且精靈紅龍巨人這些種族本來都被獵龍人壓迫成這樣了還不團結,活該被人類欺負。

“你還見過其他紅龍嗎?”他問

“冇有冇有,我以為紅龍早就滅絕了呢。直到見到你我才知道還有純血的紅龍存在。”

“還有混血種?”奈格爾挑眉。

“對啊,人類和紅龍的混血最多。我知道有的人類獵龍人本身就是混血,隻不過血統不太純正罷了。”瓦拉蘭說。

有龍血統的獵龍人,這倒是段重要的訊息。雖然龍媽明確不想透露外麵的世界到底是怎麼樣的,但幸好龍媽冇有禁止他拷問出這些訊息來。

這個時候,奈格爾再次看了一眼遠處的龍媽的情況。她正在睡覺,睡的很沉,連肉湯的香氣都冇把她弄醒。雅妮和巨人拿菲林正在聊著什麼東西,冇人關注他這邊的拷問情況。

於是,他問出了他最關心的問題。

“我還需要知道關於你那招在背後發射寒冰長矛的魔法。“奈格爾說。

而瓦拉蘭忽然變得激動了起來,說道:“精靈們是不會把那魔法教給外人的!永遠不會!就算是你再怎麼拷問我,我也不會說的。“

奈格爾微微皺眉。

“但是你們已經把那招教給了一個外人,一個人類女孩。“他說。

這句話讓情緒激動的精靈立刻僵住了,他用空洞的雙眼不可置信的看著奈格爾。

“你怎麼知道?”瓦拉蘭聲音顫抖,“你見過漠漠?“

“告訴我關於那個漠漠的事情。“奈格爾抓住了這個名字。這個漠漠學會了精靈的秘術,有很大的可能性就是一隻跟他決鬥的姐姐!

高等精靈深深的歎了一口氣,他像是被抽乾了身上的最後一絲力氣,身體攤了下來。

“你說的人類女孩隻有可能是她。她是我們精靈的恥辱。”瓦拉蘭疲憊的說道。

“在五年前,在北方的高等精靈收養了一個孩子。王子發出預言,說這孩子就是天選之子……”

瓦拉蘭給他講了一個很長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