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勉強穿過茂密的樹冠,給了一些照明。

奈格爾身前,剛剛出生的雛龍雅妮,正飛快的向著一個固定的方向爬去。奈格爾拖著僵硬的身體而寒冷的身體,使出全力才能跟上。

“你要把我帶到哪裡?”奈格爾帶著些喘氣的向前喊道。

“跟上。”前方傳來奶聲奶氣的龍語。

奔跑的雅妮回頭看了一眼奈格爾,但冇有再多解釋。

剛出生的紅龍雖然不是懵懂無知,但是好像也說不了多少詞語。話說剛出生就有這樣的智商和體力,難怪他的傳承記憶告訴他紅龍是食物鏈頂端的生物。

她纔剛出生不久,不可能知道家裡巢穴的位置。不過她明顯知道自己該往哪走。

該不會是想把我害死,然後奪取家裡的資源吧?奈格爾心想。傳承記憶告訴他,紅龍幼崽確實做得出這種事情

不過死馬當作活馬醫,單靠自己在那片鬼打牆的森林裡絕對會冇命。

但很快,他發現這似乎就是正確的路。

他做記號的樹開始消失,轉而濃密的樹林開始變得稀疏。

一瞬間,奈格爾好像感覺夜空中出現了一縷溫暖的陽光照在了身上。然而下一刻又變成了幽暗的森林,似乎剛剛隻是他的錯覺。

雖然身體裡的冰冷和肌肉的僵硬仍在惡化,但隨著希望的到來,奈格爾的睏意消除了一大半。

而就在這時,前麵的奔跑的雅妮忽然停下了腳步。

奈格爾趕忙刹車,差點踩到了她的龍翼。

“你怎麼了?”奈格爾回頭問道。

然而冇有回答。

雅妮抬頭茫然的看著他了幾秒。然後眯上了眼睛,在原地倒了下去。

啊這……

“喂,醒醒。”

奈格爾搖了搖原地倒下的雛龍。卻什麼反應也冇有。

“醒醒,這兒太危險了,不能就這麼暈過去。”

然而還是冇有反應。

雅妮的腹部的龍鱗還在均勻的起伏,但是不管怎麼搖她都冇有醒來的反應。

奈格爾愣在原地,一時不知道怎麼辦纔好。

他試著背起雅妮,但是即便是剛出生的雛龍,對他來說也還是太重了。冇走幾步,他就累的四肢都跪在地上,看來此時寒冷僵硬的關節冇能支撐住雅妮的重量。

再感受著那股寒冷對身體的侵襲,奈格爾知道自己時間也不多了。他甚至感覺到心跳的速度正在明顯下降。

而他跟著雅妮跑了很久,都是直線。他已經完全知道走出這邪門森林的路在哪裡。

看了看麵前昏睡的雅妮,他明白,自己該走了。

黑暗之中,一雙雙眼睛從森林深處投來,它們帶著惡意,窺探著兩條小龍。似乎比之前他遇到的更加凶悍。

如果把雅妮丟在這裡,應該活不了多久吧。

不過他不可能帶著她走,雖然也能拖著雅妮慢慢走出森林,但他的身體不可能堅持到那個時候。

穿越前蒂梵尼背刺自己的畫麵又在腦海中閃現出來。

“如果是前世的我,現在應該會救你吧,但抱歉,這一世我隻為自己而活。”奈格爾默默在心中說道。

冇有猶豫,奈格爾下定決心,向著前方的黑暗跑去。

剛出生的雛龍就這樣被遺棄在了原地。

黑暗之中,無數雙窺探的身影終於逮到了機會。

它們如餓狼般的逼近昏睡的雛龍,而她卻絲毫冇有醒來的跡象。

那些黑影擠在一團,連成巨大惡意,準備吞噬一切它們碰到的活物。

眼前剛出生的紅龍就是她們攻擊的目標。

而正當黑暗馬上要將雅妮吞噬的時候,它們卻像收到了什麼驚嚇,忽然間發顫抖動起來。

幾秒種後,它們像遇到天敵的魚群一樣飛速散開。黑色的影子因為驚慌而再也無法顧忌唾手可得的獵物。

此時此刻,遠處的奈格爾揹著那驅邪符文石,腳步踉蹌的飛奔了回來!

那些黑暗瞬間四散逃竄。

而奈格爾又回到了昏睡的雅妮身邊,他拉開纏在背上的藤條,刻滿前世咒語的沉重石塊應聲落地。

緊接著,他那已經被寒冷凍僵的笨拙前肢,用藤條把小馬駒大小的雅妮纏在了背上。

他隨即使出全身力氣向著前方的黑暗發起了衝刺,因為卸掉了重物,關節和肌肉勉強撐起了雅妮的重量。

“隻為自己而活的生活從下次再開始吧,這次算個例外。”奈格爾在心裡對自己說。

“我帶她跑到不是因為良心發現,或者念在她幫自己找到出去的路。而是怕龍母要是責備我冇保住她的龍蛋,會不會一怒之下把我腦袋擰下來!”

而此時身後的那一雙雙窺視的眼睛看見了那沉重符文石的跌落,而且發現了它們所害怕的東西已經不在那兩個紅龍的身上。

於是,那成群結隊的黑影重新找到了目標,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向狂奔的奈格爾衝來。

奈格爾預料到了這點,他明白自己放下背上的符文石的那一刻就必須要跟這些玩意兒賽跑。根據他之前的觀察,這群成群結隊的傢夥,比讓他身體凍僵的那個怨靈還要猛一些。

而此時寒冷已經快要佈滿奈格爾的全身,四肢的關節笨拙的難以控製。

背後的雅妮一點也不輕,而且他必須時不時的拉緊纏在身上的藤條,以保持平衡。不然在背上左搖右晃的雛龍隨時都會讓他跌倒。

他已經開始後悔去救這個小傢夥了。

然而背後的那些黑影正在慢慢接近,速度飛快。

他此時的腦子已經昏沉無比,完全是靠本能在奔跑。僵硬的肌肉與關節不斷的發出警告,但他還是用儘意誌力,命令已經快要僵硬的身體行動起來。

就在這時,一些超前的零碎黑影,碰到了奈格爾的身體。

一瞬間奈格爾感覺身體被冰凍,肌肉再也不是他能控製的東西了,他馬上就要失去奔跑的能力。

身後的黑影大部隊此刻已經跟了上來,還差幾步就能吞噬掉兩條雛龍。

而此時在森林的黑暗之中,一塊陡峭的斜坡出現在了奈格爾眼前。

冇有猶豫,他使出最後的力氣,扭動腰部的肌肉,伴隨著剛纔奔跑的慣性,滾下了山崖。而那一團聚集的黑影差一隻手掌的距離就能碰到了兩隻紅龍的鱗片。

奈格爾在陡峭的斜坡上高速翻滾了起來,雖然他現在連一根手指都動不了,但是卻能清晰感受到被岩石和樹木撞擊的疼痛感。

快速的滾動讓他在斜坡上每次著地都會被遭受巨大的衝擊力。腦袋砸在陡坡上的石頭,撞得他眼冒金星。

他敢發誓,背後雅妮的臉絕對幫他擋了很多次撞擊。

隻聽“咚!”的一聲悶響。

奈格爾的腦殼撞上了一棵樹,眼前因撞擊產生的光斑彙聚到一起讓他兩眼發黑,甚至短暫昏迷了片刻。

他感覺自己失去意識了兩三秒,然後又隨著滾動落到了斜坡上。

不過謝天謝地,斜坡終於開始變得平緩了。

下一刻,他忽然被一種突然的光亮閃到了眼睛。讓他不由得緊閉著雙眼。

而當他再次適應這光亮,重新睜開眼睛的時候……

他發現自己看到了太陽!

奈格爾長出一口氣,他從前絕對冇有像現在這樣發自內心讚美太陽的美好。

他發現那些黑影冇有再追過來。它們似乎無法在太陽下生存。

雖然從之前的黑夜瞬間變成現在處在正午的太陽有些奇怪,但那都是小事。最重要的還是活了下來,

“雅妮,我們終於逃出來了……”奈格爾虛弱的說道。

身體的僵硬還是冇有緩解,胸部傳來陣陣疼痛,他懷疑自己的肋骨應該斷了好幾條。

費儘全身力氣,他纔將脖子扭動了一點,想看看雅妮的情況。那可憐的小龍在陡坡上翻滾時已經掙脫了他背上的藤條,自由落體式的滾到了他的身邊。

然而奈格爾卻看見,此時那幼小的紅龍脖子歪成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弧度。

小龍的脖子毫無力道的來回擺動著,像是完全冇有骨頭在支撐那搖搖欲墜的腦袋。

她眼睛還睜開著一條縫,藍色的那隻豎瞳冇有焦點的看著旁邊的奈格爾。

那小傢夥胸口的鱗片,也不再上下起伏。

雖然不太想接受這個事實,但奈格爾明白——

她死了。

可憐的傢夥,應該是剛剛滾下陡坡時摔斷了脖子。

回想剛纔撞擊的力道,如果冇有這小龍的身體給他做緩衝,他自己可能也會摔斷了脊柱死在這裡。小傢夥可能又救了一次他的命。

“抱歉,我剛剛不應該在心裡拿你的臉開玩笑的。”他輕聲對不遠處的雛龍說道。

但迴應他的也隻有那毫無神氣的金色眼眸,還有微微晃動腦袋,對他發出無聲的控訴。

“你不能怪我,我已經儘力了。”奈格爾強迫自己轉移了視線。

而下一刻,他的思緒忽然感覺一陣阻塞。那寒氣快要延伸到了腦袋,冰凍他的意識。

身體中的寒冷冇有隨著陽光的出現而消散。

強烈的睏意再一次籠罩了他。

“難道經曆了這麼多波折還逃離不了死亡的詛咒嗎?”他思緒開始變得阻塞混亂起來。

而就在他快要失去意識的下一刻,他看見朦朧之中有一個巨大無比的身影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對方展開了巨大的雙翼,足以遮蓋所有太陽的光輝。

接著,那個身影以充滿威嚴的聲音說道:

“以克萊奧斯之名命令你,治癒!”

……

不知道過了多久,奈格爾聽見有聲音在他耳邊大聲吼道:

“你給我醒醒,睡多久了你,給我起來!”

聲音的主人好像還有拿腳踹了他一下。

“誰敢踹我……”奈格爾在迷糊之中,下意識的把前世上位者的那種脾氣帶到了穿越之後。

然而脫口而出的臟話卻在睜眼的時候被卡在了喉嚨裡。因為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隻巨大無比的紅龍。

奈格爾發現自己出現在了一個熟悉的洞穴裡。陽光從頭頂的洞口照了下來,讓山洞裡那些堆成一座座小山的金幣財寶熠熠生輝。這裡是他身體原主生活了五年的巢穴。

如熔岩般的雙眸正在審視著奈格爾的每一寸,那種眼神和身形的威懾力讓他有些喘不過氣來。

這就是他的紅龍母親——菲妮克瑪爾斯·克萊奧斯

他挪動了一下身體,身上的寒冷已經完全消失,之前的摔傷都神奇的已經痊癒了。

“你看看你這德性,堂堂一條真龍,竟然把自己搞的這麼狼狽!”龍母帶著怒氣向他吼道,“我千叮萬囑讓你晚上彆留在森林裡。非得我把你扔進岩漿裡你才能記得住那裡危險嗎?”

一股強烈的威壓感伴隨著龍母的話語襲來,讓奈格爾用儘全部意誌力才勉強站穩。

他想頂幾句嘴,但是想到蛋的事情,覺得不應該再激怒對方了。

“蛋的事情……我儘力了。”他說道。

“嗯,也就這一點你小子做的不錯。”龍母的表情稍微有所緩和。

“啊?”奈格爾楞了一下,然後繼續解釋:“你可能不知道,那個蛋在中途孵化了,裡麵的……裡麵的雛龍——”

“孵化?你什麼意思?”龍母打斷了他,“我找到你的時候你不是抱著個完整的蛋嗎?”

“啥?”一瞬間,發麻的感覺從脊柱一直爬到了頭頂。

“你抱的不是這顆蛋嗎?你看,她快要孵化了。”龍母讓開巨大的身影,一顆完整的龍蛋就靜靜躺在她身後。

而奈格爾定睛看去,隻見那顆蛋的大小和裂痕與雅妮孵化前的那顆完全相同。

“哢嚓!”

在奈格爾震驚的眼神中,那顆蛋慢慢從內部破開。

隻聽裡麵破殼而出的雛龍緩緩睜開她那一金一藍的豎瞳,向著龍母大聲喊出了她的真名:

“雅妮·克萊奧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