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格爾要找那些精靈幽靈單挑。

不光是為了報仇。主要是他需要更強大的敵人來觸發骷髏腦袋的獎勵機製。那些幽靈就是和好的對手。尤其是最近他獲得了【龍吼】和【寒冰抗性】這兩個技能。對幽靈的勝算大了一些。

奈格爾迫切的需要更多的技能來應對決鬥了。他至少需要能對付那些寒冰長矛的技能。如果冇有在遇到蒂梵尼之前變強大起來,蒂梵尼絕對會為了獨占寶物弄死他的。

而要是想打敗幽靈,拿菲林說他有他的辦法。今天奈格爾準備妥善之後,過來找到了他。

“拿菲林你在家嗎?”

這裡是一座山洞洞口,被藤條遮掩住變得十分隱秘。但奈格爾憑著童年的記憶輕鬆找到,身體的原主經常來找拿菲林打獵打打牙機。

奈格爾隨後繼續在洞口喊道:“拿菲林?”

“嗯……”隨後洞裡傳來了一個聽不清的應答聲。

“我進來了哈。”

奈格爾隨後爬入了山洞之中。

隻見這個巨人的家空間相當充足,不過也隻是前世三室一廳的水平。跟龍媽的巢穴比起來那可就差遠了。

但是相對乾燥許多,這個是個大優勢。奈格爾覺得整天呆在山洞裡鱗片都要長蘑菇了。

山洞四處都灑滿了木屑,奈格爾知道這個巨人有雕刻的習慣。

而山洞中間的一個雕刻品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那是跟拿菲林差不多大的人形雕塑。

從髮型和身材來看,好像在雕刻一個女人。

隻見一旁獸皮堆裡,大塊頭拿菲林緩緩起身,好像纔剛剛睡醒的樣子。

而當他看到奈格爾在觀賞他的作品時,立刻清醒過來,兩步做三步攔到了奈格爾與那女人雕像的中間。

“啊啊啊,小老弟,怎麼進來也不說一聲。”拿菲林語氣十分慌張。

“我叫你,你應了我才進來的。”

“那是我還冇睡醒嘛。”

拿菲林一邊說,還一邊用身體還遮掩著背後的雕像。

奈格爾於是問道:

“你身後這個是?”

“啊,這冇什麼,隻是……”拿菲林遮遮掩掩的說道,然而他忽然意識到,眼前的這隻紅龍好像不一定知道他雕刻的到底是什麼。

於是,他指著背後的那個女性雕像說道:

“這是我的新武器。”

奈格爾愣了一下,“你特麼在逗我?這不是人物雕刻嗎?”

“啊……是啊。”拿菲林這才反應過來,這條紅龍好像並冇有以前好騙了。

“對,這是照著自己的樣子雕刻的東西而已,哈哈,隻是磨練技術。”拿菲林有些緊張的說道。

“雕刻自己?你有那麼大的胸大肌?這不是個女巨人嗎?”

“!”拿菲林聽了這話一下子就變得更緊張了,支支吾吾半天冇想出說什麼?

奈格爾一開始有些不明白為什麼拿菲林這麼遮遮掩掩的,不過幾秒鐘之後他才反應過來,原來拿菲林在害羞。

“你是不是想雕刻個你老婆?”

“???”拿菲林聽了這話立刻憋紅了臉。

“你你你!你怎麼能憑空說瞎話!”他一邊指責奈格爾,一邊把雕像護的更緊了。

而奈格爾也十分有趣,臉上也露出淡淡的笑容。

“我隻是太久冇看到同族的女孩了,這不是想回憶一下嘛,不是像你說的老婆什麼的!”拿菲林看著奈格爾的表情辯解的更激烈了,“而且你怎麼知道女巨人有胸的?”

“我那天去人類城市的時候見過女人。”奈格爾隨意的應付了過去

“哦……”

“你來森林多久了?”奈格爾忽然問道。

“從我記事起不久後就過來了。”

“你冇有什麼巨人朋友?”

“冇有,事實上我隻有你一個朋友。剛來這兒的時候確實有一條狼和一條蛇可以說話,但他們都不太想和我交流。”拿菲林聳了聳肩。

“喔……”奈格爾忽然覺得自己把話題邊沉重了,於是他轉移話題道,“收拾收拾吧,我們該出發了。”

“那你等我撒泡尿。”拿菲林跑出山洞,留下奈格爾一人在這裡。

奈格爾也是閒著無聊,就隨意的四處看看。

這裡除了滿地的木屑木雕以外,還有無數雕刻品。

隻不過拿菲林的手藝他實在卡看不下去。

那些雕刻品大多粗糙簡陋,看不出形狀。剛纔那個有胸的女巨人算是其中的傑作了,可能是因為冇刻臉的原因。

牆上還掛滿了各種弓箭。奈格爾用爪子撥了撥,弓弦緊實,大部分都有反曲設計。但是外觀並不怎麼樣。

再看旁邊的箭筒,每支箭上頭上並不是鐵,而是堅硬的石頭。應該跟剛穿越過來時砸中自己的是同一種石頭。

而就在這時,奈格爾忽然感覺身上的鱗片有些針刺的感覺。

好像在這房間的某處有什麼危險!

然而奈格爾環顧四周,都冇有發現什麼。靜靜的感受那種刺痛,奈格爾被感覺指引到了山洞中一個掛著獸皮的牆壁上。

他回頭看了一眼洞口,確認拿菲林不再之後掀開了獸皮。

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張巨大無比的弓。

整張弓由白骨製成,粗獷張揚。

就算對於拿菲林那樣身材的巨人來說也太大了。

那微微的刺痛感越來越強。奈格爾不由自主的用爪子向那白骨大弓伸去。

在爪子接觸到弓的一瞬間。一幅幅畫麵不受控製的在他腦子裡閃過。

在像血一樣猩紅的天空中,拉滿弓箭的巨人向著天上瞄準。

下一刻。

一隻隻巨龍紛紛被箭矢射中。

有紅龍,還有藍色、綠色的巨龍。

他們的血變成了血霧散在空中,把本就壓抑的天空染的更壓抑了……

巨龍的死亡讓奈格爾的心生出了恐懼。

這恐懼……也隻是對於一個靜靜躺在那裡的武器而已。

那來自傳承知識的直覺告訴他:

這弓由龍骨做成的。

這弓是用來屠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