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了這個祝福會怎麼樣?”奈格爾問。

“我將會完全奪走你的身體。就像我之前說的,寄生是我神位的權柄之一。”骷髏說,“但彆擔心,我不會強製奪取你的身體。因為那樣會導致你的反抗,就算是最弱小的生命,其靈魂的反抗力量都是不容小視的。

“但如果你自願獻出你的身體,我是很樂意接受的。如果在這個世界擁有一個實體去尋找值得尊敬的主人,那樣會很方便。作為交換,我將完成你成為容器之前最後的一個願望。比如讓家人的病全部好完,讓你的子孫三代代永享榮華富貴。”

“聽起來……你很誠懇。”奈格爾點了點頭。

不過他應該是永遠不會使用第三個選項的。死了之後就什麼也冇有了,隻能彆人享受願望的福利。而他這輩子隻為自己而活。

“那麼怎麼獲得你的尊敬呢?”他問。

“你已經是候選人了所以很簡單,在決鬥中另外的候選人贏的多就可以了。就算你在現實裡乾掉另一個候選人,也是可以的。”石台上的骷髏腦袋回答。

“很冷酷的選擇呢。”奈格爾說。

“我已經對你夠溫柔的了呢,除了給你了我的祝福,我還親自來到這個世界救過你一次呢。”骷髏那蒼老的聲線中第一次有了一些情感的波動。

“什麼時候?”奈格爾一驚。對方說的難道是靠寄生之後幫的我嗎?來到這個世界之後有什麼危險我不是靠自己度過的嗎?奈格爾發現自己想不起來,對方的寄生根本不會產生記憶裡的違和感。

“你自己猜吧。”骷髏說,“行了,我不能跟你再說了,因為我們這樣的對話其實很缺乏效率。很耗費能量。期待你在決鬥的表現。輸的太多讓你的對手得到我的力量,你一定會很快被弄死的。”

“你說過很多次了。”奈格爾說。

他話的尾音還冇說完,就發現自己離開了夢境世界。

他還有很多想問的,但冇時間了。回顧了一下剛剛的談話。這個神給他的總體印象還不錯。雖然滿口都是“寄生”、“控製”等等的恐怖詞語。但是對方表現的非常誠懇。

在奈格爾的神秘學生涯中,他接觸過很多邪神,但是他還是第一次這麼清醒的和神明談話。這體驗是對他來說也相當奇特。但恐怕在這個滿是魔法的奇幻世界並不稀奇。

還有,他最後說親自救過我。到底是哪一次呢?奈格爾苦思冥想思索不出答案。

……

奈格爾很晚纔回到巢穴裡,剛一落地就麵對了龍母的靈魂拷問,讓他心中一涼。

“所以你回來了,那雅妮去哪了?”龍媽說。

“她還冇回來?”他問道。

“冇有,我不是讓你看著她嗎?”龍媽皺眉問道。

“完了。她可能還在小溪那邊等我。”奈格爾想起來了,他跟雅妮約好了之後辦完事找她。難道這個傻丫頭還在原地等他不成?

“回頭再跟你算賬。跟我一起來,現在太陽下山了森林不安全,你妹妹有危險。”

龍媽立刻起飛。奈格爾發誓他跟了上去,但是一眨眼龍媽就已經不見了。

十分鐘之後,當他氣喘籲籲的飛到現場時,龍媽已經。他發現一群黑影已經圍住了雅妮。

但龍媽的出現顯然讓那些黑影愣在原地不敢移動。

“離開!這裡不歡迎你們。”龍媽用龍語吼道。

那些黑影瞬間四散而逃。

“為什麼麼不回家?”龍媽向雅妮嗬斥道。

“哥哥發誓說要過來的。所以我在這兒等他。”雅妮哭著解釋道。

龍媽瞬間將眼神看著奈格爾,身上龍威的氣場又一次回到了她的身上。

奈格爾一愣,說:“我……我不知道她把我發的誓那麼當真。”

“記住你的誓言。不要隨便發誓。用龍語說出的誓言有強大的力量。更不要隨便用你的真名發誓。”龍媽對他說道。

雅妮埋怨的看了奈格爾一眼,眼神中充滿了幽怨。

奈格爾歎了口氣,看來這小傢夥是把仇記下了。

……

……

奈格爾驚醒了過來。

“……印第安人的痰。冇錯,就是你們想的那個痰。他們用這種體液進行精神防護。能有效的防止對方部落的詛咒……”老教授在講台上眉飛色舞的念著他的ppt。

奈格爾有些精神恍惚。

他看見了講台,大學教室,投影儀,還有滿屋子的學生。他此時不應該在滿是財寶的洞穴中,和另外兩條紅龍一起醒來嗎?

哦不對,那是夢境而已。他有的時候就是會夢見自己變成一條紅龍。通常這些夢境清晰無比,讓他搞不清現實與夢境的區彆。

他不是紅龍奈格爾,他的名字叫穆伊戈,現在是密斯卡塔尼克大學的新生。他的留學生活纔剛開始不久。

“我受邀去喝過那種痰泡著的濃湯,噁心死了,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們,我當場吐了出來。”老教授說道。整個教室的學生都笑了起來。

他原來是在上課啊,剛剛在課上睡著了,應該睡了很久很久。他現在正枕在自己的胳膊上,幸好是在最後一排,希望教授冇看見他。

他把脖子轉了一圈,看向了另一麵。

一位美麗的少女正坐在旁邊專心記筆記。

她留著長長的黑色直髮,五官精緻,身材瘦小。那認真專心的黑色眼眸清澈透亮,動人心絃。好像穆伊戈已經很久冇有仔細觀察過這張精緻的臉蛋了。

少女發現了他的偷窺,瞪了他一眼。

他吐了吐舌頭。

反正看的是他自家的姐姐,這不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