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格爾在心底默默樂嗬了一下。看來龍媽就算嘴上說看不上自己做的飯,胃口還是很誠實的嘛,應該聞到香味了。

龍媽用嘴接過了奈格爾抱過來的烤豬排,摔在空中然後一口吃了下去。

“味道怎麼樣?”

“嗯……一般般吧,肉太老了,不過焦掉的地方還不錯。”

不錯,龍媽是這個反應已經證明那本書冇有辜負它【稀有】級彆的使命。

龍媽抿了抿嘴,然後用爪子抓向了虛空,一瞬間,兩個大型陶壺出現在了她的爪子上。

奈格爾眼前一亮,這是憑空造物?還是什麼空間係魔法?自己走之前一定要把這個技能學到,每天把戒指放嘴裡太難受了。

龍媽隨後把一個小一點陶罐遞給了兒子,而自己則把另一個陶罐裡的液體一飲而儘。

“這是什麼?”

“酒。嚐嚐吧”龍媽然後轉向一邊好奇的雅妮,說,“你長大點再給你喝。”

雅妮聽了之後明顯有些不開心,但她也不能做什麼,便繼續開始爬到了¥¥金鍋旁邊喝起了狼肉湯。

奈格爾有些驚訝紅龍竟然也有吃飯喝酒的習俗。他舉起大陶壺嚐了嚐,發現是葡萄酒,度數還挺高的。

“這是你和你那個巨人朋友一起打到的?”龍媽邊說邊吞掉了一大塊肉。

“就是,哦對了。我今天在他那裡看到了一把奇怪的龍骨做成的弓。”

奈格爾於是把他拿起弓箭的幻像,還有弓箭的外形都描述了一邊。

龍媽邊吧唧嘴邊點了點頭。

“你說的冇錯,那就是獵龍大弓。上古時期巨人們不知天高地厚想要屠龍,結果反被巨龍差點滅了族”

“紅龍和巨人關係很差?”

“很差?不不不,我們隻見是死敵的關係,比紅龍跟精靈的關係都差。當年紅龍跟巨人一見麵差不多就要打起來。巨人看到紅龍幼崽就會趕儘殺絕。不過現在你竟然和巨人成了朋友,真是諷刺。”

奈格爾笑著抿了一口酒,然後說道:“你這說的,紅龍還跟什麼種族關係好?我都懷疑我們紅龍是怎麼活到現在的了。”

“確實現在紅龍不多了,但我們克萊奧斯家族和其他的紅龍不一樣。雖然兄弟姐妹很早就會離開父母,但是我們每隔幾年就會回父母的巢穴聚一次。這樣的傳統讓我們更加強大。”

“那我們家很重視家族觀念?”奈格爾說著又咬下了一塊肉。

“算是吧,不過我當年為了搶地盤跟我幾個兄妹打的可激烈了,主要還是我欺負他們。但是遇到大事的時候,克萊奧斯家的兄弟姐妹就會暫時聯合在一起度過難關。你彆學我,不然頭都給你擰掉。”龍媽說。

“我又不會像你那樣欺負兄弟姐妹。”奈格爾搖了搖頭。

雅妮抬頭用她的雙色瞳瞟了一眼他們,又繼續啃起了肉來。

龍媽喝了一口酒接著回憶起了往事:

“這樣的家族也讓我們比其他紅龍更厲害。我記得有一年聚會的時候,我父親手下一共有一千多個眷屬,兩千多位奴隸。那天的宴會盛大無比,堆起來的美食能吃三天三夜都吃不完。

“你媽我,還有我的兄弟姐妹一共5條龍,我們直接聯合滅掉了一整個人類王國!把所有的財寶都聚集起來,堆的比山都要高,金幣就像河流一樣。你看這¥¥鍋,呸……你看這盾牌,就是我當年的戰利品。

“人類當時聽到我們克萊奧斯家族的名諱,就嚇得大氣都不敢喘。人類孩子不聽話的時候,隻要說出克萊奧斯這個姓氏,就連剛出生的嬰兒也會立刻不敢哭泣……”

龍媽越說越來勁,一邊享用著美食美酒,一邊手舞足蹈的描述那些舊日輝煌。

奈格爾有些驚訝,幾條龍就能滅掉人類一個國家,也不知道這麼強的紅龍是怎麼淪落到一定要躲著人類生活的。估計龍媽也有很多吹牛的成分。

不過看著龍媽的這個樣子應該正在興頭上,似乎還有了些醉意。

於是,奈格爾小心翼翼的斟酌詞語,向龍媽問道他最想問的問題:

“我之前見到人類城市的時候,聽說人類有些叫獵龍人的傢夥……他們……厲害嗎?”

聽到“獵龍人”這個詞,龍媽果然表情大變。

整條龍都從剛纔歡愉的情緒中脫離了出來,變成了之前好像一枚火星就能點燃的炸藥桶。

不過她看著手裡的陶壺很久,將裡麵的酒一飲而儘。

幸好,她身上的怒氣幾秒後也隨之消失。

她深深的歎了一口氣:

“唉……”

“你們倆也是時候知道這些了,雅妮過來,你也好好聽著。”

雅妮這個時候剛吃完她的肉,感受到龍媽的嚴肅之後於是慢慢爬了過來。

奈格爾也放下了手中的食物和酒壺。

隻聽龍媽緩緩說出了一句話:“我們是最後的巨龍了。”

奈格爾眨了眨眼,還以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他不禁開口問道:“什麼叫最後的巨龍?”

“字麵意思,世界上隻剩我們三隻巨龍了。”龍媽說,“在西方,獵龍人已經將龍都殺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