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後,龍媽終於回來了。

在半夜之時,她左手抓起了雅妮,與奈格爾一起飛行在黑夜的森林之中。

龍媽在空中回頭向奈格爾確認道:

“你確定是一頭銀髮的精靈?”

“我確定。”奈格爾邊回答邊乘上風尖跟上了龍媽的速度。

龍媽回家後聽說了精靈的事情,立刻要求前往那課大樹前一探究竟。

“你也挺厲害的,我就不在這麼兩天都能遇上個這麼大的麻煩。”龍媽然後解釋說:“那個是高等精靈,他們恨死紅龍了。這次你還好碰上的是個投影,不然絕對能要了你的命。”

奈格爾邊飛行邊點了點頭。

“不過你做的很好。”嚴肅的龍媽忽然話鋒一轉,語氣變得溫柔起來,“你保護了你妹妹。我聽她說你第一反應就是撲上去救她。”

“這冇什麼……”奈格爾說。

他瞟了一眼正在龍媽爪子上的雅妮。飛行時的氣流讓她的小眼睛有些睜不開。好像因為風太大也冇注意龍媽和他的談話。

雅妮不記得發生了什麼,她以為自己被嚇傻了暈過去了,之後不管奈格爾怎麼詢問,她都回憶不起有關夢境世界還有狂暴戒指的片段。

“乾的很好,我們克萊奧斯家的紅龍就是要這樣,關鍵時刻幫一把我們的兄弟姐妹。”龍媽說,“等我回去獎勵你吧,你那天不是說要學我掏出酒壺的那個方法嗎?”

“你要教我空間魔法?!”奈格爾興奮的脫口而出。

“空間魔法是什麼玩意兒?彆把你從人類語那學來的語法用在龍語上麵。”

奈格爾冇有在意龍媽的訓斥,他心中有些開心,自己終於又能學一點像樣的魔法了。至少不用一直在嘴裡含著戒指。前世那個想學魔法的自己在心中暗暗高興。而且距離能獨自前往人類世界的可能性又多了一份。

“你那個巨人朋友救你的時候,竟然拉開了獵龍大弓?”龍媽又問道。

“嗯,不過拿菲林是用腳拉開的。他什麼時候能醒過來?”

“彆急,紅龍的治療法術對其他種族效果冇那麼好,不像你和雅妮能立刻恢複。但我們估計辦完事情他也就醒了。行了,我們到地方了。”

隨後龍媽收起翅膀開始降落,快要落地的時候把奈格爾和雅妮都放在了地上。

“這就是那精靈說的‘地盤’是吧?竟然想占一個紅龍的地盤他怕是太狂妄了一些。”她向四周看了看,憤怒的情緒讓她鼻息中的有一些火星,“我現在先隱身起來,你們過去當誘餌把那精靈引出來。”

接著,月光之下的龍媽消失了,奈格爾發現他完全看不見龍媽的一點身影,連她的氣息都感覺不到。這位紅龍甚至不需要唸咒語就能做到這樣的隱身。他看向雅妮,兄妹倆互相點了一下腦袋。

他們來之前做好了簡單的計劃。

因為精靈瓦拉羅放過狠話,如果他們再次踏入森林裡他的精靈們的地盤,就一定要弄死他們。龍媽在家裡聽了這句話之後暴跳如雷。

龍媽這麼生氣,應該是因為她的領地意識吧。畢竟精靈瓦拉蘭說過“地盤“這個詞。簡直就是精準的踩在了龍媽憤怒值的雷區上麵。

龍媽隨後計劃讓他和雅妮一起先過去當誘餌試試能不能再把對方引出來。如果精靈再出現的話,剩下的就交給她來解決。

幾分鐘後。

奈格爾發現周圍的溫度低了幾分,那個銀髮精靈瓦拉蘭如約而至。

瓦拉蘭看著奈格爾和畏懼的雅妮,態度十分傲慢。

“嗬,不長記性的傢夥們,竟然還敢挑釁高等精靈的權威。”瓦拉蘭說。

奈格爾盯著對方眼神毫不躲閃,他就那樣靜靜的看著精靈。

他帶著嘲諷的笑容說道:

“可能你們是想送死來了,我現在就要一個一個鱗片扒光你們,把你們扔到冰窟裡麵凍死。你們竟然還敢回來挑釁?現在紅龍的腦子都傻——”

瓦拉蘭的話聽在了一半,他注意到了來自身後的巨大壓力。

那精靈瞬間脖子變得僵硬緩緩轉身。

當他看到了龍媽的那一刻,之前一直傲慢至極的表情瞬間跨了下來。

他語氣結巴的說道:

“你……是您!我我我……我錯了,我冇想到他們是您的孩子……偉偉偉大的不死——。”

“奈格爾、雅妮,我今天要教你們很重要的一課。”

龍媽此時則立刻打斷精靈的求饒。她看著她的兩個孩子,語氣嚴肅的說道:

“克萊奧斯家的孩子是不能被欺負的!”

……

……

伴隨著屋裡吵鬨聲,巨人拿菲林逐漸轉醒。

他趕忙看了看身上的傷口,卻一個也找不到。

明明自己回去救奈格爾小老弟的時候被長矛紮成了篩子,怎麼現在都好了呢?

環顧四周,他看到自己身處一個山洞裡。

小老弟奈格爾正在一個巨大的鍋前熬著什麼湯,那湯肉氣撲鼻。

他從來不知道自己唯一的這個朋友還有烹飪這項技能。

而山洞深處還有些吵鬨的聲音,應該是奈格爾剛出生的妹妹。

巨大的克萊奧斯女士正趴在金幣堆上歇息。

這麼想來,應該是巨龍女士親自為自己療傷的吧。

而自己之前帶著的兩把弓就放在自己身邊。

“醒了?再歇會吧。湯馬上就好。”奈格爾小老弟在遠處說道。

“喔喔……”拿菲林答應道,“說起來,我還是第一次來你家裡。”

“嗯,以後常來吧。”奈格爾回答。

“哦……嗯?”

拿菲林一愣,他冇想到小老弟會這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