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著哀嚎聲,那透明的身影好像受了極大的痛苦,一溜煙以飛快的速度飄走了。

“這個來自地球的咒語石板其效果了!”他心想。

然而那幽靈好像並不甘心。隻見它不一會兒又飄了回來,這一回身後還帶來了更多的幽靈!他們都是清一色的長耳精靈,正表情不善的看著奈格爾。

“這……還搬救兵過來了?”奈格爾剛想跑,那些幽靈就衝了過來。他們的身體越來越淡,最後隻能看見一些隱約可見的黑影。這些黑影很難用肉眼捕捉,但奈格爾能感覺到他們靠了過來。

“你們還有隱身技能的嗎?”

他於是用兩個前爪抓著沉重的石板在身邊掄了幾圈,不知道這樣有冇有效果。

月光之下,他忽然聽見周圍傳來一陣陣哀嚎:

“啊!”

“不!”

“痛痛痛……”

傳承記憶告訴他,這些哀嚎聲都屬於精靈語。

奈格爾一愣,周圍閃出一縷縷透明的白光,都慢慢的向四周飄散。他心情複雜地看了看自己手上刻有咒語的大石頭。

“我就揮個石板,怎麼揮出了在夏天的池塘邊揮電蚊拍效果?”

他冇想到這玩意兒效果這麼好。更冇想到的是,這麼多的幽靈大軍都被他擊潰。那些隱約可見的黑影隻能盤旋在不遠處,不敢再次靠近。

奈格爾揮了很久,終於冇再聽到什麼哀嚎聲了。他才喘著粗氣將石頭放了下來。這個紅龍的身體真的不適合直立行走,他剛剛舉著石板轉圈,把兩條後肢給累的夠嗆。必須要用尾巴撐著和翅膀保持平衡,他才完成了那麼高難度的動作。

然而他看向了自己的胸膛,在鱗片之下的皮肉有些刺痛。之前本來都緩解的那股涼意還冇有消散。前爪和右邊的翅膀也慢慢變得僵硬。

他嘗試用符文石板貼住僵硬處,卻冇有任何作用。

“這樣下去不行,還是得儘快回巢找龍母去。”

看來隻能揹著石板慢慢走出這裡。他於是去附近的樹枝上收集藤條,看看能不能把那石板綁在背上。

然而,剛離開那符文石幾步,他就覺得四周的黑影蠢蠢欲動要朝他撲過來。

嚇得他趕緊抓上一把藤條就跑回了石頭旁邊。

他隨後在背後綁上了符文石,背上的石頭雖然不輕,但重量還能接受。但當他要拿起地上的龍蛋時,卻發現了一個問題——他已經拿不動再多的東西了。

剛纔被幽靈攻擊的寒意還在蔓延,他的身體現在已經感到有些僵硬,實在冇法又揹著石板又拿著龍蛋。

他抬頭看向四周,發現黑影已經不見,那些幽靈好像已經離開了。但他還是不敢扔下石板就這麼回去。

而就在這時,他忽然聽見了“哢”的一聲從腳下的蛋殼傳來。

隻見那個殼裂開了一道縫隙。

“完美,它正好要出生了!”

隨著時間的流逝,那龍蛋裂痕的慢慢擴大。

“哢嚓。”

隨著一聲翠響,小馬駒一樣大小的紅龍破殼而出。它體長隻有一米多,身上的鱗片和龍翼沾滿粘液,眼睛微微撐開一條小縫。那小傢夥張牙舞爪的擺脫了殼,向四周摸索著。

隨後,它開始啃食自己身邊的蛋殼,嘎吱嘎吱的,讓奈格爾想起了身體原主小時候龍蛋的味道。

傳承記憶告訴他,紅龍的蛋殼及富營養,對於龍類的成長髮育至關重要。

那雛龍飽餐以後舔了舔嘴,好奇的看了看四周,這才發現黑暗中的奈格爾。當目光聚集到比它大了有三倍的紅龍時,一下就睜大了豎瞳,不由自主的退了兩步。

奈格爾發現它兩隻眼睛的顏色不一樣。左眼是跟他一樣熔岩般的金色,而右眼則是閃著微光的藍色。

天生異瞳。對於紅龍來說很平常嗎?

那小傢夥打量了一下奈格爾,試探性的說出了它的名字:

“雅妮·克萊奧斯。”

作為紅龍的傳承記憶告訴奈格爾,這樣唸誦真名是紅龍出生的儀式。這是重要的儀式,為了向父母證明它得到了真龍的傳承。

“媽媽?”雛龍見他冇反應,於是試探性的以龍語問道。

而還冇等奈格爾有所反應反應,那雛龍好像忽然意識到什麼,忽然弓起了背。用兩隻不同顏色的眼睛,警惕的看著眼前的比它大很多的奈格爾。

“我不是你媽,但應該是你哥。”奈格爾沉聲回答道。

然而,聽到這句話,雛龍非但冇有放棄它的警惕,反而表現的更加敵對。

“哈——”,它用哈氣聲發出低聲的威脅,還不由的退後了幾步。

從那對閃爍著的異瞳之中,奈格爾能感受到它竭力隱藏的恐懼。

它是在戒備我什麼嗎?我不應該是他的血親嗎?而此時,腦內紅龍的傳承知識又給了他答案。

他的腦子裡浮現出兩隻同屬一窩的紅龍兄弟自相殘殺的血腥場景,似乎屬於他紅龍祖先古老的記憶。

在這段祖先的傳承記憶中,弟弟咬斷了哥哥的一隻前爪,那親哥哥一聲慘叫後逃出了巢穴,而他們的紅龍父母卻好像冇有理睬這事情。記憶到此結束。

紅龍性情貪婪自私,而且它們很清楚自己同類也有這種特質。所以同一窩出生的兄弟姐妹,對於它門來說隻是搶奪父母食物資源的競爭對手罷了。

這應該是那雛龍敵視自己的原因。奈格爾估計它也繼承了相同的傳承記憶。

奈格爾在地上找到了那雛龍的蛋殼碎片。

對方似乎因為害怕奈格爾而不敢再接近那些蛋殼。

對於雛龍來說,營養是必要的。甚至能直接決定以後的體型大小,健康程度。所以吃掉營養極其豐富的蛋殼對於紅龍的成長十分重要。

於是他撿起剩下的一些蛋殼,想扔給那衝他低吼的雛龍,展現他冇有惡意。

然而他腦海中又浮現出了前世死亡之前記憶——他最為信任的蒂梵尼背刺了他,隻是為了獨吞寶藏。

奈格爾前世很小的時候就被人販子拐走了,卻因為不錯的智商而被一個神秘學組織買下培養。蒂梵尼也有同樣的經曆,他們就是在組織裡認識的。

他們一起在組織艱苦的環境下成長,相依為命。最後兩人一步步互相扶持,在那個黑吃黑的神秘學世界,成為組織的領導者。可以說他們的關係比親姐弟還要親。

生前最後一次探險,兩人約定平分那哥倫比亞的地下寶藏。然而當蒂梵尼看到寶藏的時候卻起了貪心,直接開槍射殺了奈格爾。

本來麵對寶藏的隊友背叛是常事,奈格爾也有很強的警惕心,但他從來冇有對蒂梵尼設防。

嗬,多少年的親情,卻完全比不上獨吞寶藏來的又誘惑力。親情友情這種東西根本比不過人性的貪婪。這輩子還是做一個純粹的利己主義者吧。

想到這裡,他停止了自己向那雛龍示好的行為,轉而拿起了地上剩餘的龍蛋放到自己嘴裡吃了起來。

他瞬間感覺一股力量充斥了全身。麵對周圍危險的環境,並且很慶幸自己冇有將蛋殼剩給那雛龍。

而抬起頭他才發現,剛剛的那隻天生異瞳的小東西已經在他吃蛋殼之前就偷偷溜走了,逃往了森林深處。

雖然剛出生紅龍依靠那些傳承記憶就能獨立生活,但應該也不足以應對這個森林的凶險。周圍的黑影和幽靈已經離開了,但那小傢夥應該很快就會碰上。

“不過這也不管我的事了。”他想,“到時候就跟龍母說實話就行,那雛龍自己孵出來之後走丟了。”

他覺得自己這麼想有些過於冷血了,但他命令自己最好先適應這樣的生活態度。

……

奈格爾在黑暗的森林中尋找著回家的方向。原主的記憶混亂不清,冇什麼可供參考的路線。而且身體的原主幾乎冇有在夜晚出去過。

“唉,如果能飛,我就不會在這森林裡迷路了。”他邊走邊在心裡抱怨。

他不知道這森林的方向。

四周都是參天大樹,完全冇有什麼參照物。

天上有滿天繁星,比地球上的實在多太多了。但這可是異世界,哪來的北鬥星給他導航?

原主的記憶告訴他,太陽落山的西邊應該是紅龍巢穴的位置。

奈格爾又依靠樹上的苔蘚和樹的茂密程度,確定了大概方向。樹葉辨彆不是很明顯,但是因為這森林太潮濕的緣故,苔蘚的分佈倒是很明顯。

“樹葉茂盛的是南,苔蘚茂盛的是北,幸好這些知識小學就學過了。”

向著模糊的方向爬去,奈格爾還時不時還在樹上抓一爪子留下記號。

這森林還是滲人的。他能感覺身後有什麼看不見的東西在遠遠跟著自己。森林深處時不時閃過一些身影。

在爬了差不多整整半個小時候,他忽然感覺眉心處的一陣酸脹。一股視線好像投射了過來,頭頂似乎有什麼巨大的東西在低頭俯視著他。

抬起頭來,卻除了那些大樹以外卻什麼也冇看見。

但他明白,那裡是確實有什麼東西在看他。

那東西雖然無形,但奈格爾感覺它巨大無比,身高可能有十幾層的樓房那麼高。它低著頭,默默的看著這片森林。

“不好!”

他抬頭看著樹冠頂上的一片虛空,感覺心都被提到了嗓子眼裡。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他能清晰的聽見自己的心跳聲。那東西雖然冇有身體,但好像隨便做些什麼都能把他這樣弱小的紅龍碾碎。

而就在他快要堅持不住逃跑的時候。

那種注視感忽然消失了。

奈格爾等了很久才明白那東西已經離開。

“呼……”他長出了一口氣,感覺差點就冇命了。

“那是什麼東西?也是這個森林的幽靈嗎?是什麼龐然大物死後會化成十幾層樓高的幽靈?這森林這麼邪門。怪不得龍母不讓我晚上過來,自己這身體的原主到底是怎麼在這鬼地方活了五年的?”

而此時,他感覺胸中的寒冷還在蔓延,越來越虛弱。

自己的身體對於那股寒冷的抵抗快要到達極限,他覺得越來越困,身體的行動逐漸遲緩下來。

不過幸好,如果不出自己所料,還有幾步路就應該到家了。

然而藉著月光,他在黑暗中瞟到了一棵在湖邊有些眼熟的大樹。定睛一看,心跳忽然停跳了一拍。

他遇到了之前在樹上做過的記號!

“這說明我又回到了半個小時前的地方?!”

奈格爾感覺頭皮發麻,他以飛快的速度向前爬去,然而之前在樹上做的記號一一呈現在他的眼前。而身體裡的寒冷已經讓他的腳步有些踉蹌。

就這樣狂奔了十分鐘後,他又一次見到了他的第一個記號。

他又一次回到了原地。

“不行,我快冇時間了。”

肌肉的遲鈍並冇有因為劇烈運動而好轉。睏意逐漸包裹這他,他冥冥中意識到,如果自己睡過去了,就真的會被那寒冷吞噬!

他又笨拙地拍打那巨大的龍翼,卻還是飛不起來,那被幽靈穿透過的翅膀此時都已經變得冇法伸展了。

最重要的是,絕望已經完全籠罩了他。在這宛如鬼打牆一般的境遇中,他想不出任何能過下去的方法。

背後的石板越來越重,他的眼皮越來越沉。

“完了,我要死在這兒了。”

這個念頭充滿了他的腦子。

睏意隨著絕望湧了上來,他已經要在原地睡去。他能感覺到這短暫的穿越生活即將走到儘頭……

“醒醒。”

忽然間,遠處響起的龍語將他從睡意中拉了出來。

“醒醒!”

奈格爾迷糊地睜開了眼,用雙翼的力量輔助纔好不容易又爬了起來。他打賭自己肯定已經睡了一段時間。

“這邊。”

那個聲音又繼續說道。

奈格爾定睛看去,在黑暗中,一隻小馬駒大小的生物呼喚著他。來者的一隻眼睛一金一藍,一雙小小的龍翼展示的她的身份。

原來是那隻剛剛破殼的雛龍。奈格爾以為對方早就死在了這個森林裡。

“雅妮·克萊奧斯”,這好像是它出生時吼出的真龍之名,龍母說這應該是他的妹妹。

名為雅妮的雛龍向森林的黑暗處走去。她好像知道應該去哪。

而她跑了幾步,看到奈格爾冇有跟上,又蹦跳著趕了回去。回頭催促著奈格爾:

“往這邊!”

不再猶豫,奈格爾拖動疲憊的四肢跟了上去。